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WE ARE COMMITTED TO REPORTING THE LATEST FORESTRY ACADEMIC ACHIEVEMENTS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校园水源地鸟兽多样性及活动节律

曾智 孙海林 房以好 王荣兴 李娜 谭坤

曾智, 孙海林, 房以好, 等. 校园水源地鸟兽多样性及活动节律[J]. 四川林业科技, 2023, 44(3): 102−109 doi: 10.12172/202208220003
引用本文: 曾智, 孙海林, 房以好, 等. 校园水源地鸟兽多样性及活动节律[J]. 四川林业科技, 2023, 44(3): 102−109 doi: 10.12172/202208220003
ZENG Z, SUN H L, FANG Y H, et al. Diversity and activity rhythm of birds and mammals in water source of university campus[J]. Journal of Sichuan Fore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23, 44(3): 102−109 doi: 10.12172/202208220003
Citation: ZENG Z, SUN H L, FANG Y H, et al. Diversity and activity rhythm of birds and mammals in water source of university campus[J]. Journal of Sichuan Fore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23, 44(3): 102−109 doi: 10.12172/202208220003

校园水源地鸟兽多样性及活动节律


doi: 10.12172/202208220003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曾智(1997—),男,硕士研究生,3058973107@qq.com

    通讯作者: tank@eastern-himalaya.cn
  • 基金项目:  云南省地方本科高校(部分)基础研究联合专项(202101BA070001-022);大理大学2019年高层次人才科研启动经费(KY1916102340);大理大学2019年高层次人才科研启动经费(KY1916102240)

Diversity and Activity Rhythm of Birds and Mammals in Water Source of University Campus

More Information
    Corresponding author: tank@eastern-himalaya.cn
  • 摘要: 水的供给影响动物的多样性和行为,但在城市绿地规划中较少考虑水源对动物的影响。为了解城市绿地中水源对动物多样性和活动的影响,本研究于2018年2月至2019年8月,在大理大学古城校区非建筑区水源附近、建筑区水源附近和无水源的非建筑区区域分别安装2台、2台和3台触发式红外相机进行监测并分析物种多样性、雨旱季间活动节律和物种间活动节律的异同。结果:1)本次共调查到58种鸟类,6种哺乳动物,建筑区和非建筑区水源区域的拍摄率和鸟类多样性均高于非水源区;在非建筑区水源地和非水源地的兽类多样性均高于建筑区水源区。2)相对丰富度较高的6种鸟兽有北树鼩(Tupaia belangeri赤腹松鼠(Callosciurus erythraeus黄臀鹎(Pycnonotus xanthorrhous白喉红臀鹎(Pycnonotus aurigaster)、白颊噪鹛(Garrulax sannio黑胸鸫(Turdus dissimilis),核密度估计分析显示所有物种旱季的活动高峰都早于雨季,其中北树鼩的日活动节律在雨季和旱季没有显著差异,其它的动物类群雨旱季日活动节律均呈现显著差异。3)北树鼩、赤腹松鼠、白颊噪鹛两两之间日活动节律差异不显著,其它各个物种之间日活动节律呈现中等及以上程度的重叠,日活动节律差异显著;人类和6种鸟兽的日活动节律重叠程度较低且活动节律差异显著。本研究证明动物对水源的利用受需求和其他物种及人类干扰的影响,建议在今后的校园等绿地设计和管理中将动物对水资源的利用纳入考虑。
  • 图  1  不同区域拍摄率和物种多样性

    A独立照片数和拍摄率,B鸟类物种稀疏曲线,C兽类物种稀疏曲线;JS:建筑区水源;FS:非建筑区水源;FF:非建筑区非水源

    Fig.  1  Capture rate and species diversity in difference regions

    A, Number of independent photographs and capture rate; B, Sparse curve of bird species,; C, Sparse curve of mammal species; JS: Water source in construction areas; FS: Water source in non-construction areas; FF: Non-water source in non-construction areas

    图  2  鸟兽雨旱季日活动节律

    Fig.  2  Daily activity rhythm of birds and mammals in rainy season and dry season

    表  1  各类群活动重叠程度

    Tab.  1  Overlapping degree of various group activities

    类群黄臀鹎黑胸鸫白颊噪鹛白喉红臀鹎树鼩赤腹松鼠
    黑胸鸫0.794( < 0.001)
    白颊噪鹛0.906(0.004)0.888( < 0.001)
    白喉红臀鹎0.891(0.001)0.686( < 0.001)0.798( < 0.001)
    树鼩0.893(0.003)0.859( < 0.001)0.919(0.064)0.793( < 0.001)
    赤腹松鼠0.895( < 0.001)0.886( < 0.001)0.948(0.361)0.794( < 0.001)0.929(0.096)
    人类活动0.679( < 0.001)0.783( < 0.001)0.719( < 0.001)0.613( < 0.001)0.715( < 0.001)0.738( < 0.001)
    下载: 导出CSV
  • [1] 马远,李锋,杨锐. 城市化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与调控对策[J]. 中国园林,2021,37(5):6−13.
    [2] 赵伊琳,王成,白梓彤,等. 城市化鸟类群落变化及其与城市植被的关系[J]. 生态学报,2021,41(2):479−489.
    [3] 闻丞,韩冬,李晟,等. 北京大学燕园鸟类组成[J]. 北京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4,50(3):416−428.
    [4] 张龙冲,郭二辉,李永生,等. 郑州市高校校园木本植物群落调查及物种多样性分析[J]. 江西农业学报,2016,28(6):36−41.
    [5] Liu J, Zhao Y, Si X, et al. University campuses as valuable resources for urban biodiversity research and conservation[J]. Urban Forestry & Urban Greening, 2021, 64: 127−255.
    [6] Rozen-Rechels D, Van Beest F M, Richard E, et al. Density-dependent, central-place foraging in a grazing herbivore: competition and tradeoffs in time allocation near water[J]. Oikos, 2015, 124(9).
    [7] Crosmary W G, Valeix M, Fritz H, et al. African ungulates and their drinking problems: hunting and predation risks constRAIn access to water[J]. Animal Behaviour, 2012, 83(1): 145−153. doi: 10.1016/j.anbehav.2011.10.019
    [8] Ferry N, Dray S, Fritz H, et al. Interspecific interference competition at the resource patch scale: do large herbivores spatially avoid elephants while accessing water[J]. Journal of Animal Ecology, 2016, 85(6).
    [9] Valeix M, S Chamaillé-Jammes, Fritz H. Interference competition and temporal niche shifts: elephants and herbivore communities at waterholes[J]. Oecologia, 2007, 153(3): 739−748. doi: 10.1007/s00442-007-0764-5
    [10] Xue Y, Li J, Sagen G, et al. Activity patterns and resource partitioning: seven species at watering sites in the Altun Mountains, China[J]. Journal of Arid Land, 2018, 10(6): 959−967. doi: 10.1007/s40333-018-0028-8
    [11] 张佳伟. 城市化视角下北方地区水资源利用与经济增长的关系研究[D]. 陕西师范大学. 2019.
    [12] 刘晖,许博文,邹子辰,等. 以水定绿: 西北地区城市绿地生态设计方法探索[J]. 中国园林,2021,37(7):25−30.
    [13] 贾治邦. 保护湿地与生物多样性为积极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作贡献[N]. 中国绿色时报, 2010.
    [14] 吴慧琳,杨正聪,蒋鋆,等. 大理大学古城校区校园鸟类群落多样性研究[J]. 大理大学学报,2016,12(16):2096−2266.
    [15] 房以好,任国鹏,高颖,等. 红外相机安放于地面和林冠层对野生动物监测结果的影响[J]. 生物多样性,2018,26(7):717−726.
    [16] Smith AT, 解焱. 中国兽类野外手册[M]. 长沙: 湖南教育出版社, 2009.
    [17] 魏辅文,杨奇森,吴毅,等. 中国兽类名录(2021版)[J]. 兽类学报,2021,41(5):487−501.
    [18] 约翰 • 马敬能, 卡伦 • 菲力普斯. 中国鸟类野外手册[M]. 卢何芬, 译. 长沙: 湖南教育出版社, 2000.
    [19] 郑光美. 中国鸟类分类与分布名录(第三版)[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2017.
    [20] 杨雄威,吴安康,邹启先,等. 贵州麻阳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红外相机鸟兽监测[J]. 生物多样性,2020,28(2):219−225. doi: 10.17520/biods.2019306
    [21] 武鹏峰,刘雪华,蔡琼,等. 红外相机技术在陕西观音山自然保护区兽类监测研究中的应用[J]. 兽类学报,2012,32(1):67−71.
    [22] Hsieh T C, Ma K H , Chao A . iNEXT: an R package for rarefaction and extrapolation of species diversity (Hill numbers)[J]. Methods in Ecology and Evolution, 2016.
    [23] Bernard H, Baking E H, Giordano A J, et al. Terrestrial Mammal Species Richness and Composition in Three Small Forest Patches within an Oil Palm Landscape in Sabah, Malaysian Borneo[J]. Mammal Study, 2014, 39(3): 141−154. doi: 10.3106/041.039.0303
    [24] 唐文军. 不同栽培模式对云南春作马铃薯生长及产量品质的影响[D]. 云南农业大学, 2017.
    [25] 陈立军,束祖飞,肖治术. 应用红外相机数据研究动物活动节律——以广东车八岭保护区鸡形目鸟类为例[J]. 生物多样性,2019,27(3):266−272. doi: 10.17520/biods.2018178
    [26] 陈俊橙,贺飞,彭波,等. 四川小寨子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绿尾虹雉的日活动行为特征[J]. 四川动物,2018,37(3):241−250. doi: 10.11984/j.issn.1000-7083.20180032
    [27] 李友邦,农娟丽,杨婉琳,等. 弄岗同域分布赤腹松鼠和红颊长吻松鼠活动节律研究[J]. 广西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21,39(1):71−78.
    [28] 段晓敏. 利用红外相机技术对鸟兽多样性及活动节律的研究[D]. 广西师范大学, 2020.
    [29] 吴兵,初雯雯,吴洪潘,等. 卡拉麦里山有蹄类自然保护区水源地野放普氏野马的活动节律: 基于红外相机监测数据[J]. 动物学杂志,2017,52(4):545−554.
    [30] 莫秀洪,莫麒颖,卢宪旺,等. 天津盘山风景名胜区人类干扰对野生动物活动节律影响的初步研究[J]. 四川动物,2022,41(1):30−41.
  • [1] 孙海林, 房以好, 李军杰, 王荣兴, 黄志旁, 牛鑫, 谭坤.  基于红外相机技术的洱海流域地栖鸟兽物种和功能多样性格局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24, 45(): 1-13. doi: 10.12172/202308220001
    [2] 毕文苑, 王洪成.  国内城市绿地碳汇研究回顾与展望——基于CiteSpace和VOSviewer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23, 44(3): 10-17. doi: 10.12172/202208010001
    [3] 白冉君, 康齐梅, 雷开明, 孙鸿鸥, 旷培刚, 赵联军, 余鳞, 李晟.  基于红外相机技术的四川九寨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鸟兽多样性调查 . 四川林业科技, 2023, 44(4): 58-67. doi: 10.12172/202210140001
    [4] 徐凉燕, 田关胜, 艾永斌, 陈云梅, 罗剑, 杨旭, 陈鑫, 李生强, 杨志松.  利用红外相机对四川申果庄自然保护区兽类和鸟类资源的初步监测 . 四川林业科技, 2023, 44(3): 78-87. doi: 10.12172/202209020001
    [5] 陈云梅, 田关胜, 徐凉燕, 艾永斌, 罗剑, 杨旭, 陈鑫, 杨小农, 黄科, 杨志松, 李生强.  四川申果庄自然保护区鸟兽多样性新记录 . 四川林业科技, 2022, 43(2): 88-94. doi: 10.12172/202111250001
    [6] 李羽洁, 刘怡, 陈俊华, 刘一丁, 谢川, 谢天资, 何政伟, 慕长龙.  基于Fragstats的南充市主城区城市绿地景观格局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22, 43(2): 108-117. doi: 10.12172/202109180001
    [7] 李静, 王腊梅, 王浩森, 余海清, 周华明, 姜欣华, 杨平, 苟天雄.  基于红外相机技术对四川荷花海国家森林公园大中型兽类多样性初步监测 . 四川林业科技, 2022, 43(6): 41-47. doi: 10.12172/202201020001
    [8] 肖梅, 何芳, 杨旭, 蔡丽君, 谌利民, 杨彪, 李生强.  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四川羚牛(Budorcas tibetanus)活动节律及季节变化 . 四川林业科技, 2022, 43(3): 36-43. doi: 10.12172/202109070002
    [9] 贾国清, 杨旭, 李永东, 王宇, 郑笑傲, 蒋勇, 杨彪, 李生强.  同域分布水鹿和毛冠鹿活动节律的比较研究——基于红外相机数据 . 四川林业科技, 2022, 43(2): 38-46. doi: 10.12172/202108030001
    [10] 杨旭, 陈鑫, 王大勇, 胡康, 卢文龙, 李生强, 杨志松.  利用红外相机对四川冶勒自然保护区兽类和鸟类资源的初步监测 . 四川林业科技, 2022, 43(6): 24-33. doi: 10.12172/202202280001
    [11] 冯茜, 胡强, 施小刚, 王茂麟, 瞿春茂, 金森龙.  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红腹角雉适宜栖息地与活动节律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21, 42(4): 12-19. doi: 10.12172/202012080001
    [12] 彭科, 陈旭, 温平, 韦怡, 杨志松, 戴强.  基于红外相机的白水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偶蹄类活动节律调查 . 四川林业科技, 2021, 42(1): 76-82. doi: 10.12172/202007010001
    [13] 李平, 张泽钧, 杨洪, 韦伟, 周宏, 洪明生, 付明霞, 宋心强, 余吉.  基于红外相机技术对大相岭保护区有蹄类动物活动节律的初步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21, 42(3): 18-23. doi: 10.12172/202012170001
    [14] 吴沛桦, 侯金, 黄耀华, 张栋耀, 白文科, 付励强, 周材权, 张晋东.  利用红外相机调查马边大风顶保护区鸟类资源的时空分布特征 .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1): 27-35. doi: 10.12172/201909060002
    [15] 李健威, 李玉霞, 张勘, 骆伟, 兰琦, 何流洋, 唐博, 杨志松.  四川栗子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野生鸟兽的红外相机初步监测 .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3): 7-13. doi: 10.12172/202004090001
    [16] 吴卓恒, 徐霞, 陶帅.  基于无人机影像的城市绿地提取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19, 40(6): 65-70.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9.06.012
    [17] 薛芮, 杨建东, 冯菲菲, 陈超, 李有绪, 侯蓉, 张志和, 周材权, 蒲春林, 牟永强.  小熊猫育幼期间时间分配、活动节律以及育幼行为的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17, 38(2): 59-64.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7.02.011
    [18] 陈绪玲, 李裕冬, 杨海琼, 朱英.  峨眉山圈养大熊猫夏季昼夜活动节律 . 四川林业科技, 2017, 38(1): 90-91,102.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7.01.023
    [19] 康忠武, 杨建华, 刘柿良, 任波, 陶建军.  中国现代城市绿地树种规划研究进展 . 四川林业科技, 2016, 37(4): 110-113.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6.04.025
    [20] 雷开明, 孙鸿鸥, 麦浪, 旷培刚, 刘源, 赵上娟, 肖长林, 刘洋.  利用红外相机调查九寨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鸟兽多样性 . 四川林业科技, 2016, 37(1): 88-91,50.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6.01.020
  • 加载中
  • 图(2) / 表(1)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350
    • HTML全文浏览量:  142
    • PDF下载量:  32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2-08-22
    • 网络出版日期:  2023-03-04
    • 刊出日期:  2023-06-25

    校园水源地鸟兽多样性及活动节律

    doi: 10.12172/202208220003
      作者简介:

      曾智(1997—),男,硕士研究生,3058973107@qq.com

      通讯作者: tank@eastern-himalaya.cn
    基金项目:  云南省地方本科高校(部分)基础研究联合专项(202101BA070001-022);大理大学2019年高层次人才科研启动经费(KY1916102340);大理大学2019年高层次人才科研启动经费(KY1916102240)

    摘要: 水的供给影响动物的多样性和行为,但在城市绿地规划中较少考虑水源对动物的影响。为了解城市绿地中水源对动物多样性和活动的影响,本研究于2018年2月至2019年8月,在大理大学古城校区非建筑区水源附近、建筑区水源附近和无水源的非建筑区区域分别安装2台、2台和3台触发式红外相机进行监测并分析物种多样性、雨旱季间活动节律和物种间活动节律的异同。结果:1)本次共调查到58种鸟类,6种哺乳动物,建筑区和非建筑区水源区域的拍摄率和鸟类多样性均高于非水源区;在非建筑区水源地和非水源地的兽类多样性均高于建筑区水源区。2)相对丰富度较高的6种鸟兽有北树鼩(Tupaia belangeri赤腹松鼠(Callosciurus erythraeus黄臀鹎(Pycnonotus xanthorrhous白喉红臀鹎(Pycnonotus aurigaster)、白颊噪鹛(Garrulax sannio黑胸鸫(Turdus dissimilis),核密度估计分析显示所有物种旱季的活动高峰都早于雨季,其中北树鼩的日活动节律在雨季和旱季没有显著差异,其它的动物类群雨旱季日活动节律均呈现显著差异。3)北树鼩、赤腹松鼠、白颊噪鹛两两之间日活动节律差异不显著,其它各个物种之间日活动节律呈现中等及以上程度的重叠,日活动节律差异显著;人类和6种鸟兽的日活动节律重叠程度较低且活动节律差异显著。本研究证明动物对水源的利用受需求和其他物种及人类干扰的影响,建议在今后的校园等绿地设计和管理中将动物对水资源的利用纳入考虑。

    English Abstract

    • 城市化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城市化改变了地球的资源和环境状况,对自然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造成了巨大冲击[1]。物理环境均质化、敏感物种的局部灭绝和城市适应物种的扩散促进全球物种的均质化[2]。城市绿地,如城市公园、绿化带等为野生动物提供生存空间和食物资源,是城市野生动物,特别是鸟类最主要的栖息地,具有一定的生态功能[2-3]。而校园内植被类型较为多样、绿化程度较好,植被覆盖率水平较高,是城市绿地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城市物种多样性的重要资源库[4]。有调查发现北京大学燕园以不足100 hm2的绿地和水域为170余种鸟提供了居留、繁衍、季节性栖息和迁徙停歇的场所[3]。四川农业大学在总面积约为120 hm2,绿化覆盖率达64%,绿地率为47%的雅安校区调查到67种鸟[5]。对全球300多所大学校园进行的鸟类调查显示每个校园平均有66种鸟类,包括许多特有和濒危物种[5]

      水是生物生存的必需条件,水资源对陆生动物的生存至关重要,动物的水源地条件影响物种的活动范围、节律[6]和物种间关系[7]。动物对水源地的利用会受到季节、人类干扰、捕食者的影响[7-8]。利用共同水源的食草动物也会产生竞争性排斥,特别是小型哺乳动物和鸟类会避免在大型动物出现时利用水源或减少使用的频次[9]。有研究发现沙漠地区食草动物对水源地利用表现出一定的时间分化,以减少种间冲突和被食肉动物捕食的风险[10]。但在城市设计中,水资源的使用主要从人类的生产生活角度出发,以满足社会需求和促进经济发展为主[11],城市绿地设计中水的使用则多考虑植物的影响[12],较少考虑水对维持区域鸟兽多样性的作用。

      有关动物与水源关系的研究多在国家公园、自然保护区进行,涉及物种间干扰、竞争、空间或时间生态位的分化等[9],在城市化区域还未见水源对鸟兽影响等相关研究报道。我们推测生活在城市绿地的动物通常会避开那些有人类或是人类干扰大的区域;另一方面为了满足自身生存的需要,获取关键资源。城市野生动物及其栖息环境是城市生态与城市生物多样性的重要组成部分[13],校园是人类高度聚居的区域,人口密集、活动频繁,人类活动可能会对生活在其中的兽类、鸟类产生较强的干扰。大理大学古城校区鸟类资源丰富,大理大学东喜玛拉雅研究院和观鸟协会在此前系统使用结合样线法和红外相机陷阱法共记录鸟兽85种。因此本研究以大理大学古城校区为研究地点,在建筑区水源区域和非建筑区水源、非水源区域安装红外相机监测鸟兽多样性、比较不同区域的拍摄率、分析物种相似性,用核密度估计(Kernel density estimation)方法对雨旱季活动节律、日活动节律及其活动重叠度进行研究,以期进一步了解校园内水源对鸟兽物种组成和活动模式的影响、城市水源地物种生态位分化和共存机制,为城市生态建设提出建议。

      • 大理大学古城校区位于世界生物多样性热点区域,三江并流区苍山脚下(100°08′54.58′′E,25°40′02.83′′N),面积约120 hm2,海拔2140~2290 m,校区属中亚热带高原季风气候[14]。校园生境类型多样,有次生林、人工林、草地、灌丛、人工湿地等,常见植物有滇杨(Populus yunnanensis)、尼泊尔桤木(Alnus nepalensis茶(Camellia sinensis)、云南松(Pinus yunnanensis)、云南樱(Cerasus yunnanensis)等。

        自2018年2月至2019年8月间,根据研究区域的地形、人类干扰、生境等特征,本研究选择视野开阔,无杂物遮挡,有粪便、羽毛等动物痕迹且隐蔽性较高的地点,布设型号为Ltl-6310WMC的红外相机7台,其中在建筑区水源区域2台,在非建筑区水源2台、在非水源区域安装红外相机3台。红外相机安装在距地0.1—1.5 m之间,镜头大致与地面平行。记录相机的编号、安装日期,拍摄模式为2张连续的照片和一段10s长度的视频,灵敏度为“中”[15]。在红外相机工作期间,每2个月检查一次相机拍摄情况,同时更换内存卡及电池。

        收集的红外相机照片进行分类鉴定,记录其种类、数量、照片拍摄的日期、时间等基本信息。兽类鉴定和分类体系参考《中国兽类野外手册》[16]、《中国兽类名录(2021版)》[17]。鸟种鉴定参考《中国野外鸟类手册》[18],分类体系参考《中国鸟类分类与分布名录(第三版)》[19],保护级别在中国观鸟记录中心网站(birdreport.cn),以“中国鸟类名录9.0”为准。我们将相机工作日定义为同一位点的红外相机连续工作24 h[15]。将同一相机位点拍摄到同一物种且时间间隔小于30 min 的连续照片视为1张独立有效照片[20]。当红外相机拍到的独立有效照片出现人类、宠物则定义为人类活动。本研究中拍摄到的小型啮齿类、两栖类、爬行类没进行相关统计分析。

      • 研究使用相对丰富度(Relative abundance index,RAI)评估物种的多度,计算公式如下[21]

        $$ RAI =(A_{i} / N)\times100 $$

        式中,Ai指第 i 类(i = 1, 2, ···, 65)动物出现的独立照片数;N指所拍摄动物独立照片总数。计算不同区域的物种相对丰富度时Ai指该区域第i类(i = 1, 2, ···)动物出现的独立照片数,N为该区域所拍摄的独立照片总数。计算雨旱季活动强度时Ai指该季节第i类(i = 1, 2, ···)动物出现的独立照片数,N为所拍摄的独立照片总数。

        研究比较不同区域鸟兽的拍摄率(Capture rate,CR)评估物种丰富度差异,计算公式如下[21]

        $$ CR =(N / T)\times 100 $$

        其中,N为不同区域拍摄到的独立有效照片数,T为该区域类型的总的有效工作日。

        利用物种稀疏曲线反映不同区域鸟兽物种多样性,不同区域鸟兽多样性的指标采用物种数(number of species),应用R×64 4.1.2中的iNEXT包和ggplot2包绘制该稀疏曲线[22]

        评估各位点物种组成的相似性S计算公式如下[23]

        $$ S = 2c /(a + b)\times 100 \% $$

        其中,S表示两个位点的物种组成相似性,a、b分别表示两位点的物种数,c表示两位点的相同物种数。

        根据RAI结果,对相对丰富度靠前的六种鸟兽分别进行雨季(5~10月)和旱季(11~次年4月)[24]日活动节律差异分析,对六种鸟兽之间以及和人类活动进行日活动节律差异分析,算出日活动重叠程度。本研究在进行日活动节律差异分析时采用核密度估计(kernel density estimation)的方法[25]。利用重叠系数(Δ)来计算鸟类日活动重叠程度,重叠系数(Δ)的取值范围在0—1,0表示物种间的活动节律完全分离,1表示物种间的活动是完全重叠[26]。重叠系数(Δ)的预测值由样本中的记录数决定,样本数少于50个记录时,用Δ1预测值,样本数大于50个记录时,用Δ4预测值,该分析过程用R×64 4.1.2软件的overlap包、activity包、openxlsx包[25]

      • 研究累计获得独立有效照片6890张,共调查到65个物种(附录),有7种哺乳动物,分别是北树鼩(Tupaia belangeri,RAI = 5.67)、云南兔(Lepus comus,RAI = 0.16)、马来豪猪(Hystrix brachyuraRAI = 0.40)赤腹松鼠(Callosciurus erythraeus,RAI = 10.87)、豹猫(Prionailurus bengalensis,RAI = 0.13)、花面狸(Paguma larvata,RAI = 0.12)、黄喉貂(Martes flavigula,RAI = 0.01),其中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2种,即豹猫黄喉貂;有58种鸟类,包括白腹锦鸡(Chrysolophus amherstiae,RAI = 0.40)、普通鵟(Buteo buteo,RAI = 0.04)2种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拍摄频率(CR)最高的四种鸟类是黄臀鹎(Pycnonotus xanthorrhous,RAI = 12.04)、白喉红臀鹎(Pycnonotus aurigaster,RAI = 4.36)、白颊噪鹛(Garrulax sannio,RAI = 6.56)、黑胸鸫(Turdus dissimilis,RAI = 14.68)。

        红外相机监测发现,大理大学古城校区内人类干扰主要有行人游玩、采茶、环卫工人除草,家养的猫狗等,拍摄到独立有效照片303张,RAI = 4.37。

      • 建筑区水源的拍摄率最高,其次是非建筑区水源,非建筑区非水源区域的拍摄率最低(见图1A)。鸟类在建筑区水源区域物种丰富度最高,其次是非建筑区水源区域,最低的是非建筑区非水源区域。兽类在非建筑区非水源区域物种丰富度最高,其次是非建筑区水源区域,建筑区水源区域最低。鸟类的物种多样性在建筑区水源地和非建筑地水源地均高于非建筑区非水源地;兽类物种多样性在非建筑区水源地和非建筑区的非水源地均显著高于建筑区水源地(见图1BC)。

        图  1  不同区域拍摄率和物种多样性

        Figure 1.  Capture rate and species diversity in difference regions

      • 建筑区水源区域和非建筑区水源区域的物种相似性最高(S = 73.12 %);其次是非建筑区水源区域和非建筑区非水源区域(S = 53.52 %);物种相似性最低的区域是非建筑区非水源区域和建筑区水源区域(S = 42.11 %)。在建筑区水源区域相对丰富度最高的四种鸟兽分别是黄臀鹎(RAI = 15.53)、白喉红臀鹎(RAI = 6.46)、白颊噪鹛(RAI = 9.93)、黑胸鸫(RAI = 19.00);非建筑区水源区域相对丰富度最高的四种鸟兽分别是赤腹松鼠(RAI = 30.83)、黑头奇鹛(Heterophasia desgodinsi,RAI = 7.00)、黑胸鸫(RAI = 9.75)、蓝额红尾鸲(Phoenicurus frontalis,RAI = 7.00);非建筑区非水源区域相对丰富度最高的四种鸟兽分别是马来豪猪(RAI = 6.79)、赤腹松鼠(RAI = 33.94)、白腹锦鸡(RAI = 7.31)、蓝额红尾鸲(RAI = 14.88)。

      • 树鼩为昼行性,雨、旱季的活动节律曲线差异不显著(Δ = 0.873,P = 0.051),雨季(RAI = 3.72)相对多度高于旱季(RAI = 1.99)。赤腹松鼠为典型昼行活动类型,雨、旱季活动节律曲线差异极显著(Δ = 0.840, P < 0.001),旱季(RAI = 6.40)的相对多度高于雨季(RAI = 4.96),旱季活动强度高峰早于雨季。四种雀形目鸟类都为昼行性,黄臀鹎的日活动时间主要集中在9:00~19:00,旱季活动高峰最先在12:00左右出现,雨季活动高峰在15:00左右出现,雨、旱季的活动节律重叠系数是0.923,日活动节律曲线差异显著(Δ = 0.923,P = 0.047),雨季(RAI = 7.30)相对多度高于旱季(RAI = 4.80)。白喉红臀鹎的活动时间主要集中在10:00~18:00,旱季活动高峰在12:00,雨季活动高峰在14:00左右,旱季的活动强度高峰早于雨季,旱季(RAI = 2.76)的相对多度高于雨季(RAI = 1.63);雨、旱季的活动节律重叠系数是0.848,日活动节律曲线差异显著(Δ = 0.848,P = 0.009)。白颊噪鹛的日活动时间主要集中在9:00~20:00,旱、雨季活动高峰分别在11:00、15:00左右,旱季的活动强度高峰早于雨季,雨、旱季的活动节律重叠系数是0.823,日活动节律曲线差异显著(Δ = 0.823,P < 0.001),旱季(RAI = 3.31)的相对多度高于雨季(RAI = 3.28)。黑胸鸫日活动时间主要集中在8:00~21:00,旱季活动高峰出现在9:00,雨季活动高峰在20:00,旱季的活动高峰早于雨季,雨季(RAI = 9.09)的相对多度高于雨季(RAI = 5.67),雨、旱季的活动节律重叠系数是0.853,日活动节律曲线差异极显著(Δ = 0.853,P < 0.001)(见图2)。

        图  2  鸟兽雨旱季日活动节律

        Figure 2.  Daily activity rhythm of birds and mammals in rainy season and dry season

      • 赤腹松鼠与白颊噪鹛(Δ = 0.948,P = 0.361),树鼩与赤腹松鼠(Δ = 0.929,P = 0.096)以及树鼩与白颊噪鹛(Δ = 0.919,P = 0.064)之间日活动节律差异不显著。其它各个类群之间日活动节律差异显著(0.686 < Δ < 0.906),人类活动和各个动物类群的日活动节律重叠程度较低且活动节律差异显著(0.613 < Δ < 0.783)(见表1)。

        表 1  各类群活动重叠程度

        Table 1.  Overlapping degree of various group activities

        类群黄臀鹎黑胸鸫白颊噪鹛白喉红臀鹎树鼩赤腹松鼠
        黑胸鸫0.794( < 0.001)
        白颊噪鹛0.906(0.004)0.888( < 0.001)
        白喉红臀鹎0.891(0.001)0.686( < 0.001)0.798( < 0.001)
        树鼩0.893(0.003)0.859( < 0.001)0.919(0.064)0.793( < 0.001)
        赤腹松鼠0.895( < 0.001)0.886( < 0.001)0.948(0.361)0.794( < 0.001)0.929(0.096)
        人类活动0.679( < 0.001)0.783( < 0.001)0.719( < 0.001)0.613( < 0.001)0.715( < 0.001)0.738( < 0.001)
      • 共调查到58种鸟类,与吴慧琳等人于2014~2016年在大理大学古城校区采用的样线法调查到56种相比[14],记录到的鸟种增加24种:白腹锦鸡、夜鹭(Nycticorax nycticorax)、灰头绿啄木鸟(Picus canus)、红尾伯劳(Lanius cristatus)、白喉扇尾鹟(Rhipidura albicollis)、黑短脚鹎(Hypsipetes leucocephalus)、棕头雀鹛(Fulvetta ruficapilla)、棕颈钩嘴鹛(Pomatorhinus ruficollis)、栗臀䴓(Sitta nagaensis)、霍氏旋木雀(Certhia hodgsoni)、虎斑地鸫(Zoothera dauma)、宝兴歌鸫(Turdus mupinensis)、乌鸫(Turdus mandarinus)、灰翅鸫(Turdus boulboul)、黑胸鸫、白眉鸫(Turdus obscurus)、灰头鸫(Turdus rubrocanus)、白额燕尾(Enicurus leschenaulti)、紫啸鸫(Myophonus caeruleus)、灰林䳭(Saxicola ferreus)、燕雀(Fringilla montifringilla)、褐灰雀(Pyrrhula nipalensis)、普通朱雀(Carpodacus erythrinus)、黄喉鹀(Emberiza elegans)。其中鸫类在本次的校园监测中是新记录类群,共有8种,在拍摄期间多次在水源区域记录到,这可能与鸫类较为隐秘、喜地面活动,不易被样线法调查到有关。吴慧琳等人的调查,在大理大学古城校区优势种为黄臀鹎、白喉红臀鹎、白鹡鸰、黑头金翅雀(Carduelis ambigua[14]。而在本次的红外相机监测中,记录频率最高的4种鸟是黄臀鹎、白喉红臀鹎、白颊噪鹛、黑胸鸫。黑胸鸫、白颊噪鹛多活动于地面这可能导致记录到的频率高。

        哺乳动物中,赤腹松鼠、树鼩记录到的丰富度较高,这次红外相机还记录到马来豪猪云南兔、豹猫花面狸、黄喉貂。校区内的非建筑区域,森林较为原始、植被覆盖率较高、人类干扰较建筑区域小,这几种兽类主要活动在该区域(见表1)。

      • 在校园水源区域共记录到鸟兽59种,在非水源区域共记录鸟兽27种。建筑区水源区域监测到的特有物种13种、非建筑区水源区域特有物种5种、非建筑区非水源区域特有物种6种。

        建筑区水源区域拍摄到的鸟类物种高于非建筑区水源区域。建筑区水源区域人类活动最为频繁,教学楼、图书馆都在附近,但该位点拍摄率最高,特别是在建筑区竹林内较隐秘的水源点,黄臀鹎、白喉红臀鹎、棕头雀鹛(Fulvetta ruficapilla)等鸟类常常成群来到这些区域,这可能是因为建筑区可利用的水源较少,在有限的资源条件下鸟类被迫选择竞争较大、人类干扰较强、隐蔽性较高的地方,但可能通过时间生态位的分化来降低竞争程度和受人类干扰的影响。兽类多样性在非建筑区的水源地和非水源地高于建筑区,这可能是由于兽类对建筑区的人类干扰更为敏感。

      • 鸟兽在旱季的日活动高峰早于雨季。这可能是因为旱季鸟兽为了保持身体内水分的平衡气候条件不同,旱季水资源的获取位点相对固定,而在雨季,除了在固定的水源区域获取水分外,还有其它的水资源获取方式。

        赤腹松鼠、白喉红臀鹎和白颊噪鹛在旱季的相对多度高于雨季,而树鼩、黄臀鹎、黑胸鸫在雨季的相对多度高于旱季。部分物种在旱季的相对多度高于雨季,这可能与资源的获取和季节性活动有关,在雨季校园中有桃、梨等水果成熟,赤腹松鼠等动物可以通过取食这些食物补充自身水分而降低对水源的依赖。对于黄臀鹎等物种雨季的相对多度高于旱季,这可能是因为雨季温度较高,更需要获取水资源来维持自身的新陈代谢;也可能是因为雨季正好是这些物种繁殖的季节,部分物种会选择在校园中繁殖,导致该物种增多,在建筑区曾观察到黄臀鹎、黑胸鸫筑巢育雏,红外相机在建筑区水源区域多次拍摄到黑胸鸫亚成鸟。

        6种鸟兽均在中午保持着较高的活动强度,这与其他地区的研究不同:李友邦等人在广西弄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对赤腹松鼠的活动节律研究发现该物种的活动高峰在上午和下午[27],在广西崇左白头叶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对赤腹松鼠的活动节律研究表明该物种的活动高峰在晨昏[28]。本研究中6种鸟兽的日活动节律和沙漠地带水源地物种的活动模式类似,如在阿尔金山水源地的研究表明,该地的食草动物在中午时间段也保持着较高的活动水平[10],卡拉麦里山普氏野马日活动高峰在13:00 - 17:00[29]。本研究中有4台红外相机安装在小水塘边,水作为鸟兽生存的重要资源,在中午温度较高的时段,四种雀形目、赤腹松鼠和树鼩更容易被吸引到这些区域。红外相机在这些区域除了拍摄到鸟兽喝水外,还记录到普通鵟、黄臀鹎、白喉红臀鹎、黑头奇鹛等水浴行为。

        日活动节律除了赤腹松鼠和白颊噪鹛、树鼩的差异不显著外,其他各个类群之间差异显著,它们可能在对水源地的利用上已经产生了一定的分化,以最大限度地减少物种间的竞争达到共存。

      • 在调查期间,所有的红外相机位点都拍摄到人类活动的照片。人类在校园内活动有:环卫工人对校园植被进行修剪护理,外来游客进入校园进行观赏活动,教职工和学生在校园内的日常活动,宠物猫和狗等。大理大学在每年的3月份举办开放日活动,届时有很多游客进入校园。

        人类活动和各个动物类群的日活动节律重叠程度较低且活动节律差异显著,这可能是由于人类干扰使野生动物产生回避行为。如在天津盘山风景名胜区人类干扰对野生动物活动节律影响的研究表明野生动物对不同强度人类干扰作出不同的行为反应,部分个体可以忍耐低强度人类干扰,绝大部分个体均回避高强度人类干扰[30]

      • 基于校园内水源地鸟兽多样性和活动节律的研究结果,对今后城市绿地建设提出以下建议:(1)不仅考虑园林绿化植物需要,也要考虑城市野生动物特别是鸟类获取水资源,适当在城市绿化地带隐蔽点增设水源,对已有鸟兽利用的水源点要加以保护;(2)在鸟类频繁利用的水源地要注重周围生境的保护,不能随意破坏;(3)建议持续开展校园在内的城市绿地鸟类及野生动物监测活动,以及人类活动对动物多样性和活动节律的影响。

        致谢:在研究过程中得到李冬梅、张永俊等人在物种识别、数据分析方面的帮助,特此感谢!

    参考文献 (30)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