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WE ARE COMMITTED TO REPORTING THE LATEST FORESTRY ACADEMIC ACHIEVEMENTS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南岭保护区主要树种的空间分布格局

刘宗君 胡明锋 谢勇 周志平 张家栋

刘宗君, 胡明锋, 谢勇, 等. 南岭保护区主要树种的空间分布格局[J]. 四川林业科技, 2023, 44(1): 98−103 doi: 10.12172/202203120001
引用本文: 刘宗君, 胡明锋, 谢勇, 等. 南岭保护区主要树种的空间分布格局[J]. 四川林业科技, 2023, 44(1): 98−103 doi: 10.12172/202203120001
LIU Z J, HU M F, XIE Y, et al. Spatial distribution pattern of dominant tree species in Nanling Nature Reserve[J]. Journal of Sichuan Fore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23, 44(1): 98−103 doi: 10.12172/202203120001
Citation: LIU Z J, HU M F, XIE Y, et al. Spatial distribution pattern of dominant tree species in Nanling Nature Reserve[J]. Journal of Sichuan Fore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23, 44(1): 98−103 doi: 10.12172/202203120001

南岭保护区主要树种的空间分布格局


doi: 10.12172/202203120001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刘宗君(1981—),男,工程师,本科,21554328@qq.com

Spatial Distribution Pattern of Dominant Tree Species in Nanling Nature Reserve

More Information
  • 摘要: 为了解南岭保护区主要树种的群落空间格局特征。本研究基于固定样地,通过对样地中植物的调查分析,进而对群落主要树种空间分布格局进行研究。结果表明:样地中共有39科58属104种木本植物,根据重要值排序,华润楠、马尾松、甜槠、广西紫荆、虎皮楠、密花山矾、尖叶杨桐等7种为优势种。华润楠在0~2.5 m尺度上表现为聚集分布,2.5~4.0 m为随机分布,4.0~6.0 m为均匀分布。马尾松0~25.0 m表现为随机分布。其余物种呈现为小尺度聚集分布,大尺度随机分布。群落内部种间竞争不明显,仍有较大生存空间。
  • 图  1  样地主要物种的空间分布图

    Fig.  1  Spatial distribution pattern of dominant species in the sample plot

    图  2  样地主要物种的空间分布格局

    注:Gobs(r) 表示实际观测值;Gtheo(r) 表示理论值;Ghi(r) 表示上包迹线;Glo(r) 表示下包迹线;阴影区域表示99%的置信区间。

    Fig.  2  Spatial distribution pattern of dominant species in the sample plot

    Note: Gobs(r) indicates the actual observed value; Gtheo(r) represents the theoretical value; Ghi(r) represents the upper envelope trace; Glo(r) indicates the lower packet trace; Shaded areas represent 99% confidence intervals.

    表  1  重要值排名前7的物种

    Tab.  1  Top 7 species with important values

    物种
    Species
    重要值
    Important value
    相对多度
    Relative abundance
    相对频度
    Relative frequency
    相对显著度
    Relative significance
    华润楠 Machilus chinensis40.6797618.560863.03030319.0886
    马尾松 Pinus massoniana20.643791.344992.54545516.75335
    甜槠 Castanopsis eyrei16.400956.3887023.0303036.98194
    广西紫荆Cercis chuniana15.182526.3214532.5454556.31561
    虎皮楠 Daphniphyllum oldhamii13.701636.209372.9090914.583169
    密花山矾Symplocos congesta12.113236.4335353.0303032.649391
    尖叶杨桐 Adinandra bockiana11.4145.0661292.9090913.438777
    下载: 导出CSV
  • [1] 张甍,李婷婷,张钦弟,等. 太岳山主要树种空间分布格局及其维持机制研究[J]. 西北植物学报,2017,37(4):782−789. doi: 10.7606/j.issn.1000-4025.2017.04.782
    [2] 朱忠保. 森林生态学[M]. 北京: 中国林业出版社, 1991.
    [3] 韩路,王家强,王海珍,等. 塔里木荒漠绿洲过渡带主要种群生态位与空间格局分析[J]. 植物科学学报,2016,34(3):352−360. doi: 10.11913/PSJ.2095-0837.2016.30352
    [4] 张金屯,孟东平. 芦芽山华北落叶松林不同龄级立木的点格局分析[J]. 生态学报,2004(1):35−40. doi: 10.3321/j.issn:1000-0933.2004.01.006
    [5] 魏识广,李林,许睿,等. 井冈山植物群落优势种空间分布格局与种间关联[J]. 热带亚热带植物学报,2015,23(1):74−80. doi: 10.11926/j.issn.1005-3395.2015.01.011
    [6] Condit R, Ashton P S, Baker P. Spatial patterns in the distribution of tropical tree species[J]. Science, 2000, 288(5470): 1414−1418. doi: 10.1126/science.288.5470.1414
    [7] 贾成朕,苗百岭,姜威,等. 阿拉善典型荒漠群落种群空间格局及种间关联的尺度依赖性[J]. 内蒙古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7,48(2):142−148.
    [8] Wiegand T, Gunatilleke S, Gunatilleke N. Species associations in a heterogeneous Sri Lankan dipterocarp forest[J]. Amer Nat, 2007, 170(4): E77−E95. doi: 10.1086/521240
    [9] 郭韵,康宁,董辉,等. 极小种群博罗红豆的群落物种组成和空间分布格局[J]. 热带亚热带植物学报,2020,28(03):301−309. doi: 10.11926/jtsb.4151
    [10] 张峰,孙嘉伟,孙宇,等. 不同载畜率对短花针茅荒漠草原优势物种间关系及其空间分布特征的影响[J]. 草业学报,2021,30(8):1−11. doi: 10.11686/cyxb2021027
    [11] 张银,吴浩,徐耀粘,等. 湖北九宫山甜槠群落结构与优势种的空间分布格局研究[J]. 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2021,30(5):1130−1140.
    [12] 詹小豪,王旭航,叶诺楠,等. 浙江建德典型天然次生林群落主要乔木树种空间分布格局及种间关系[J]. 浙江农林大学学报,2021,38(4):659−670. doi: 10.11833/j.issn.2095-0756.20200586
    [13] 朱丽蓉. 南岭森林对雨雪冰冻灾害的受损、恢复响应与快速恢复研究[D]. 广州: 中山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2014.
    [14] 邓厚银,晏姝,王润辉,等. 粤北不同林龄杉木人工林下土壤层及枯落物层持水能力研究[J]. 广东农业科学,2019,46(2):51−58.
    [15] 罗明,周妍,鞠正山,等. 粤北南岭典型矿山生态修复工程技术模式与效益预评估——基于广东省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试点框架[J]. 生态学报,2019,39(23):8911−8919.
    [16] 缪绅裕,黄金玲,刘闯. 广东南岭国家公园植物多样性及其保护价值[J]. 广东园林,2020,42(5):8−11.
    [17] 庞雄飞. 广东南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物多样性研究[M]. 广州: 广东科技出版社, 2003.
    [18] 廖芳均,陈志明. 广东南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特点及评价[J]. 安徽农学通报,2013,19(6):90−91+146. doi: 10.3969/j.issn.1007-7731.2013.06.050
    [19] 周志平,林大雪,陈雪丹,等. 南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植物资源调查研究[J]. 绿色科技,2019(14):30−33. doi: 10.3969/j.issn.1674-9944.2019.14.011
    [20] 邢福武, 陈红锋, 王发国, 等. 南岭植物物种多样性编目[M]. 武汉: 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 2012.
    [21] 中国科学院中国植物志编辑委员会. 中国植物志[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2004.
    [22] 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 广东植物志(第1-10卷)[M]. 广州: 广东科技出版社, 1987-2011
    [23] Wiegand T, Moloney K A. Rings, circles, and null-models for point pattern analysis in ecology[J]. Oikos, 2004, 104(2): 209−229. doi: 10.1111/j.0030-1299.2004.12497.x
    [24] R Core Team, 2018. R: A Language and Environment for Statistical Computing. R Foundation for Statistical Computing, Vienna, Austria.
    [25] 邸月宝,王辉民,马泽清,等. 亚热带森林生态系统不同重建方式下碳储量及其分配格局[J]. 科学通报,2012,57(17):1553−1561.
    [26] 陈锡沐,李镇魁,冯志坚,等. 南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种子植物区系分析[J]. 华南农业大学学报,1999(1):100−105. doi: 10.3969/j.issn.1001-411X.1999.01.021
    [27] 曾丽梅. 南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野生木本观赏植物资源保护与开发利用研究[J]. 热带林业,2004(2):38−46+52. doi: 10.3969/j.issn.1672-0938.2004.02.013
    [28] 董安强,陈林,王发国,等. 广东南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植被研究[J]. 仲恺农业工程学院学报,2012,25(2):1−7. doi: 10.3969/j.issn.1674-5663.2012.02.002
    [29] 刘敏. 南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低山常绿阔叶林植物群落分析[J]. 广东林业科技,2010,26(3):65−70.
    [30] 肖家亮,吴林芳,李荣生,等. 广东始兴南山木本植物群落特征研究[J]. 亚热带植物科学,2021,50(1):51−56. doi: 10.3969/j.issn.1009-7791.2021.01.009
    [31] 贺立静,张璐,苏志尧. 南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不同保护条件下优势种群的种间联结性分析[J]. 华南农业大学学报,2011,32(1):73−77. doi: 10.3969/j.issn.1001-411X.2011.01.016
    [32] 赵丽娟. 中亚热带石栎—青冈群落结构特征及影响因子研究[D]. 长沙: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2014.
    [33] 姚杰. 吉林蛟河针阔混交林物种多样性格局及维持机制[D]. 北京: 北京林业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2019.
    [34] 梁爽,许涵,林家怡,等. 尖峰岭热带山地雨林优势树种白颜树空间分布格局[J]. 植物生态学报,2014,38(12):1273−1282.
    [35] 刘金福. 格氏栲(Castanopsis Kawakamii Hayata)种群结构与动态规律研究[D]. 北京: 北京林业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2004.
    [36] 严朝东,黄世辉,郑潮明,等. 东莞大屏嶂森林种群空间分布格局[J]. 广东林业科技,2011,27(5):19−24.
    [37] 林路香,何明华,徐学英,等. 广东孔江国家湿地公园1 hm<sup>2</sup>针阔叶混交林样地群落组成与结构研究[J]. 林业与环境科学,2020,36(1):9−20.
  • [1] 刘业双, 樊宁宁, 罗威.  基于POI数据的四川省旅游资源空间分布特征及影响因素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24, 45(1): 91-99. doi: 10.12172/202304130001
    [2] 段廷璐, 杨学俊, 沈秀英, 郭龙洁, 李迎春, 谭坤, 张淑霞, 王荣兴, 李娜, 肖文.  云南省三江并流区混种鸟群秋季时空分布格局 . 四川林业科技, 2023, 44(5): 32-40. doi: 10.12172/202210190001
    [3] 梅继林, 史有庄, 朱学灵, 苏晓迪, 张硕, 鲁雪丽.  崤山南麓胡桃楸混交林群落结构及空间分布格局 . 四川林业科技, 2023, 44(4): 1-9. doi: 10.12172/202209270001
    [4] 许阳, 刘世达, 李英洁, 刘正霄, 余冰, 蒋文龙, 郑勇, 卿莉.  生境对王朗自然保护区内优势种活动强度影响 . 四川林业科技, 2023, 44(5): 15-23. doi: 10.12172/202211300002
    [5] 梅继林, 苏晓迪, 张硕, 焦春雨, 朱学灵, 刘勇.  南太行黄连木群落特征及空间分布格局 . 四川林业科技, 2023, 44(1): 77-83. doi: 10.12172/202204200001
    [6] 贺丽, 陈德朝, 吴科君, 邓东周, 鄢武先, 李红霖, 王雪, 刘成.  川西北高寒区流动沙地植被恢复过程中物种组成及空间格局变化 . 四川林业科技, 2022, 43(6): 87-93. doi: 10.12172/202202240001
    [7] 任德智, 刘益, 廖兴勇, 肖前刚, 王勇军, 朱文东.  基于DEM的成都市数字河网特征及空间分布格局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22, 43(3): 53-59. doi: 10.12172/202108270001
    [8] 龙成, 余志祥, 杨永琼, 税梅梅.  干热河谷次生稀树灌木林优势种群空间格局及种间关联性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22, 43(3): 44-52. doi: 10.12172/202109020002
    [9] 梁玉喜, 林波, 王洪荣.  四川省自然保护地空间格局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21, 42(2): 47-51. doi: 10.12172/202012180001
    [10] 吴润琴, 邹书珍, 康迪.  秦岭次生辽东栎林新生个体对种群空间格局的响应 .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6): 15-22. doi: 10.12172/202007010002
    [11] 徐远, 刘世杰, 杨勇智, 李佳蔓, 陈炙.  桤木属内种间杂交亲本种实性状的配合力及竞争优势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4): 51-57. doi: 10.12172/202003160004
    [12] 陈旭, 刘可倚, 彭科, 谢大军.  四川白水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植物群落分布和优势种 .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4): 137-141. doi: 10.12172/201812260001
    [13] 叶光志, 魏圣钊, 张国先, 刘雄, 黎学森, 黄从德.  基于地统计学的米易县单位面积蓄积空间格局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19, 40(6): 71-74.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9.06.013
    [14] 魏颖, 郑勇, 张强, 卿玉玲, 刘宗学.  复杂地形约束下西昌市土地利用空间分布格局 . 四川林业科技, 2019, 40(5): 17-22.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9.05.004
    [15] 易正学, 郭虎, 钟维刚.  林业专业合作社是森林可持续经营的重要组织 . 四川林业科技, 2017, 38(2): 128-131.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7.02.026
    [16] 王虹, 王艳玫, 胡进耀, 朱云东.  北川驴蹄草种群分布格局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17, 38(5): 97-100,117.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7.05.023
    [17] 罗晓波, 王晓玲, 郝云庆, 熊皎, 曾德刚.  五小叶槭群落物种多样性与主要优势种生态位特征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17, 34(6): 79-83.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7.06.020
    [18] 李绪佳, 王博, 曹浒, 彭成, 谢云, 李德文, 兰利达.  干扰对大渡河岷江柏群落特征影响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17, 38(3): 27-31.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7.03.005
    [19] 韦宇, 杨正兵.  楚雄西山公园南坡植物群落乔木层结构特征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15, 36(4): 120-124.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5.04.026
    [20] 姬慧娟, 陈思多, 马文宝, 何建社, 张利, 刘兴良.  小寨子沟自然保护区领春木种群数量特征与空间分布格局 . 四川林业科技, 2013, 34(6): 1-7.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3.06.001
  • 加载中
  • 图(2) / 表(1)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343
    • HTML全文浏览量:  104
    • PDF下载量:  59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2-03-12
    • 网络出版日期:  2023-01-12
    • 刊出日期:  2023-02-25

    南岭保护区主要树种的空间分布格局

    doi: 10.12172/202203120001
      作者简介:

      刘宗君(1981—),男,工程师,本科,21554328@qq.com

    摘要: 为了解南岭保护区主要树种的群落空间格局特征。本研究基于固定样地,通过对样地中植物的调查分析,进而对群落主要树种空间分布格局进行研究。结果表明:样地中共有39科58属104种木本植物,根据重要值排序,华润楠、马尾松、甜槠、广西紫荆、虎皮楠、密花山矾、尖叶杨桐等7种为优势种。华润楠在0~2.5 m尺度上表现为聚集分布,2.5~4.0 m为随机分布,4.0~6.0 m为均匀分布。马尾松0~25.0 m表现为随机分布。其余物种呈现为小尺度聚集分布,大尺度随机分布。群落内部种间竞争不明显,仍有较大生存空间。

    English Abstract

    • 特定物种的空间分布格局可以反映群落中个体的分布状况[1-2],优势物种的空间分布格局则可以反映出群落整体的稳定能力。空间分布格局的差异往往与物种所处的生境、物种自身的习性等密切相关[3-4]。分析研究主要物种的空间分布,有助于进一步了解群落种内、种间关系[5],从而认识植物对群落资源的利用情况,预测种群发展趋势[6-8]

      针对群落中物种空间分布格局的研究已有开展。郭韵等通过对极小种群博罗红豆(Ormosia boluoensis)的空间分布格局进行分析发现,在0~22.1 m 的尺度上呈现聚集分布,在22.2~30.0 m 的尺度上呈随机分布[9]。张峰等通过研究不同载畜率对短花针茅荒漠草原物种间的关系发现,放牧会改变物种的种群多度及物种间的关系[10]。研究者对湖北九宫山甜槠群落优势种的空间分布研究表明,样地内木本植物个体的空间分布格局以聚集分布为主,部分优势物种在小尺度上呈聚集分布,而在较大尺度上则为随机分布[11]。也有研究针对种间关系进行分析,研究发现,浙江建德典型天然次生林群落主要乔木树种在所有尺度上呈现聚集分布,但种间关系比较松散,说明群落演替尚处于早期[12]。主要树种的空间分布格局研究,对于了解群落动态,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具有积极的意义。

      南岭是粤北地区重要的生态屏障,对于粤北的气候、水文等有巨大的影响作用[13-15]。作为我国东南地区常绿阔叶林的典型代表,南岭自然保护区拥有罕见的大面积原始森林资源,森林主要处于近熟林及成熟林阶段,南岭拥有丰富的植被类型,多样的植物种类,是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点区域之一[16-17]。其中,亚热带山地常绿阔叶林是最常见的类型,群落高度一般在5~20 m之间,该植被类型的保护和多样性维持,有利于促进粤北生态良好发展,对华南地区的生态安全意义重大[18]。在南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典型植被类型—亚热带山地常绿阔叶林内建立森林固定监测样地,通过研究样地物种组成并判断优势种,对主要树种的空间分布格局进行分析,以明确群落中物种的分布状况,并对群落的发展进行预测。

      • 南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广东、湖南交界处的重要生态屏障,该保护区位于广东省北部,是广东省最大的自然保护区。地理坐标为24°37′N—24°57′N,112°30′E—113°04′E。保护区总体为中低山地貌,1 000 m以上的山有30多座,其中,石坑崆为广东省第一高峰,海拔1 902.3 m。南岭自然保护区属于中亚热带湿润性季风型气候,区内全年热量充足、降水丰沛,年均温度17.7℃,年降雨量为1 705 mm,集中分布于3—8月[19]。保护区内森林植被类型多样,优越的条件孕育了复杂的生境条件,植物资源种类繁多[20]。2020年,广东省全力推进南岭国家公园创建工作。

      • 2020年6月,基于对已有调查和研究成果的分析,结合南岭保护区相关植物调查资料以及利用影像地图,经现场踏勘核查,在亚热带山地常绿阔叶林原始森林或成熟的次生林中,选取群落结构完整、生物多样性高和保护程度高的成片森林进行样地布设,样地大小为1 hm2,东西、南北各长100 m。然后将大样地划分为25个20 m×20 m的样方,把每个20 m×20 m的样方再划分为16个5 m×5 m的小样方。并对样方进行编号样地测绘。然后,对样地内胸径≥1 cm的木本植物进行编号挂永久标牌,测定其坐标,并进行每木检尺,测量其胸径(DBH)、树高(H),记录种类。样地内植物平均胸径5.79 cm,平均树高6.21 m。植物物种可以依据《中国植物志》[21]、《广东植物志》[22]等相关文献进行鉴定,无法鉴定的采集标本送至实验室鉴定。

      • 根据样地中植物物种的重要值进行排序,确定优势物种。重要值IV=(相对多度+相对频度+相对优势度)/3。

        对样地中的主要植物物种进行空间分布格局的研究,分析采用点格局分析进行研究,利用成对由Ripley的K(r)函数改进的成对相关函数G(r)函数来分析[23]。数据分析利用R软件[24]中的spatstat包实现,通过计算得到每个尺度实际的G(r)值,并得到G(r)值的曲线。同时,运用Monte Carlo迭代循环199次,得到99%的置信区间。若G(r)值的曲线在置信区间上限值以上,表示物种呈聚集分布;若G(r)值的曲线在置信区间上下值之间,则表示物种为随机分布;若g(r)值的曲线在置信区间下限值以下,表示该物种为均匀分布。

      • 样地调查结果显示,共计有木本植物104种,隶属于39科58属。包含有物种数最多的是樟科(Lauraceae)和壳斗科(Fagaceae),物种数均为13种。其次为山茶科(Theaceaae)、山矾科(Smyplocaceae)、冬青科(Aquifoliaceae)、杜英科(Elaeocarpaceae)。单种科占比较高,如省沽油科(Staphyleaceae)、紫草科(Boraginaceae)、旌节花科(Stachyuraceae)等,共计有23科,占样地总科数的58.97%。

        根据重要值分析,共有7种木本植物重要值大于10(见表1)。重要值最大的为华润楠(Machilus chinensis),其重要值为40.67%,共计828株,占样地总株数的18.56%。位于第二位的是马尾松(Pinus massoniana),尽管其株数仅有60株,远低于其他优势物种,但其重要值较高,为20.64%。其余5种植物甜槠(Castanopsis eyrei)、广西紫荆(Cercis chuniana)、虎皮楠(Daphniphyllum oldhamii)、密花山矾(Symplocos congesta)、尖叶杨桐(Adinandra bockiana)的重要值均在11.41%~16.40%之间,株数均大于200株。这7种优势植物共计有2245株,占样地总株数的50.33%,在样地中占据绝对的优势地位。

        表 1  重要值排名前7的物种

        Table 1.  Top 7 species with important values

        物种
        Species
        重要值
        Important value
        相对多度
        Relative abundance
        相对频度
        Relative frequency
        相对显著度
        Relative significance
        华润楠 Machilus chinensis40.6797618.560863.03030319.0886
        马尾松 Pinus massoniana20.643791.344992.54545516.75335
        甜槠 Castanopsis eyrei16.400956.3887023.0303036.98194
        广西紫荆Cercis chuniana15.182526.3214532.5454556.31561
        虎皮楠 Daphniphyllum oldhamii13.701636.209372.9090914.583169
        密花山矾Symplocos congesta12.113236.4335353.0303032.649391
        尖叶杨桐 Adinandra bockiana11.4145.0661292.9090913.438777
      • 从主要树种的空间分布情况看(见图1),华润楠作为优势地位最高的树种,在整个样地中表现较为均匀,遍布整个样地。马尾松处于第二位,但从空间上看,分布较为松散,集中于样地中上部。甜槠、密花山矾的分布都属于遍布整个样地。广西紫荆较为集中分布于样地右侧。除样地左下侧以外,其余区域均有虎皮楠分布。尖叶杨桐除样地左上侧外,其余均广泛分布。

        图  1  样地主要物种的空间分布图

        Figure 1.  Spatial distribution pattern of dominant species in the sample plot

        除了大空间尺度上的差异之外,不同树种在小尺度上也存在空间分布的差异性(见图2)。0~2.5 m尺度上,华润楠表现为聚集分布;2.5~4.0 m表现为随机分布;4.0~6.0 m为均匀分布。而马尾松表现差异较大,在0~25.0 m的尺度上均表现为随机分布。甜槠在0~4.5 m为聚集分布,4.6~12.0 m呈现为随机分布。广西紫荆在0~5.8 m呈聚集分布,5.9~12.0 m则呈现为随机分布。0~3.3 m虎皮楠呈现聚集分布,3.4~12 m呈现为随机分布。密花山矾的分布与虎皮楠基本一致。尖叶杨桐在0~4.3 m间表现为聚集分布,4.4~12.0 m表现为随机分布。

        图  2  样地主要物种的空间分布格局

        Figure 2.  Spatial distribution pattern of dominant species in the sample plot

      • 南岭拥有较为丰富的原始林以及原生性极强的次生林[25]。南岭植物区系古老且复杂,以丰富的植物物种被称为“亚热带的自然生物宝库”[26]。调查发现,样地中有39科58属104种,分别占南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物种总数[27]的22.28%、7.06%、4.54%。其中,樟科、壳斗科、山茶科、山矾科等包含物种数较多,为优势植物科,该结果与该区域的其他研究保持一致[28-29],与邻近区域的优势科较为相似[30]。重要值是分辨群落优势植物种类的指标之一,华润楠、马尾松、甜槠、广西紫荆、虎皮楠、密花山矾、尖叶杨桐7种植物为样地优势种,优势种所属科均为样地优势科,该结果与南岭相关的其他研究相近[31],并不完全一致,可能是由于样地地理位置的差异导致的。

        物种的空间分布是水热条件、种内种间关系、地形地势等诸多环境因子共同作用形成的[32],了解物种在群落中的相对位置,对于有效改善、利用、保护森林生态系统具有积极作用[33]。华润楠在样地中占据绝对优势,分布密度较大(828株·hm−2),因此,在小尺度范围呈现聚集分布,中等尺度随机,大尺度呈现均匀分布。马尾松主要呈现随机分布,主要是由于其生物学特征决定的[34]。马尾松通常高达30 m,充足的光照使得其生长迅速,属于群落中的大径级树种,随机分布有助于降低彼此间的竞争强度,有利于种群繁殖[35]。其余5种主要树种的分布均呈现为小尺度聚集分布,大尺度随机分布的趋势。物种在小尺度环境中聚集可以提高物种竞争力,有助于物种繁殖[36]。大尺度随机分布,说明群落中的主要物种经过长期的适应,在群落中建立了相对较为稳定的生态位[37],在种内距离较大时,可以在群落空间种随机分布。

        综上所述,调查样地中共有39科58属104种木本植物,华润楠、马尾松、甜槠、广西紫荆、虎皮楠、密花山矾、尖叶杨桐7种为样地主要树种。华润楠因其优势地位在空间上具有聚集、随机、均匀三种分布状态。马尾松主要表现为随机分布。其余物种呈现为小尺度聚集分布,大尺度随机分布。群落内部种间竞争不明显,仍有较大生存空间。

    参考文献 (37)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