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WE ARE COMMITTED TO REPORTING THE LATEST FORESTRY ACADEMIC ACHIEVEMENTS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植物物种多样性海拔分布格局

聂佩潇 张彩彩 龙晓斌 李延鹏 肖文

聂佩潇, 张彩彩, 龙晓斌, 等. 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植物物种多样性海拔分布格局[J]. 四川林业科技, 2022, 43(2): 95−100 doi: 10.12172/202107160001
引用本文: 聂佩潇, 张彩彩, 龙晓斌, 等. 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植物物种多样性海拔分布格局[J]. 四川林业科技, 2022, 43(2): 95−100 doi: 10.12172/202107160001
NIE P X, ZHANG C C, LONG X B, et al. Altitude distribution pattern of plant species diversity in the Baima Snow Mountain Nature Reserve, Yunnan Province[J]. Journal of Sichuan Fore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22, 43(2): 95−100 doi: 10.12172/202107160001
Citation: NIE P X, ZHANG C C, LONG X B, et al. Altitude distribution pattern of plant species diversity in the Baima Snow Mountain Nature Reserve, Yunnan Province[J]. Journal of Sichuan Fore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22, 43(2): 95−100 doi: 10.12172/202107160001

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植物物种多样性海拔分布格局


doi: 10.12172/202107160001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聂佩潇(1999—),女,本科,2393968367@qq.com

    通讯作者: zhangcc@eastern-himalaya.cn
  • 基金项目:  云南省基金地方高校联合专项 ( 202001BA070001-227 ) ; 云南省“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项目( YNWR-QNBJ-2019-262 ) ;

Altitude Distribution Pattern of Plant Species Diversity in the Baima Snow Mountain Nature Reserve, Yunnan Province

More Information
  • 摘要: 为探讨白马雪山保护区内不同生活型植物的物种组成和多样性沿海拔的分布规律,以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沿海拔梯度设置的7块样地 (2300~3500 m) 内的植物为研究对象进行调查。结果表明:1) 在调查的7块样地中共记录到维管植物145种,隶属于52科,87属。2) 乔木层的丰富度指数和Shannon-Wiener指数随海拔升高呈先上升后下降再上升趋势,灌木层丰富度指数和Shannon-Wiener指数沿海拔升高整体呈先下降后上升趋势,而草本层以上两个指数呈下降趋势;乔木层、灌木层和草本层的Simpson指数和Pielou指数均随海拔升高呈先下降后上升趋势。3) 乔木层、灌木层和草本层Cody指数沿海拔升高均呈先上升后下降趋势。综上所述,不同生活型植物物种多样性沿海拔梯度表现出不同的多样性分布格局,对环境异质性和气候的敏感程度不同可能是影响植物物种多样性分布格局的重要因素。
  • 图  1  海拔梯度上α多样性指数的变化格局

    Fig.  1  Altitude pattern of α diversity index in Baima Snow Mountain

    图  2  海拔梯度上β多样性指数的变化格局

    Fig.  2  Altitude pattern of β diversity index in Baima Snow Mountain

    表  1  不同海拔内各生活型的优势物种

    Tab.  1  Dominant species of different life froms at different elevations

    海拔
    Altitude /m
    生活型植物
    Life form
    优势物种
    Dominant species

    Familia

    Genus

    2300
    乔木Tree云南松 Pinus yunnanensis松科 Pinaceae松属 Pinus
    灌木Shrub地檀香 Gaultheria forrestii唇形科 Lamiaceae香薷属 Elsholtzia
    草本Herb高山早熟禾 Poa alpina禾本科 Poaceae早熟禾属 Poa
    2500乔木Tree云南松 Pinus yunnanensis松科 Pinaceae松属 Pinus
    灌木Shrub地檀香 Gaultheria forrestii唇形科 Lamiaceae香薷属 Elsholtzia
    草本Herb高山早熟禾 Poa alpina禾本科 Poaceae早熟禾属 Poa
    2700乔木Tree云南松 Pinus yunnanensis松科 Pinaceae松属 Pinus
    灌木Shrub光叶栒子 Cotoneaster glabratus蔷薇科 Rosaceae栒子属 Cotoneaster
    草本Herb荩草 Arthraxon hispidus禾本科 Poaceae荩草属 Arthraxon
    2900乔木Tree云南铁杉 Tsuga dumosa松科 Pinaceae铁杉属 Tsuga
    灌木Shrub野扇花 Sarcococca ruscifolia黄杨科 Buxaceae野扇花属 Sarcococca
    草本Herb长穗兔儿风Ainsliaea henryi菊科 Compositae兔儿风属 Ainsliaea
    3100乔木Tree云南铁杉 Tsuga dumosa松科 Pinaceae铁杉属 Tsuga
    灌木Shrub地檀香 Gaultheria forrestii唇形科 Lamiaceae香薷属 Elsholtzia
    草本Herb云南兔儿风 Ainsliaea yunnanensis菊科 Compositae兔儿风属 Ainsliaea
    3300乔木Tree团花杜鹃 Rhododendron anthosphaerum杜鹃花科 Ericaceae杜鹃花属 Rhododendron
    灌木Shrub南烛 Vaccinium bracteatum杜鹃花科 Ericaceae越橘属 Vaccinium
    草本Herb砖子苗 Cyperus cyperoides莎草科 Cyperaceae莎草属 Cyperus
    3500乔木Tree急尖长苞冷杉 Abies georgei var. smithii松科 Pinaceae冷杉属 Abies
    灌木Shrub染用卫矛 Euonymus tingens卫矛科 Celastraceae卫矛属 Euonymus
    草本Herb砖子苗 Cyperus cyperoides莎草科 Cyperaceae莎草属 Cyperus
    下载: 导出CSV
  • [1] 刘秉儒. 生物多样性的海拔分布格局研究及进展[J]. 生态环境学报,2021,30(2):438−444.
    [2] Gaston K J. 2000. Global patterns in biodiversity. Nature, 405: 220−226.
    [3] 黄雯敏. 毛竹林下植物沿海拔梯度的多样性及其分布格局[D]. 福建农林大学, 2009.
    [4] Guo QF, Kelt DA, Sun ZY, et al. Global variation in elevational patterns[J]. Scientific reports, 2013, 3: 3007. doi: 10.1038/srep03007
    [5] MacArthur RH. Geographical Ecology[M].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72.
    [6] Rahbek C. The elevational gradient of species richness: a uniform pattern?[J]. Ecography, 1995, 18(2): 200−205. doi: 10.1111/j.1600-0587.1995.tb00341.x
    [7] Rahbek C. The role of spatial scale and the perception of large-scale species-richness patterns[J]. Ecology Letters, 2005, 8(2): 224−39.
    [8] Grytnes JA. Species-richness patterns of vascular plants along seven altitudinal transects in Norway[J]. Ecography, 2003, 26(3): 291−300. doi: 10.1034/j.1600-0587.2003.03358.x
    [9] Fierer N, Mccain CM, Meir P, et al. Microbes do not follow the elevational diversity patterns of plants and animals[J]. Ecology, 2011, 92(4): 797−804. doi: 10.1890/10-1170.1
    [10] 朱珣之,张金屯. 中国山地植物多样性的垂直变化格局[J]. 西北植物学报,2005,25(7):1480−1486. doi: 10.3321/j.issn:1000-4025.2005.07.036
    [11] 徐成东,冯建孟,王襄平,等. 云南高黎贡山北段植物物种多样性的垂直分布格局[J]. 生态学杂志,2008(3):323−327.
    [12] 高辉,刘丽娟,方江平. 色季拉山沿海拔梯度的森林群落分布格局及环境解释[J]. 湖南师范大学自然科学学报,2020(5):30−38+64.
    [13] 杨涛. 横断山区高山带不同生境植物群落系统发育多样性格局[D]. 西南林业大学, 2019.
    [14] 彭建生. 云南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J]. 森林与人类,2016(11):14−15.
    [15] 夏万才,黎大勇,李艳红,等. 云南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响古箐地区鸟类物种多样性垂直分布格局[J]. 四川动物,2015,34(4):620−625.
    [16] 黎大勇. 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响古箐滇金丝猴Rhinopithecus bieti活动时间分配、夜宿行为和食性研究[D]. 西北大学, 2010.
    [17] 李宏伟,赵元藩. 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植物多样性[J]. 广西植物,2007(1):71−76+99. doi: 10.3969/j.issn.1000-3142.2007.01.009
    [18] 吴征镒, 朱彦丞. 云南植被[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1987.
    [19] 矫恒盛,钟志宇,程林,等. 江西武夷山自然保护区森林群落木本植物多样性垂直规律研究[J]. 江西林业科技,2009(1):6−10. doi: 10.3969/j.issn.1006-2505.2009.01.002
    [20] 冯建孟,王襄平,徐成东,杨元合,方精云. 玉龙雪山植物物种多样性和群落结构沿海拔梯度的分布格局[J]. 山地学报,2006(1):110−116. doi: 10.3969/j.issn.1008-2786.2006.01.016
    [21] Bhattaraikr, Vetaasor. Variation in plant species richness of different life forms along a subtropical elevation gradient in the Himalayas, East Nepal, Global[J]. Ecology and Biogeography, 2003, 12(4): 327−340. doi: 10.1046/j.1466-822X.2003.00044.x
    [22] Clintonbd. Light, temperature and soil moisture responses to elevation, evergreen understory, and small canopy gaps in the southern Appalachians Forest[J]. Ecology and Management, 2003, 186(1): 243−255.
    [23] 王德君,韩国君,高智辉,等. 甘肃莲花山植物群落物种多样性对海拔梯度的响应[J]. 西北林学院学报,2020,35(6):96−102. doi: 10.3969/j.issn.1001-7461.2020.06.13
    [24] 黄忠良,孔国辉,何道泉. 鼎湖山植物群落多样性研究[J]. 生态学报,2000(2):193−198. doi: 10.3321/j.issn:1000-0933.2000.02.004
    [25] 倪东萍,邓洪平,顾梨,等. 重庆大巴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森林植物多样性垂直格局[J]. 西北植物学报,2018,38(6):1171−1178.
    [26] 丛明旸,曹迪,陈国平,等. 燕山和太行山过渡区植物多样性垂直变化特点[J]. 植物研究,2017,37(5):673−681.
    [27] 赵淑清,方精云,宗占江,等. 长白山北坡植物群落组成、结构及物种多样性的垂直分布[J]. 生物多样性,2004(1):164−173. doi: 10.3321/j.issn:1005-0094.2004.01.020
    [28] 牛常青,曲波,牛霞霞. 乌金山植物群落物种多样性的垂直分布格局[J]. 晋中学院学报,2014,31(3):56−63. doi: 10.3969/j.issn.1673-1808.2014.03.015
    [29] 唐志尧,方精云. 植物物种多样性的垂直分布格局[J]. 生物多样性,2004(1):20−28. doi: 10.3321/j.issn:1005-0094.2004.01.004
  • [1] 李岩林, 舒柳, 黄柳菁.  福州市闽江公园中不同绿量的群落热舒适度 . 四川林业科技, 2023, 44(1): 72-76. doi: 10.12172/202204110002
    [2] 田莹, 卢杰, 王新靓, 杨琳.  色季拉山川滇高山栎种群结构对海拔梯度的响应 . 四川林业科技, 2023, 44(4): 74-81. doi: 10.12172/202210010001
    [3] 杨桂梅, 杨钰华, 欧阳学军, 贺握权, 黄柳菁.  鼎湖山自然保护区野生植物物种组成和功能性状特征 . 四川林业科技, 2023, 44(): 1-9. doi: 10.12172/202209230004
    [4] 杨学俊, 沈秀英, 郭龙洁, 李迎春, 谭坤, 张淑霞, 王荣兴, 李娜.  高黎贡山鸟类物种多样性纬度和海拔梯度分布格局 . 四川林业科技, 2023, 44(3): 88-94. doi: 10.12172/202208300001
    [5] 叶佳伟, 闫淑君, 廖剑威, 杨丽, 纪霜, 刘福辉.  城市公园植物群落对鸟类多样性影响的研究进展 . 四川林业科技, 2022, 43(6): 116-121. doi: 10.12172/202201110002
    [6] 曾纪毅, 何雅琴, 谢艳秋, 邓传远.  平潭六个无居民海岛野生植物物种组成及功能性状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21, 42(6): 75-81. doi: 10.12172/202103270002
    [7] 白慧强.  太原市公园植物群落稳定性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1): 94-99. doi: 10.12172/201911040001
    [8] 肖雅军, 唐俊峰, 赵旭喆, 严贤春.  南充市4所高校校园木本植物多样性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2): 22-28. doi: 10.12172/201912190002
    [9] 白珮珮, 魏凯, 何雅琴, 史晓洁, 邓传远.  海坛岛6座山体维管束植物物种组成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2): 90-94. doi: 10.12172/201912020002
    [10] 李旭华, 张临萍, 何飞, 冯秋红, 潘红丽, 蔡蕾, 宿以明, 刘兴良.  四川卧龙岷江冷杉天然林生物多样性随海拔梯度的响应 .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3): 31-38. doi: 10.12172/202002240001
    [11] 李长燕, 彭希.  雅安不同海拔地区的珙桐群落土壤养分特征 . 四川林业科技, 2019, 40(3): 31-36.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9.03.006
    [12] 何诗静, 王骏文.  武汉市解放公园植物多样性特征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18, 39(2): 93-96.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8.02.021
    [13] 张利, 朱欣伟, 黄泉, 康英, 任君芳, 杨华, 陈俊, 李强.  海拔对暗紫贝母生长及总生物碱含量的影响 . 四川林业科技, 2016, 37(2): 80-83.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6.02.016
    [14] 朱欣伟, 勒燕飞, 张利, 康英, 任君芳.  川西北高寒沙地草本植物群落物种组成及多样性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16, 37(5): 72-76.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6.05.017
    [15] 唐必成.  南平市不同植物群落减噪效果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16, 37(5): 81-83.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6.05.019
    [16] 刘兴良, 贾程, 何飞, 蔡小虎, 潘红丽, 马文宝, 冯秋红, 姬慧娟.  巴郎山川滇高山栎群落植物科组成的海拔梯度特征 . 四川林业科技, 2015, 36(2): 1-9.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5.02.001
    [17] 韦宇, 杨正兵.  楚雄西山公园南坡植物群落乔木层结构特征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15, 36(4): 120-124.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5.04.026
    [18] 王飞, 郭星, 陈国鹏, 黄旭东.  甘肃白龙江干旱河谷不同海拔梯度植物α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15, 36(6): 47-51.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5.06.008
    [19] 张国珍, 杨渺, 李策宏, 谢孔平, 李小杰.  四川峨眉山水青树林群落的物种多样性特征 . 四川林业科技, 2014, 35(1): 1-5.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4.01.001
    [20] 吴庆贵, 贺静, 曾艳, 邹利娟, 胡进耀.  北川不同海拔珙桐种群年龄结构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13, 34(5): 25-28.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3.05.006
  • 加载中
  • 图(2) / 表(1)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384
    • HTML全文浏览量:  162
    • PDF下载量:  46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1-07-16
    • 网络出版日期:  2022-03-09
    • 刊出日期:  2022-04-26

    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植物物种多样性海拔分布格局

    doi: 10.12172/202107160001
      作者简介:

      聂佩潇(1999—),女,本科,2393968367@qq.com

      通讯作者: zhangcc@eastern-himalaya.cn
    基金项目:  云南省基金地方高校联合专项 ( 202001BA070001-227 ) ; 云南省“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项目( YNWR-QNBJ-2019-262 ) ;

    摘要: 为探讨白马雪山保护区内不同生活型植物的物种组成和多样性沿海拔的分布规律,以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沿海拔梯度设置的7块样地 (2300~3500 m) 内的植物为研究对象进行调查。结果表明:1) 在调查的7块样地中共记录到维管植物145种,隶属于52科,87属。2) 乔木层的丰富度指数和Shannon-Wiener指数随海拔升高呈先上升后下降再上升趋势,灌木层丰富度指数和Shannon-Wiener指数沿海拔升高整体呈先下降后上升趋势,而草本层以上两个指数呈下降趋势;乔木层、灌木层和草本层的Simpson指数和Pielou指数均随海拔升高呈先下降后上升趋势。3) 乔木层、灌木层和草本层Cody指数沿海拔升高均呈先上升后下降趋势。综上所述,不同生活型植物物种多样性沿海拔梯度表现出不同的多样性分布格局,对环境异质性和气候的敏感程度不同可能是影响植物物种多样性分布格局的重要因素。

    English Abstract

    • 山地植物群落生物多样性随海拔梯度的变化规律一直是生态学研究的热点[1]。海拔梯度作为生态学研究的天然实验室,综合了温度、水分和光照等多种环境因子,形成了显著的梯度效应[2]。沿海拔梯度的环境因子的剧烈变化导致物种分布呈现出一定的变化规律[3]。因此,海拔梯度成为生态学家们研究生物多样性格局的理想场所。国内外学者围绕物种多样性的海拔分布格局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4]。早期的研究发现,随着海拔的升高,物种多样性呈单调递减分布格局[5]。直到Rahbek (1995) 发表的综述,才让人们对物种多样性的海拔格局有了新认识,Rahbek在总结前人研究案例的基础上发现物种的丰富度在海拔梯度上呈先升高后降低的单峰分布格局,中海拔的物种丰富度最高,单峰格局的数量远远大于单调递减格局的数量[6]。目前有近一半的研究支持单峰格局,近25%的研究支持单调递减格局,并且在多种类群中得到了充分的验证[7]。由于低海拔受人为干扰比较严重,一些研究还发现物种多样性随着海拔的升高呈单调递增格局[6]。除了上述三种分布格局外,科学家们还发现,随着海拔的升高,物种多样性呈双峰、先下降后升高、无明显规律和基本保持不变等其他分布格局[8-10]

      研究发现不同生活型的植物种类沿海拔梯度的多样性分布格局存在差异[11]。例如,徐成冬对高黎贡山北段植物物种多样性的垂直分布格局研究表明木本植物物种丰富度随海拔升高呈递减趋势,草本植物随海拔升高呈先下降后上升趋势,海拔梯度上热量和光照的变化是影响木本植物和草本植物物种丰富度格局形成的主要原因[11];高辉等人的研究结果表明不同类别的环境因子是影响不同生活型植物物种丰富度的主要因素,乔木层随海拔变化呈单峰模式,灌木和草本呈双峰变化模式。乔木物种丰富度主要受干扰程度、坡向等的影响,灌木物种丰富度主要受海拔的影响,草本物种丰富度受海拔和湿度的影响[12]

      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隶属横断山脉东部云岭,是世界上高山植物区系最丰富的地区[13]、中国低纬度高海拔且生物资源保存完整的高山针叶林区[14],也是生物多样性保护的热点区域。本研究以白马雪山保护区响古箐片区海拔梯度上的森林植物群落为研究对象,开展森林群落植物多样性垂直格局研究,进一步探究白马雪山森林群落不同生活型植物在海拔梯度上的分布规律,为预测气候变化下物种多样性的变化规律提供数据支撑。

      • 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7°36′N,99°15′E)位于云南省西北部[15],横断山脉东部云岭的一部分,属于“三江(金沙江、澜沧江、怒江)并流”地区,也是青藏高原向云贵高原的过渡地带。区域内地形复杂,物种丰富,累计有维管植物52科,87属,145种。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属高原寒温带气候,具有“小气候复杂,气温年较差小,日较差大”等特点。年平均气温9.8℃[16],年均降水量1200~1500 mm[17]。该区土壤类型丰富主要有褐土、山地棕壤、山地暗棕壤、山地针叶土、亚高山草甸土和高山荒漠土[16]。参照《云南植被》[18]将该地区植被类型沿海拔梯度由低到高依次划分为云南松 (Pinus yunnanensis)林、常绿阔叶林、针阔叶混交林、寒温性针叶林和高山草甸。

      • 本研究在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南端的响古箐片区,沿海拔2300~3500 m每隔200 m选择坡向和坡度较一致的区域,设置了一块面积为20 m×20 m样地,将每个20 m×20 m的样地划分为5个5 m×5 m的小样方,对样方内胸径≥5 cm的乔木进行测量,记录乔木的物种名、胸径、树高和生长状况。在20 m×20 m样方内的4个角和中心设置1个5 m×5 m样方进行灌木层调查,记录灌木种名、株丛数、平均高度和盖度。同样在5个灌木丛的边角设置1个1 m×1 m小样方进行草本层调查,记录草本植物种名、株丛数和盖度。另外记录各样地的经纬度、海拔、坡向、坡度、坡位、干扰方式、干扰程度和生境特点等基本信息。

      • (1) α多样性测定

        α多样性反映了生境内的多样性。物种丰富度指数、Shannon-Wiener指数、Simpson指数和Pielou均匀度指数是测算α多样性的常用指数。

        (a)物种丰富度(Richness):R=S

        S代表物种数

        (b) Shannon-wiener指数:$H=-\displaystyle\sum\nolimits_{i=1}^{s} P_{i} \ln P_{i}$

        (c) Simpson指数:$D = 1 - \displaystyle\sum\limits_{i = 1}^s {\mathop P\nolimits_i^2 }$

        Pi种的个体数占群落中总个体数的比例。

        (d) Pielou均匀度指数:E=H/LnS[12]

        H为实际观察的物种多样性指数,LnS 为最大的物种多样性指数(S为群落中的总物种数)。

        (2) β多样性测定

        β多样性指沿环境梯度不同生境群落之间物种组成的相异性或物种沿环境梯度的更替速率也被称为生境间的多样性[19]

        Cody指数(βc):βc=[g(H)+L(H)]/2。

        g(H)是沿生境梯度H增加的物种数目;L(H)是沿生境梯度H失去的物种数目,即在上一个梯度中存在而在下一个梯度中没有的物种数目。

      • 在白马雪山响古箐2300~3500 m海拔跨度内的7块样地中共记录到145种植物,隶属于52科87个属(见表1)。其中乔木33种,隶属于15科26属,每个海拔样方内选择数量最多的物种作为优势物种,共获得乔木样方的3个优势物种:云南松 ( Pinus yunnanensis )、云南铁杉 ( Tsuga dumosa )和团花杜鹃 ( Rhododendron anthosphaerum) (见表1);灌木65种,隶属于27科37属,优势物种分别是地檀香( Gaultheria forrestii )、光叶栒子 ( Cotoneaster glabratus )和野扇花 ( Sarcococca ruscifolia ) (见表1);草本47种,隶属于27科40属,优势种为高山早熟禾 ( Poa alpina )、荩草 ( Arthraxon hispidus )和长穗兔儿风 ( Ainsliaea henryi ) (见表1)。

        表 1  不同海拔内各生活型的优势物种

        Table 1.  Dominant species of different life froms at different elevations

        海拔
        Altitude /m
        生活型植物
        Life form
        优势物种
        Dominant species

        Familia

        Genus

        2300
        乔木Tree云南松 Pinus yunnanensis松科 Pinaceae松属 Pinus
        灌木Shrub地檀香 Gaultheria forrestii唇形科 Lamiaceae香薷属 Elsholtzia
        草本Herb高山早熟禾 Poa alpina禾本科 Poaceae早熟禾属 Poa
        2500乔木Tree云南松 Pinus yunnanensis松科 Pinaceae松属 Pinus
        灌木Shrub地檀香 Gaultheria forrestii唇形科 Lamiaceae香薷属 Elsholtzia
        草本Herb高山早熟禾 Poa alpina禾本科 Poaceae早熟禾属 Poa
        2700乔木Tree云南松 Pinus yunnanensis松科 Pinaceae松属 Pinus
        灌木Shrub光叶栒子 Cotoneaster glabratus蔷薇科 Rosaceae栒子属 Cotoneaster
        草本Herb荩草 Arthraxon hispidus禾本科 Poaceae荩草属 Arthraxon
        2900乔木Tree云南铁杉 Tsuga dumosa松科 Pinaceae铁杉属 Tsuga
        灌木Shrub野扇花 Sarcococca ruscifolia黄杨科 Buxaceae野扇花属 Sarcococca
        草本Herb长穗兔儿风Ainsliaea henryi菊科 Compositae兔儿风属 Ainsliaea
        3100乔木Tree云南铁杉 Tsuga dumosa松科 Pinaceae铁杉属 Tsuga
        灌木Shrub地檀香 Gaultheria forrestii唇形科 Lamiaceae香薷属 Elsholtzia
        草本Herb云南兔儿风 Ainsliaea yunnanensis菊科 Compositae兔儿风属 Ainsliaea
        3300乔木Tree团花杜鹃 Rhododendron anthosphaerum杜鹃花科 Ericaceae杜鹃花属 Rhododendron
        灌木Shrub南烛 Vaccinium bracteatum杜鹃花科 Ericaceae越橘属 Vaccinium
        草本Herb砖子苗 Cyperus cyperoides莎草科 Cyperaceae莎草属 Cyperus
        3500乔木Tree急尖长苞冷杉 Abies georgei var. smithii松科 Pinaceae冷杉属 Abies
        灌木Shrub染用卫矛 Euonymus tingens卫矛科 Celastraceae卫矛属 Euonymus
        草本Herb砖子苗 Cyperus cyperoides莎草科 Cyperaceae莎草属 Cyperus
      • 对不同海拔梯度乔木层、灌木层和草本层群落的丰富度指数、Shannon-Wiener指数、Simpson优势度指数和Pielou均匀度指数的分析,结果表明:随着海拔梯度的上升,乔木层物种丰富度指数和Shannon-Wiener指数呈先上升后下降再上升的“双峰”分布格局。草本层丰富度指数和Shannon-Wiener指数呈递减趋势。灌木层丰富度指数和Shannon-Wiener指数呈先下降后上升趋势。乔木层、灌木层和草本层的Simpson指数和Pielou指数随海拔的上升均呈先下降后上升的“V”字型分布格局(见图1)。

        图  1  海拔梯度上α多样性指数的变化格局

        Figure 1.  Altitude pattern of α diversity index in Baima Snow Mountain

      • β多样性能够反映样地间或者海拔梯度间植物群落差异,通过对乔木层、灌木层和草本层物种β多样性沿海拔分布模式进行分析,结果表明:乔木层、灌木层和草本层的β多样性Cody指数在海拔梯度上均呈先增加后减小的“单峰”模式,这说明随着海拔梯度的增加,相邻海拔间植物群落物种更替速率先升高后降低,群落内生境异质性先增大后减小(见图2)。

        图  2  海拔梯度上β多样性指数的变化格局

        Figure 2.  Altitude pattern of β diversity index in Baima Snow Mountain

      • 物种多样性随海拔梯度的变化在群落物种多样性空间分布格局中备受生态学界关注[1]。本文研究结果表明,白马雪山响古箐地区植物群落物种多样性的海拔分布规律在不同生活型植物种类上存在差异。冯建孟等人[20]的结果表明:由于低海拔受人为干扰造就了木本层植物物种多样性随海拔呈“单峰”格局。本研究中乔木层丰富度指数和Shannon-Wiener随海拔升高呈“双峰”格局,丰富度指数在海拔3 300 m出现最低峰值,团花杜鹃(Rhododendron anthosphaerum)为此海拔范围的优势种群。在海拔3 100m出现最高峰值,此海拔区域为针阔混交林,铁杉林混交团花杜鹃、多脉茵芋(Skimmia multinervia)等阔叶树种,因此物种多样性较高。Simpson指数和Pielou指数随海拔升高呈现“V”型格局说明选用不同的多样性指数随海拔梯度的分布格局存在差异。

        灌木层的四个α多样性指数和草本层的Simpson指数和Pielou指数均随海拔先减小再增大,呈“V”字型格局,在海拔2900 m处出现一个低峰值。林下层的灌木和草本容易受到人为干扰和林冠郁闭度的影响[21],2900 m处的乔木层以云南铁杉(Tsuga dumosa)为主,林冠郁闭度高,故林下光资源可获得性较低[22],而且林下丰富的枯枝落叶导致林下灌木和草本减少,此外中海拔区域又容易形成以野扇花(Sarcococca ruscifolia)为主的单优势灌木层,故中海拔灌木层多样性最低。草本层植物群落物种多样性以“单峰”格局较为普遍[23,24],而本研究结果表明草本层物种丰富度和Shannon-Wiener指数呈现出递减格局。低海拔地区受人为或动物活动(放牧)的影响,可能导致了种子的传播概率增加,最终导致低海拔范围草本层物种多样性相对较高[25],而高海拔地区受热量限制不利于林下草本植物的生长[26]

      • β多样性能够反映出不同生境间植物群落间的梯度变化或环境梯度中的物种更替速率。一些研究表明植物物种β多样性随海拔的升高呈递减趋势,例如赵淑清等[27]人在长白山的植物多样性研究结果表明乔木、灌木和草本的β多样性均随海拔上升呈递减趋势,原因是低海拔生态位窄,较小的生境能引起较高的物种更替,因此呈递减趋势。牛常青[28]在乌金山植物多样性也发现低海拔生境异质性大而导致了β多样性随海拔呈递减趋势。本研究发现随着海拔的升高,乔木层、灌木层和草本层Cody指数呈先升高后降低的“单峰”模式,中海拔区域为次生林到原生林的过渡区故中海拔多样性较高。而且草本植物很大程度上易受光照、群落盖度、微地形的影响因此随海拔变化比乔木和灌木更明显[29]

        综上,本研究发现随着海拔的升高,α多样性有呈先增加后减小再增加的“双峰”模式、递减模式和先减小后增加的“V”型模式,β多样性呈先升高后降低的“单峰”模式,且在不同生活型植物中存在差异。因此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植物群落在实现可持续发展时要根据植物群落在海拔梯度上的变化规律,科学合理地制订保护计划和管理措施才能持久地维持保护区生态系统的稳定。

    参考文献 (29)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