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WE ARE COMMITTED TO REPORTING THE LATEST FORESTRY ACADEMIC ACHIEVEMENTS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海螺沟冰川退缩区原生演替过程中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变化

秦世豪 付顺 罗辑

秦世豪, 付顺, 罗辑. 海螺沟冰川退缩区原生演替过程中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变化[J]. 四川林业科技, 2024, 45(1): 50−57 doi: 10.12172/202306260001
引用本文: 秦世豪, 付顺, 罗辑. 海螺沟冰川退缩区原生演替过程中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变化[J]. 四川林业科技, 2024, 45(1): 50−57 doi: 10.12172/202306260001
QIN S H, FU S, LUO J. Changes of forest ecosystem service values in the process of primary succession in Hailuogou glacier retreat area[J]. Journal of Sichuan Fore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24, 45(1): 50−57 doi: 10.12172/202306260001
Citation: QIN S H, FU S, LUO J. Changes of forest ecosystem service values in the process of primary succession in Hailuogou glacier retreat area[J]. Journal of Sichuan Fore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24, 45(1): 50−57 doi: 10.12172/202306260001

海螺沟冰川退缩区原生演替过程中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变化


doi: 10.12172/202306260001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秦世豪(1997—),男,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青藏高原交通对生态系统服务的影响。E-mail:qinsh331@163.com

    通讯作者: 付 顺(1971—),男. 黑龙江双城人,博士、副教授,主要从事第四纪资源与环境及自然资源调查评价与规划方向研究。E-mail:fs@cdut.edu.cn
  • 基金项目:  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项目(2019QZKK0307)。

Changes of forest ecosystem service values in the process of primary succession in Hailuogou glacier retreat area

More Information
    Corresponding author: fs@cdut.edu.cn
  • 摘要: 通过分析海螺沟冰川退缩区原生演替过程中单位面积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变化,可以为人工生态系统管理、重建、恢复等生态系统正向作用的政策与方针提供一定的帮助。在海螺沟冰川退缩迹地设置6个样地(12,30,40,50,70和120年),根据《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评估规范》(LY/T 1721-2008),计算不同样地单位面积的营养元素积累、固碳释氧、土壤保持、涵养水源和物种多样性5个方面的生态系统服务价值。结果:(1)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在样地5达到最大值23721.95元·hm−2·a−1,样地1为最小值7326.49元·hm−2·a−1,单位面积生态服务价值增长速率总体呈现先迅速上升后缓慢下降的过程;(2)单位面积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在样地1到样地2增长幅度最大为每年+8.22%,在样地2到样地3增长幅度最小为每年−1.64%;(3)在不同样地的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均以固碳释氧、涵养水源和生物多样性为主。海螺沟冰川退缩区主要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与其他森林生态系统基本一致,并且在演替过程中,不同样地之间单位面积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出现显著变化。
  • 图  1  采样地设置

    Fig.  1  Setting of sampling sites

    图  2  各个样地生物多样性保护物质量

    Fig.  2  Quality of 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material in each sampling site

    图  3  不同类型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变化

    Fig.  3  Changes in the value of different types of ecosystem services

    表  1  各个样地不同元素积累速率

    Tab.  1  Accumulation rate of different elements in each sampling plot

    服务功能 样地1 样地2 样地3 样地4 样地5 样地6 总计
    营养元素积累(kg·hm−2·a−1 N积累 9.06 31.63 14.06 18.99 15.39 3.96 93.09
    P积累 0.58 3.80 0.54 1.92 3.11 0.47 10.42
    K积累 4.64 7.82 23.33 14.70 3.39 5.53 59.41
    总计 14.28 43.25 37.93 35.61 21.89 9.96 162.92
    下载: 导出CSV

    表  2  各个样地固碳释氧积累速率

    Tab.  2  Accumulation rate of carbon sequestration and oxygen release in each sampling site

    服务功能 样地1 样地2 样地3 样地4 样地5 样地6 总计
    固碳释氧(t·hm−2·a−1 固碳量 0.41 2.29 2.01 1.74 2.16 1.72 10.33
    释氧量 0.49 2.72 2.39 2.06 2.56 2.04 12.26
    总计 0.90 5.01 4.40 3.8 4.72 3.76 22.59
    下载: 导出CSV

    表  3  各个样地保育土壤物质量

    Tab.  3  Conservation of soil quality in each sampling site

    服务功能 样地1 样地2 样地3 样地4 样地5 样地6 总计
    土壤保持(t·a−1 固土 46.60 63.69 34.38 14.38 3.04 0.69 162.78
    保肥(g·kg−1 N 0.12 15.82 17.65 22.41 19.78 11.67 87.45
    P 1.89 1.54 1.29 1.21 1.05 1.03 8.01
    K 19.74 7.61 14.04 6.11 6.08 12.26 65.84
    土壤有机质 0.62 40.52 48.89 51.53 54.20 55.74 251.51
    下载: 导出CSV

    表  4  各个样地涵养水源物质量

    Tab.  4  Quality of water conservation in each sampling site

    服务功能 样地1 样地2 样地3 样地4 样地5 样地6 总计
    调节/净化水量(t·a−1 216.35 397.38 456.84 474.38 547.88 620.20 216.35
    下载: 导出CSV

    表  5  样地1到样地6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年平均变化速率

    Tab.  5  Average annual change of ecosystem service values from sample site 1 to sample site 6

    样地 营养元素积累 固碳释氧 土壤保持 生物多样性保护 涵养水源 总计 年变化率/%
    样地1 253.99 1168.58 413.77 3000 2490.15 7326.49
    样地2 791.62 6905.79 906.65 5000 4573.88 18177.94 8.23%
    样地3 462.61 5745.31 733.52 3000 5258.23 15199.67 −1.64%
    样地4 532.80 4909.83 592.51 10000 5460.11 21495.25 4.14%
    样地5 387.75 6516.47 511.63 10000 6306.10 23721.94 0.52%
    样地6 154.65 5176.85 488.37 5000 7138.50 17958.37 −0.49%
    下载: 导出CSV
  • [1] Ray D, Bathgate S, Moseley D, et al. Comparing the provision of ecosystem services in plantation forests under alternative climate change adaptation management options in Wales[J]. Regional Environmental Change, 2015, 15(8): 1501−1513. doi: 10.1007/s10113-014-0644-6
    [2] 王妮. 基于3S技术的森林资源变化动态监测[D]; 南京林业大学,2012.
    [3] 朱颖,吕洁华. 国内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评估方法与指标研究综述[J]. 林业经济,2015, 37(08):74−84.
    [4] 孙清琳,李延森,郭继凯,等. 云和县森林生态系统水源涵养功能评估[J]. 北京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5 , 51(05):888−896.
    [5] Costanza R, Darge R, Degroot R, et al. The value of the world's ecosystem services and natural capital[J]. Nature, 1997, 387(6630): 253−260. doi: 10.1038/387253a0
    [6] Schaefer R B. Biodiversity, ecosystem functions and services in environmental risk assessment: Introduction to the special issue [J]. Science of the Total Environment, 2012, 415(1−2).
    [7] Muntadas A, De Juan S, Demstre M. Integrating the provision of ecosystem services and trawl fisheries for the management of the marine environment [J]. Science of the Total Environment, 2015, 506(594−603).
    [8] 赵佳琳. 桦南县土地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动态变化研究 [D]. 东北农业大学,2019.
    [9] 谢高地,鲁春霞,肖玉,等.青藏高原高寒草地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评估[J].山地学报,2003,(01):50-55.
    [10] 谢高地,张彩霞,张雷明,等. 基于单位面积价值当量因子的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化方法改进[J]. 自然资源学报, 2015,30(08):1243−1254.
    [11] 杨丹荔. 海螺沟冰川退缩区表生过程主要矿质元素的生物地球化学循环[D]. 成都理工大学,2022.
    [12] 杨丹荔,罗辑. 海螺沟冰川退缩区原生演替序列土壤主要矿质元素的迁移特征及影响因素[J]. 地球与环境,2023, 51(01):27−35.
    [13] 何咏梅,李伟,杨丹荔,等. 海螺沟冰川退缩区不同演替阶段植被碳贮量与分配格局[J]. 西南林业大学学报(自然科学),2019, 39(05):84−91.
    [14]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森林生态环境与保护研究所. 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评估规范 [M]. 国家林业局. 2008:1−20.
    [15] 王玉涛,郭卫华,刘建,等. 昆嵛山自然保护区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价值评估[J]. 生态学报, 2009 , 29(01) :523−531. doi: 10.3321/j.issn:1000-0933.2009.01.062
    [16] 王兵,鲁绍伟,尤文忠,等. 辽宁省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评估[J]. 应用生态学报,2010, 21(07):1792−1798.
    [17] 赵润林. 辽宁省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监测开展情况报告[C].国家林业局退耕还林管理办公室,北京林业大学,中国林学会,中国水土保持学会,中国治沙暨沙业学会.中国北方退耕还林工程建设管理与效益评价实践.蓝天出版社,2008:5.
    [18] Wardle D A, Bardgett R D, Walker L R, et al. The response of plant diversity to ecosystem retrogression: evidence from contrasting long-term chronosequences[J]. Oikos, 2008, 117(1):93−103. doi: 10.1111/j.2007.0030-1299.16130.x
    [19] 杨丹荔,罗辑,贾龙玉,等. 青藏高原东缘海螺沟冰川退缩区植被原生演替的氮磷动态[J]. 应用生态学报,2021, 32(05):1699−1708.
    [20] 李龙堂,米文宝. 试论新构造运动在土壤形成和分布中的作用─—以中国西部为例[J]. 地域研究与开发,1995(04):88−94.
    [21] 杨子江,邴海健,周俊,等. 贡嘎山海螺沟冰川退缩区土壤序列矿物组成变化[J]. 土壤学报,2015, 52(03) :507−516.
    [22] 何清清,邴海健,吴艳宏,等. 海螺沟冰川退缩区土壤元素分布特征及影响因素[J]. 山地学报,2017, 35(05):698−708.
    [23] 陈彭祯霓,任亮晶,罗辑,等. 海螺沟冰川退缩区原生演替序列植被物种多样性与生物量的关系[J]. 应用与环境生物学报,2022, 28(05):1129−1136.
    [24] Buma B, Bisbing S, Krapek J, et al. A foundation of ecology rediscovered: 100years of succession on the William S. Cooper plots in Glacier Bay, Alaska[J]. Ecology, 2017, 98(6): 1513−23. doi: 10.1002/ecy.1848
    [25] 李少宁,王兵,郭浩,等. 大岗山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及其价值评估[J]. 中国水土保持科学,2007(06):58−64. doi: 10.3969/j.issn.1672-3007.2007.06.011
    [26] 刘胜涛,高鹏,刘潘伟,等. 泰山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及其价值评估[J]. 生态学报,2017,37(10):3302−3310.
  • [1] 王金芳, 胡明形.  森林生态系统调节服务研究进展—基于Web of Science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24, 45(1): 1-12. doi: 10.12172/202305230002
    [2] 王旭辉.  基于InVEST模型的山东省生态系统服务时空演变 . 四川林业科技, 2023, 44(2): 137-142. doi: 10.12172/202204250003
    [3] 冯耀发, 周波, 廖元培.  宜宾市土地利用变化及其生态环境效应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23, 44(2): 122-129. doi: 10.12172/202204260001
    [4] 杜燕, 包维楷.  高山松林生态系统研究进展 . 四川林业科技, 2022, 43(5): 1-10. doi: 10.12172/202208220004
    [5] 代富强, 李青, 张霞, 刘浩.  基于CiteSpace的城市生态系统服务研究知识图谱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22, 43(1): 102-108. doi: 10.12172/202104040001
    [6] 王晓琴, 王莉, 秦世豪.  贡嘎山黄崩溜沟泥石流迹地的植被恢复 . 四川林业科技, 2022, 43(3): 20-24. doi: 10.12172/202204070004
    [7] 孙艳芝, 张同升.  生态系统服务社会价值研究综述 .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3): 143-152. doi: 10.12172/202002170001
    [8] 杨蕾, 邹玉和, 杨靖宇, 余凌帆, 陈德朝, 鄢武先.  沼泽湿地生态系统氮素循环研究综述 . 四川林业科技, 2019, 40(2): 99-104.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9.02.022
    [9] 薛沛沛, 齐代华, 陈道静, 孟祥江.  马尾松林改造成香樟林过程中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评估 . 四川林业科技, 2019, 40(1): 30-34.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9.01.006
    [10] 曾婷婷, 梁刚.  基于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评价的四川南河国家湿地公园优化策略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19, 40(2): 23-27.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9.02.006
    [11] 邓欣昊, 潘欣.  土地利用类型的变化对城市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的影响——以四川省攀枝花市为例 . 四川林业科技, 2018, 39(3): 77-82.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8.03.016
    [12] 马吉才, 冯杰.  岷江杂谷脑河9种典型植被群落的水源涵养能力与价值评估 . 四川林业科技, 2017, 38(2): 110-113.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7.02.021
    [13] 何方永.  光雾山彩叶林旅游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价值评估 . 四川林业科技, 2016, 37(4): 47-51.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6.04.010
    [14] 薛兰兰, 袁兴中, 王轶浩, 何邦亮, 刘访兵.  重庆湿地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值评价与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15, 36(5): 7-10,15.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5.05.002
    [15] 马军.  山西省天保区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价值评估 . 四川林业科技, 2015, 36(6): 81-84.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5.06.015
    [16] 靳伟, 倪天珍, 杨婷婷.  四川省草地生态系统碳储量估算 . 四川林业科技, 2014, 35(5): 8-12.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4.05.003
    [17] 吕铭志, 周泽江, 盛连喜, 张立.  青藏高原东缘湿地生态系统生物量差异 . 四川林业科技, 2013, 34(6): 22-26.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3.06.006
    [18] 熊慧君, 周宇爝, 刘光立, 胡伟, 周祖基.  试论从野生生物资源开发利用的角度促进高原生态系统的保护——以若尔盖草原为例 . 四川林业科技, 2013, 34(4): 83-86.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3.04.023
    [19] 任君芳, 赵晓燕, 侯全芬.  我国草原生态系统鼢鼠防治研究概况 . 四川林业科技, 2013, 34(4): 59-61.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3.04.016
    [20] 赵芳, 尹学明, 伍杰, 刘韩, 文亮.  海螺沟主要植被类型 . 四川林业科技, 2013, 34(5): 61-64.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3.05.013
  • 加载中
  • 图(3) / 表(5)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06
    • HTML全文浏览量:  56
    • PDF下载量:  33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3-06-26
    • 网络出版日期:  2023-10-26
    • 刊出日期:  2024-02-25

    海螺沟冰川退缩区原生演替过程中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变化

    doi: 10.12172/202306260001
      作者简介:

      秦世豪(1997—),男,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青藏高原交通对生态系统服务的影响。E-mail:qinsh331@163.com

      通讯作者: 付 顺(1971—),男. 黑龙江双城人,博士、副教授,主要从事第四纪资源与环境及自然资源调查评价与规划方向研究。E-mail:fs@cdut.edu.cn
    基金项目:  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项目(2019QZKK0307)。

    摘要: 通过分析海螺沟冰川退缩区原生演替过程中单位面积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变化,可以为人工生态系统管理、重建、恢复等生态系统正向作用的政策与方针提供一定的帮助。在海螺沟冰川退缩迹地设置6个样地(12,30,40,50,70和120年),根据《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评估规范》(LY/T 1721-2008),计算不同样地单位面积的营养元素积累、固碳释氧、土壤保持、涵养水源和物种多样性5个方面的生态系统服务价值。结果:(1)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在样地5达到最大值23721.95元·hm−2·a−1,样地1为最小值7326.49元·hm−2·a−1,单位面积生态服务价值增长速率总体呈现先迅速上升后缓慢下降的过程;(2)单位面积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在样地1到样地2增长幅度最大为每年+8.22%,在样地2到样地3增长幅度最小为每年−1.64%;(3)在不同样地的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均以固碳释氧、涵养水源和生物多样性为主。海螺沟冰川退缩区主要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与其他森林生态系统基本一致,并且在演替过程中,不同样地之间单位面积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出现显著变化。

    English Abstract

    • 森林生态系统具有固碳释氧、土壤保持、营养元素积累等多种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然而森林资源对生态系统服务的价值并未得到足够的关注,导致不同发育年龄的森林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1]。因此,不少研究学者将森林生态系统纳入经济核算体系,推动其保护进程,与此同时建立健全生态补偿机制,协调社会经济发展与森林生态系统保护之间的关系具有重要意义[2-4]。上世纪年代末,Costanza等[5]根据现有的多种方法实现对全球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定量评价,估算价值为每年33×1012美元。新世纪以来,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走向更为广泛的领域发展,Sutton[6]针对全球生态系统市场、非市场价值与各国GDP三者的关系进行了研究。Pauatanayak SK[7]指出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主要关注森林固碳、生物多样性保护,涵养水源与森林休憩这4方面的价值。与此同时,国内相关研究迅速发展[8]。谢高地等[9,10]制定单位面积当量因子表,并且包含现所有生态系统服务类型。然而目前对于生态系统服务的研究大多基于空间上的不同,在时间序列上对于生态系统服务的动态研究较少。

      近150年以来海螺沟冰川出现较为明显退缩,冰川退缩后逐渐演变出从原生裸地到顶级群落的连续且完整植被原生演替序列的过程,为研究原生演替过程中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价值从无到有提供了天然试验场。采用空间代替时间的方式,将海螺沟冰川退缩迹地按照冰川退缩时间设置为6个连续样地(12,30,40,50,70和120年)[11-13],通过评估并且分析不同样地与不同生态服务类型的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在植被原生演替过程中的变化,对区域环境修复、生态系统恢复和促进生态文明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 位于贡嘎山东坡的海螺沟冰川(29°34′21″N,102°59′42″E),海拔为2800~2950 m,山地寒温带气候,年平均温度4.2℃,平均年降水量约2948 mm,属于季风海洋性冰川,雨热同期,冰川消融迅速,并且近百年没有冰进的过程。在距离冰川末端2 km左右,垂直高差为150 m的冰川退缩迹地上,土壤和植被连续发育,形成完整的序列。在这个序列上,人为干扰少,有利于更好地还原和模拟原生演替过程中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价值变化。

        此次研究在海螺沟冰川退缩区植被原生演替序列的典型地段设置了6个采样点,分别为样地1(12年)、样地2(30年)、样地3(40年)、样地4(50年)、样地5(70年)、样地6(120年),土壤样品采用土壤刨面法采集,每个样地挖去3个土壤刨面,每个剖面分别挖取半分解层、全分解层和C层土壤,测定土壤有机质含量;乔木层采用随机设置3个10 m×10 m的样方,记录样方乔木的名称、胸径、树高等。同时沿着样方对角线布设3个1 m×1 m的小样方,计算样方内灌木层和草本层的种类和数量。随后将样品烘干后测其干重,并作为分析的样品,测定N、P和K的含量等。

        图  1  采样地设置

        Figure 1.  Setting of sampling sites

      • 研究以野外实地调查为基础,结合生态学、经济学的理论和方法,如价格替代法、市场价值法、影子工程法等,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林业的标准《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评估规范》(LY/T 1721-2008)对海螺沟冰川退缩区单位面积(hm2)的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进行定量分析和价值评估[14]。研究从固碳释氧、营养元素积累、生物多样性、土壤保持和涵养水源5个方面进行评估,物质向价值量转变的价值参数采用国家权威机构公布的价格数据[15],以及我国第八次森林生态系统服务评估及森林资源核算研究的类似参数[16, 17]

        (1)营养元素积累

        计算不同样地的乔木层、灌木层、草本、凋落物层积累N、P、K营养元素的物质量与价值量,计算方式如下:磷酸二铵含N、P含量为14%、15.01%;氯化钾K含量为50%;磷酸二铵的单价为3300元·t−1;氯化钾化肥单价为2800元·t−1$ {Y}_{年} $为林分净生产力(t·hm−2·a−1);U营养为林木营养年积累价值(元·hm−2·a−1);$ {N}_{营养} $$ {P}_{营养} $$ {K}_{营养} $分别为林木氮、磷、钾含量(%);R1R2R3为磷酸二铵的氮、磷、钾含量(%);C1C2分别为磷酸二铵、氯化钾平均价格(元·t−1)。

        计算公式如下:

        $$ U_{营养}=Y_{年}(N_{营养}C_{1}/R_{1}+ P_{营养}C_{1}/R_{2}+ K_{营养}C_{2}/R_{3}) $$ (1)

        (2)固碳释氧

        $ {F}_{土壤碳} $为林分土壤年固碳量(t·hm−2·a−1);$ {R}_{碳} $为碳在二氧化碳中的含量(27.27%);$ {C}_{碳} $为固碳价格(元·t−1)。$ {U}_{氧} $为森林光合作用制造氧气的价值(元/a);$ {C}_{氧} $为氧气的价格(元·t−1)。根据市场均价取值,固碳单价取值为1282元·t−1,氧气单价为1299.07元·t−1

        计算公式如下:

        $$ 固碳: U_{碳}=C_{碳} \ast (1.63R_{碳} \ast Y_{年}+F_{土壤碳})$$ (2)
        $$ 制氧: U_{氧}=1.19Y_{年}C_{氧}$$ (3)

        (3)土壤保持

        根据市场均价,水库库容造价为8.44元·t−1$ {G}_{固土} $为森林固土量(·hm−2·a−1);$ {U}_{固土} $为森林固土价值(元·hm−2·a−1);X1为有林地土壤侵蚀模数(t·hm−2·a−1);X2为无林地土壤侵蚀模数(t·hm−2·a−1);ρ为土壤平均密度(t·m−3);$ {U}_{肥} $为森林年育肥价值(元·hm−2·a−1);N、P、K为土壤平均含氮量、含磷量、含钾量(%);M为土壤有机质平均含量(%);R1R2为磷酸二铵含氮量、含磷量(%);R3位氯化钾含钾量(%);C1C2C3为磷酸二铵、氯化钾、有机质平均价格(元·t−1

        计算公式如下:

        $$ U_{固土}=C_{库}(X_{2}-X_{1})/ \rho $$ (4)
        $$ \begin{split} &U_{肥}=(X_{2}-X_{1})\ast \\ (NC_{1}/R_{1}&+PC_{2}/R_{2}+KC_{2}/R_{3}+MC_{3}) \end{split} $$ (5)

        (4)生物多样性

        生物多样性价值量化根据Shannon-Wiener指数的方法计算[18],当Shannon-Wiener指数<1时,S为3000元·hm−2·a−1;1≤Shannon-Wiener指数<2时,S为5000元·hm−2·a−1;2≤Shannon-Wiener指数<3时,S为10000元·hm−2·a−1;3≤Shannon-Wiener指数<4时,S为20000元·hm−2·a−1;4≤Shannon-Wiener指数<5时,S为30000元·hm−2·a−1;Shannon-Wiener指数<1时,S为50000元·hm−2·a−1

        计算公式如下:

        $$ S = 生物多样性价值 $$ (6)

        (5)涵养水源

        通过计算林冠截留量、凋落物层保水量和森林土壤层增加的枯水期总水量来量化森林生态系统调节水量和净化水质的能力。根据城市居民用水的价格3.07元·t−1,水库库容造价取值为8.44元·t−1分别来计算价值。$ {U}_{调} $为森林调节水量价值(元),$ {C}_{库} $为水库库容造价(元·m−3),K为城市居民用水的价格,C1为林冠总截留量(m3·a−1),Lc为凋落物层实际吸水量(m3·a−1),Sc为土壤层枯水期水量增加量(m3·a−1)。

        计算公式如下:

        $$ U_{调}=C_{库}(C_{1}+L_{c}+ S_{c}) $$ (7)
        $$ U_{水质}=K_{水}(C_{1}+L_{c}+ S_{c})$$ (8)
      • (1)营养元素物质量

        海螺沟原生演替不同演替阶段林分的N、P、K是植被生物量的积累和不同器官营养元素。除样地6外,其余5个样地营养元素年积累速率(kg·hm−2·a−1)表现为N>K>P,不同营养元素年积累量表现出较大的差异:(1)N在样地2积累速率达到最大值31.63 kg·hm−2·a−1,在样地6下降到最低值3.96 kg·hm−2·a−1;(2)P年积累量呈现波动性的变化,P在样地2达到最大值3.8 kg·hm−2·a−1,随后在样地3达到最小值0.47 kg·hm−2·a−1;(3)K在样地3达到最大值23.33 kg·hm−2·a−1,在样地5达到最小值3.39 kg·hm−2·a−1。不同样地的N、P、K年积累量之和呈现波动变化,在样地2达到最大值43.25 kg·hm−2·a−1,而在样地6为最小值9.96 kg·hm−2·a−1(见表1)。在演替进行到后期(样地5和样地6),形成以峨眉冷杉为主的顶级群落后,植被生物量达到较高,植被生长速度放缓,同时针叶树种各器官营养元素明显低于阔叶林,导致演替后期营养元素年积累速率逐渐放缓[11, 19]

        表 1  各个样地不同元素积累速率

        Table 1.  Accumulation rate of different elements in each sampling plot

        服务功能 样地1 样地2 样地3 样地4 样地5 样地6 总计
        营养元素积累(kg·hm−2·a−1 N积累 9.06 31.63 14.06 18.99 15.39 3.96 93.09
        P积累 0.58 3.80 0.54 1.92 3.11 0.47 10.42
        K积累 4.64 7.82 23.33 14.70 3.39 5.53 59.41
        总计 14.28 43.25 37.93 35.61 21.89 9.96 162.92

        (2)固碳释氧物质量

        不同演替阶段乔木层生物量在各层次分配中占据主导优势(大于89.871%),其他各层占比小,因此固碳释氧能力占比也小。演替前三个阶段(样地1、样地2和样地3),柳树、沙棘和冬瓜杨等落叶阔叶树种对固碳释氧贡献最大,演替后三个阶段(样地4、样地5和样地6),冷杉和云杉等针叶树种,固碳释氧能力有所下降。林分的固碳量和释氧量呈现波动变化,均在样地2达到最大值分别为2.29 kg·hm−2·a−1和2.72 kg·hm−2·a−1,而在样地1为最小值分别为0.41 kg·hm−2·a−1和0.49 kg·hm−2·a−1 [13] (见表2)。

        表 2  各个样地固碳释氧积累速率

        Table 2.  Accumulation rate of carbon sequestration and oxygen release in each sampling site

        服务功能 样地1 样地2 样地3 样地4 样地5 样地6 总计
        固碳释氧(t·hm−2·a−1 固碳量 0.41 2.29 2.01 1.74 2.16 1.72 10.33
        释氧量 0.49 2.72 2.39 2.06 2.56 2.04 12.26
        总计 0.90 5.01 4.40 3.8 4.72 3.76 22.59

        (3)土壤保持物质量

        成土时间决定土壤的形成,为研究土壤的形态发育以及保育土壤价值提供了便利[20]。通过采用土壤发育指数来评价海螺沟冰川退缩区土壤发育状况,结果表明,描述性指标经过定量后能够较好地表征土壤发育速率,土壤性质及剖面发育指数(PDI)和加权平均剖面指数(WPDI)随时间呈对数增加,说明土壤发育速率随时间而减缓[21]

        固土能力:在冰川退缩后形成裸露的底碛中粘粒多,土壤从原生裸地发展,迅速发育,固土能力在样地2最快为63.69 t·a−1,随着森林植被发育,林地土壤侵蚀模数下降,土壤发育速率减慢,在样地6固土速率最慢为0.69 t·a−1(见表3)。

        表 3  各个样地保育土壤物质量

        Table 3.  Conservation of soil quality in each sampling site

        服务功能 样地1 样地2 样地3 样地4 样地5 样地6 总计
        土壤保持(t·a−1 固土 46.60 63.69 34.38 14.38 3.04 0.69 162.78
        保肥(g·kg−1 N 0.12 15.82 17.65 22.41 19.78 11.67 87.45
        P 1.89 1.54 1.29 1.21 1.05 1.03 8.01
        K 19.74 7.61 14.04 6.11 6.08 12.26 65.84
        土壤有机质 0.62 40.52 48.89 51.53 54.20 55.74 251.51

        土壤营养元素积累:样地1含N量最低0.12 g·kg−1,生态系统的N主要来自大气以及少量固N植物先锋植物(黄芪、沙棘),经过少量草本和木本植物改造后,土壤N含量增加,在样地4达到最大值22.41 g·kg−1。土壤P主要来自岩石风化,表层土壤受到凋落物影响极大,演替初期(样地1和样地2)乔木层(特指柳树)叶片含P远高于其他树种以及岩石裸露风化程度高,导致土壤表层P含量最高[22],分别为1.89 g·kg−1和1.54 g·kg−1。随着原生演替进行到后期,样地的乔木层(优势种为冬瓜杨和峨眉冷杉)叶片含P量低,同时岩石风化作用减弱,导致表层土壤P含量下降,在样地6最低1.03 g·kg−1。土壤K在样地1含量最高19.74g·kg−1,总体波动较大,同样受到岩石风化以及凋落物的影响。在演替初期,土壤贫瘠,土壤有机质含量最低0.62 g·kg−1,随着生物量的增加,养分通过凋落物分解归还土壤,使得土壤有机质含量随着原生演替进行逐渐增加,进而为植被生长创造更好的环境[12]

        (4)生物多样性物质量

        随着原生演替进行,物种丰富度逐渐增大,演替区生物多样性植被Shannon-Wiener指数呈现“单峰”型分布,如图2所示,峰值出现在样地5[23],此结果与Zhang等人[24]对中国西南亚高山针叶林的植物多样性基本结果相似。演替初期(样地1和样地2)环境恶劣,处于极端状态,主要是苔藓和一些固氮植物主要植被,逐渐增加土壤水分和养分、减少霜冻破坏,提供比周围更好的微生境。演替中期(样地3和样地4)阶段,乔木进一步发育,草本物种多样性降低。演替后期(样地5和样地6)乔木竞争激烈、优胜劣汰,草本植物获得发展空间,草本多样性增加同时乔木物种多样性下降。

        图  2  各个样地生物多样性保护物质量

        Figure 2.  Quality of 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material in each sampling site

        (5)涵养水源物质量

        由于海螺沟冰川退缩区范围小(长度约2 km),不同样地降雨量可视为一致,在样地1阶段植被覆盖度低,对降雨的截留作用弱,土壤发育程度初期,凋落物层薄,对降雨的吸收与储存能力弱,导致涵养水源能力弱,因此在样地1涵养水源速率最低为216.35 t·a−1,随着原生演替进行,土壤迅速发育,植被覆盖度增加迅速,涵养水源能力逐渐增强,到样地6达到最高620.2t·a−1(见表4)。

        表 4  各个样地涵养水源物质量

        Table 4.  Quality of water conservation in each sampling site

        服务功能 样地1 样地2 样地3 样地4 样地5 样地6 总计
        调节/净化水量(t·a−1 216.35 397.38 456.84 474.38 547.88 620.20 216.35
      • 表5可知,海螺沟冰川退缩区生态系统服务功能总价值为103879.70元·hm−2·a−1,其中,营养元素积累2583.42元·hm−2·a−1,固碳释氧30422.83元·hm−2·a−1,土壤保持3646.45元·hm−2·a−1,物种多样性保护36000元·hm−2·a−1,涵养水源31226.98元·hm−2·a−1,其中物种多样性保护价值最高,营养元素积累价值最低.

        表 5  样地1到样地6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年平均变化速率

        Table 5.  Average annual change of ecosystem service values from sample site 1 to sample site 6

        样地 营养元素积累 固碳释氧 土壤保持 生物多样性保护 涵养水源 总计 年变化率/%
        样地1 253.99 1168.58 413.77 3000 2490.15 7326.49
        样地2 791.62 6905.79 906.65 5000 4573.88 18177.94 8.23%
        样地3 462.61 5745.31 733.52 3000 5258.23 15199.67 −1.64%
        样地4 532.80 4909.83 592.51 10000 5460.11 21495.25 4.14%
        样地5 387.75 6516.47 511.63 10000 6306.10 23721.94 0.52%
        样地6 154.65 5176.85 488.37 5000 7138.50 17958.37 −0.49%
      • (1)海螺沟冰川退缩区演替初期,土壤贫瘠,物种贫乏,经过固氮植物入侵以及岩石风化作用,形成原生演替初期土壤。由图2可知,原生演替进行过程中土壤发育,植被生长迅速,生态系统逐渐复杂,单位面积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在样地1为最小值7326.49元·hm−2·a−1;在演替中期,即样地5时期,形成以冬瓜杨为主的阔叶林群落,沙棘和柳树在种间竞争中逐渐被淘汰,同时植被生长茂盛,物种丰富,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达到最大值23721.95元·hm−2·a−1;在演替后期,即样地6时期,由于乔木多样性明显下降以及成熟林固碳释氧能力迅速下降,导致生态系统服务价值下降。

        (2)不同样地的生态系统服务价值量排序为:样地5>样地4>样地2>样地6>样地3>样地1。如图3可知,在海螺沟冰川退缩区提供的固碳释氧、营养元素积累、涵养水源、土壤保持和物种多样性保护的价值中,以涵养水源、物种多样性保护和固碳释氧为主,这与李少宁[25]在江西大岗得到的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和刘胜涛[26]在泰山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评估的结果的主要服务功能一致。

        图  3  不同类型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变化

        Figure 3.  Changes in the value of different types of ecosystem services

        (3)由表5可知,海螺沟冰川退缩区的单位面积生态系统服务价值不同样地之间变化幅度较大,其原因是在较小范围尺度下,受到单一生态系统服务类型变化影响较大,同时单位面积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年平均增长率在样地1到样地2为最大值8.23%,这段时间由于地表植被和灌木林生长迅速,植被密度达到最大值,推动固碳释氧和涵养水源两种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迅速增长,同时营养元素积累和生物多样性稳定增长。单位面积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在样地2到样地3出现最大回落,降低为−1.64%,植被的种间斗争使得物种多样性以及物种数量的减少,导致生物多样性与固碳释氧的价值显著降低。

      • 过去对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研究很少在一个完整的演替序列中开展,通过对冰川退缩迹地完整的植被原生演替过程中的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估算,较为完整展示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从无最高再回落到较为稳定的状态的变化过程,能够丰富对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研究,同时为森林生态系统保护与修复提供一定的建议。

    参考文献 (26)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