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WE ARE COMMITTED TO REPORTING THE LATEST FORESTRY ACADEMIC ACHIEVEMENTS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花椒园不同控草方式的比较

陈政 龚霞 李佩洪 吴银明 温铿 曾攀 唐伟

陈政, 龚霞, 李佩洪, 等. 花椒园不同控草方式的比较[J]. 四川林业科技, 2021, 42(3): 89−93 doi: 10.12172/202010140001
引用本文: 陈政, 龚霞, 李佩洪, 等. 花椒园不同控草方式的比较[J]. 四川林业科技, 2021, 42(3): 89−93 doi: 10.12172/202010140001
Chen Z, Gong X, Li P H, et al. Comparison of different grass control methods in Chinese prickly ash orchard[J]. Journal of Sichuan Fore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21, 42(3): 89−93 doi: 10.12172/202010140001
Citation: Chen Z, Gong X, Li P H, et al. Comparison of different grass control methods in Chinese prickly ash orchard[J]. Journal of Sichuan Fore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21, 42(3): 89−93 doi: 10.12172/202010140001

花椒园不同控草方式的比较


doi: 10.12172/202010140001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陈政(1982—),女,副研究员,学士,19941953@163.com

    通讯作者: 89493587@qq.com
  • 基金项目:  四川省省级科研院所科技成果转化项目(2019JDZH0010)

Comparison of Different Grass Control Methods in Chinese Prickly Ash Orchard

More Information
    Corresponding author: 89493587@qq.com
  • 摘要: 为探索花椒园生态健康的控草方式,设计除草布覆盖、机械除草2种处理方式,以人工除草为对照,分析其在抑草效果、土壤养分、土壤水分等方面的差异及对经济效益的影响。结果表明:3种控草方式对主要杂草防效有差异性,其中,除草布覆盖的防治效果最好;除草布覆盖对土壤养分影响较显著;从成本投入和产出效益分析,除草布覆盖的投入最低、产出效益最高。结论:从绿色、安全和经济分析,除草布覆盖是花椒园最适应的控草方式。
  • 图  1  不同控草方式花椒园土壤含水量比较

    Fig.  1  Comparison of soil water content in Prickly ash orchard with different grass control methods

    表  1  不同控草方式对杂草植株防治效果

    Tab.  1  Effects of different grass control methods on weed plants

    处理名称调查时间牛筋草野豌豆苦苣菜藜菜鹅肠菜
    株数/株防效/%株数/株防效/%株数/株防效/%株数/株防效/%株数/株防效/%
    除草布覆盖盖布15 d0.0100.00.0100.00.0100.00.0100.00.0100.0
    盖布30 d0.0100.00.0100.00.0100.00.0100.00.0100.0
    机械除草除草15 d5.7−23.99.511.20.9−28.60.820.05.46.9
    除草30 d6.2−19.211.413.61.4−27.30.930.86.58.5
    人工除草除草15 d4.610.70.71.05.8
    除草30 d5.213.21.11.37.1
    下载: 导出CSV

    表  2  不同控草方式对花椒园土壤养分含量的影响

    Tab.  2  Effects of different grass control methods on soil nutrient content in Prickly ash orchard

    调查时间处理名称有机质/(g·kg–1)铵态氮/(mg·kg–1速效磷/(mg·kg–1速效钾/(mg·kg–1
    控草前除草布覆盖45.4915.9460.9237.80
    机械除草46.2713.6862.1437.18
    人工除草45.6813.8961.3738.41
    控草后除草布覆盖51.5423.1672.5853.54
    机械除草45.1618.2360.2842.51
    人工除草39.4817.2660.0237.08
    下载: 导出CSV

    表  3  不同控草方式每公顷花椒园的经济效益

    Tab.  3  Economic benefit of Prickly ash orchard per hectare with different grass control methods

    处理名称材料费/(元·hm–2)工时费/(元·hm–2)总投入/(元·hm–2)鲜椒产量/(kg·hm–2效益/(元·hm–2)
    除草布覆盖2 625 7503 3756 464.3125911
    机械除草2 3551 5003 8555 821.4112573
    人工除草 06 0006 0005 428.6102571
      注:每个工按当地价格100元·d–1,鲜椒价格以20元·kg–1来计算。
    下载: 导出CSV
  • [1] 吴宗兴,周荣乾,李洪兵,等. 阿坝州大红袍花椒生物学特性的调查研究[J]. 四川林业科技,1997(3):61−64.
    [2] 刘觉醒,史庆伟,周顺福,等. 花椒良种选育及丰产栽培技术的探讨[J]. 林业勘查设计,2017(1):64−65.
    [3] 王中林. 果园生态除草技术[J]. 科学种养,2016(6):57.
    [4] 张金蓉,曾攀,吴银明,等. 几种栽培措施对红花椒树势及产量的影响研究[J]. 四川农业科技,2019(7):11−13.
    [5] 杨建雷,杨双奎,林云,等. 陇南山区花椒低产成因分析及改造技术集成[J]. 甘肃科技,2015,31(5):139−141.
    [6] 罗成荣,郑文,谷凉勇,等. 花椒丰产栽培技术[J]. 四川林业科技,2006,27(3):91−94.
    [7] 郭俊杰. 花椒高效栽培技术[J]. 现代农业科技,2019(5):71.
    [8] 王谢,苏秀,肖从兴,等. 金阳青花椒优质高产栽培管理技术[J]. 四川农业科技,2019(7):20−22.
    [9] 陈清华,崔清梅,罗鸿,等. 恩施州茶园不同控草方式影响研究初探[J]. 中国茶叶,2020(8):53−57.
    [10] 韩昭侠,谢晓霞,徐静. 花椒生态复合模式栽培技术研究[J]. 现代农业科技,2019(21):78−79.
    [11] 范建芝,段成鼎,井水华,等. 除草剂配合地膜覆盖对甘薯田杂草防除及增产的效果[J]. 杂草学报,2016,34(1):61−64.
    [12] 樊彦兵. 马铃薯黑色地膜全覆盖除草效果初报[J]. 甘肃农业科技,2013(9):35−37.
    [13] 岳德成,吴崇义,史广亮,等. 3种地膜在不同覆膜方式下的控草效果及对玉米生长发育的影响[J]. 植物保护,2018,44(3):74−81.
    [14] 吴佳,孙丙寅,王敏. 地面覆盖对花椒林生理生态效应的影响[J]. 西北林学院学报,2005(4):27−30.
  • [1] 叶萌, 杨俐, 向丽, 高顺, 李洪运, 文登学.  花椒和竹叶花椒生态适宜性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22, 43(2): 21-30. doi: 10.12172/202107210002
    [2] 李佩洪, 曾攀, 龚霞, 唐伟, 陈政.  生草对花椒园土壤养分及微生物丰度的影响 . 四川林业科技, 2021, 42(4): 73-77. doi: 10.12172/202012100002
    [3] 金银春, 陈伟, 毛国慧, 陈善波, 罗慧, 王丽华.  盐源县花椒气候适应性评价与种植区划 . 四川林业科技, 2021, 42(4): 94-98. doi: 10.12172/202012120001
    [4] 龚霞, 李佩洪, 陈政, 唐伟, 曾攀, 吴银明.  干旱胁迫下6种花椒砧木苗期抗旱性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5): 60-65. doi: 10.12172/202003190002
    [5] 熊咏梅, 郝乃风, 尔古甲甲, 刘海燕, 徐磊, 张玲, 孙华富, 王丽.  立地条件对红花椒产量的影响 .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3): 77-80. doi: 10.12172/202005080003
    [6] 吴纯清, 张义刚, 程玥晴, 阮林, 罗友进, 陈霞, 谢永红.  早熟九叶青花椒的选育与分子鉴定 . 四川林业科技, 2019, 40(3): 22-26.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9.03.004
    [7] 杨文英, 王玲, 吕玉奎, 王晓斌, 郭宇桃, 蒲廷松.  荣昌无刺花椒与九叶青花椒主要品质特征比较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19, 40(6): 60-64.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9.06.011
    [8] 肖银波, 祝玮, 曾全, 杨双昱, 周建华, 贾玉珍, 王新.  几种药剂对花椒棉蚜防治试验 . 四川林业科技, 2019, 40(2): 88-90.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9.02.019
    [9] 付卓锐, 欧亚非, 黄伊嘉, 莫开林.  四川主产地花椒铅(Pb)累积特性及残留量检测与风险评估 . 四川林业科技, 2018, 39(1): 10-16.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8.01.003
    [10] 王丽华, 赵卫红, 彭晓曦, 秦茂, 熊量, 吴宗兴.  四川花椒产业发展现状及对策分析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18, 39(2): 50-55.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8.02.013
    [11] 付卓锐, 张丽, 黄伊嘉, 罗雅川, 莫开林.  四川花椒主产地土壤Pb的化学形态分析及生物有效性评价 . 四川林业科技, 2017, 38(2): 72-78.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7.02.013
    [12] 卿泉, 冯桂英.  青花椒繁殖与栽培技术要点 . 四川林业科技, 2016, 37(4): 133-136.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6.04.032
    [13] 杨志武, 刘娟, 杨柳璐, 罗成荣, 李德荣.  灵山正路花椒良种繁育技术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16, 37(1): 41-45.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6.01.008
    [14] 何建社, 王志明, 刘千里, 朱欣伟, 杨华, 康英, 任君芳.  花椒配方施肥试验初报 . 四川林业科技, 2016, 37(2): 94-95.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6.02.020
    [15] 徐惠, 吴宗兴.  日本无刺花椒考察报告 . 四川林业科技, 2015, 36(6): 107-116,31.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5.06.022
    [16] 杨远兵, 胡进耀, 邓东周, 赵军.  北川县小寨子沟自然保护区花椒病虫害的时间和空间分布特征 . 四川林业科技, 2015, 36(2): 81-85.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5.02.018
    [17] 赵琼慧, 杨柳璐, 杨志武, 杜晋城, 叶萌.  四川花椒感官指标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15, 36(4): 86-89.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5.04.017
    [18] 胡文.  花椒采摘方法及采摘工具的探索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15, 36(4): 148-150.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5.04.034
    [19] 王晓翠.  竹叶花椒在川北地区引种观测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14, 35(4): 107-108,55.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4.04.027
    [20] 黄强, 朱顺虎, 李连红, 熊英, 沈贤宇, 潘开文.  阿坝州花椒蛀干害虫调查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13, 34(6): 56-59.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3.06.013
  • 加载中
  • 图(1) / 表(3)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363
    • HTML全文浏览量:  89
    • PDF下载量:  12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0-10-14
    • 网络出版日期:  2021-03-18
    • 刊出日期:  2021-06-25

    花椒园不同控草方式的比较

    doi: 10.12172/202010140001
      作者简介:

      陈政(1982—),女,副研究员,学士,19941953@163.com

      通讯作者: 89493587@qq.com
    基金项目:  四川省省级科研院所科技成果转化项目(2019JDZH0010)

    摘要: 为探索花椒园生态健康的控草方式,设计除草布覆盖、机械除草2种处理方式,以人工除草为对照,分析其在抑草效果、土壤养分、土壤水分等方面的差异及对经济效益的影响。结果表明:3种控草方式对主要杂草防效有差异性,其中,除草布覆盖的防治效果最好;除草布覆盖对土壤养分影响较显著;从成本投入和产出效益分析,除草布覆盖的投入最低、产出效益最高。结论:从绿色、安全和经济分析,除草布覆盖是花椒园最适应的控草方式。

    English Abstract

    • 花椒(Zanthoxylum bungeanum Maxim.) 为芸香科花椒属落叶小乔木或灌木,是我国广泛栽培的重要木本油料和香料经济树种,也是我国西南山区重要经济林木。花椒为浅根系树种[1],杂草与树争肥严重,有“花椒不除草,当年就枯老”之说[2]。因此,花椒园杂草防治是花椒园管理的一项重要内容。花椒园涉及山地、丘陵、平原、盆地等地势,种植环境较为复杂。花椒园杂草与椒树争夺养分、光线和空间,对地温、墒情、土壤结构产生不良影响,还极易成为一些病虫的栖息场所,成为病虫害的侵染来源[3],严重影响椒树的生长,导致椒树叶片发黄,甚至出现落叶,造成产量和质量的下降。目前花椒产区椒园杂草管理还多为农药除草,少部分为人工除草,频繁中耕除草或人工除草可影响椒树正常生长[4]。传统的人工除草成本高、时间长,化学除草污染土壤、水源,且化学成分易被花椒树吸收产生农药残留。研究以除草布覆盖、机械除草与人工除草为研究对象,探明其在抑草效果、土壤养分、土壤水分、花椒园产量及对经济效益等方面的影响,采用控草方式单因素随机区组试验,旨在探究最适宜花椒园控草的技术措施,为生产实践提供理论依据。

      • 试验地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茂县,地处于四川省西北部、青藏高原东南边缘,地跨岷江和涪江上游高山河谷地带,东部为中山地带,地貌以高山峡谷为主,地势由西北向东南倾斜。试验地海拔在2 700~2 800 m之间,属高原性季风气候,日照充足,降水少,干湿季分明,冬季寒冷,夏季凉爽,昼夜温差和地区温差大,年均气温11.0 ℃,无霜期215.4 d,年均日照1 549.4 h,年降水量486.3 mm。土壤为棕壤土,结构疏松,土层深厚,肥力较高。供试品种为茂县花椒,椒树栽植的株行距为3.5 m×4 m,树龄为7年。

      • 试验时间:2019年3月至2020年4月,试验设3个处理,分别为除草布覆盖、机械除草和人工除草,以人工除草为对照处理,在同一椒园内选取自然条件一致、长势一致、无明显病虫害植株共27株,每3株为1个区组,随机区组,每个处理重复3次,3月下旬开始铺除草布、机械除草和人工除草。除草布为黑色聚乙烯材料,厚0.15 mm,宽1 m,遮光率89.6%,于距离树干30 cm处铺设,;机械除草使用割草机割除杂草地上部分;人工除草处理采用传统方式手工将杂草连根拔除。2019年3月下旬(施肥后)开始铺设除草布、机械除草、人工除草。

      • 椒园植物生长密度大,需要加强管理,综合运用整形修剪和适时科学施肥[5-6](土壤追肥、叶面喷肥)等丰产技术,2019年3月中旬在花芽萌发前对试验区进行了修剪和施肥管理,单株施肥硫酸钾型复合肥(15∶15∶15)350 g,5月下旬叶面喷施磷酸二氢钾1次。

      • 坚持预防为主、综合防治的方针,加强树体和土壤管理,破坏病虫的生存环境;大力保护天敌,积极利用生物防治技术[7-8]。在病虫害发生时,合理使用农药,并尽量使用换代的新型农药;花椒成熟前30 d禁止使用农药。重点防治流胶病、炭疽病、锈病、叶斑病、根腐病、蚜虫、介壳虫、红蜘蛛、天牛等病虫害。

      • 每处理选取3个观测点,每点0.25 m2,分别于覆盖除草布或除草后15、30 d调查主要种类及其杂草株数。株防效计算公式如下:株防效=(空白对照区活草数−处理区残留活草数)/空白对照区活草数×100%。

      • 2020年3月中旬采样,每个小区采用3点取样,然后混合成1个土样,风干研磨后室内检测。铵态氮、速效磷、速效钾和有机质采用土壤养分速测仪(TPY-16A)检测。

      • 连续晴天7天后,采用烘干法测定试验地土层下30 cm处土壤含水量,每个小区随机采集3个点。

      • 测定27株参试单株产量,估算每公顷鲜椒产量。

      • 试验数据用 Microsoft Excel 2010处理。

      • 试验椒园杂草以牛筋草、野豌豆、苦苣菜、藜菜、鹅肠菜为主,调查不同控草方式对这几种杂草的防效(见表1)。由表1看出,盖布或除草15 d和30 d,除草布覆盖处理对牛筋草、野豌豆、藜菜、苦苣菜和鹅肠菜的防效达100%,且优于机械除草的和人工除草处理的。除草布处理下只有零星的多年生杂草发芽,由于不能直接受到光照,且除草布本身质地较为紧密,又缺营养而不能穿透,最后逐步死去。机械除草对所有杂草的防效均在31%以下,防效不太理想,这可能是机械除草只割除了杂草地上部分的茎叶,地下部分的根茎仍存活在地里,杂草根系发达,将继续发芽生长。人工除草将杂草地上部分茎叶和地下部分的根茎全部清除,故其对杂草的防效高于机械除草的,由于可以接受阳光的照射,散落在地里的杂草种子一段时间后会继续发芽,故其对杂草的防效低于除草布覆盖的。

        表 1  不同控草方式对杂草植株防治效果

        Table 1.  Effects of different grass control methods on weed plants

        处理名称调查时间牛筋草野豌豆苦苣菜藜菜鹅肠菜
        株数/株防效/%株数/株防效/%株数/株防效/%株数/株防效/%株数/株防效/%
        除草布覆盖盖布15 d0.0100.00.0100.00.0100.00.0100.00.0100.0
        盖布30 d0.0100.00.0100.00.0100.00.0100.00.0100.0
        机械除草除草15 d5.7−23.99.511.20.9−28.60.820.05.46.9
        除草30 d6.2−19.211.413.61.4−27.30.930.86.58.5
        人工除草除草15 d4.610.70.71.05.8
        除草30 d5.213.21.11.37.1
      • 土壤养分能为植物生长提供必需的营养元素,其含量的多少直接关系到植物的长势。在同等施肥量条件下,不同控草方式下,有机质、铵态氮、速效磷、速效钾含量在控草前后有所差别(见表2)。控草处理前,3种处理之间4项指标不存在差异,含量高低趋于一致。控草处理后,尤其是覆盖除草布1年后,4个指标与机械除草、人工除草间均存在差异,其中,除草布覆盖处理的有机质、铵态氮、速效磷、速效钾4个指标值都比控草前的有所增加,特别是有机质,比控草前的增加6.05 g·kg–1;机械除草、人工除草的有机质含量均都比控草前的下降,其中人工除草的比控草前的下降5.80 g·kg–1。可见,花椒园采用覆盖除草布方式控草还可以适当增加土壤养分,其中有机质含量增加明显。

      • 2020年4月26日至5月2日为连续晴天,不同控草方式下椒园土壤含水量不同,各个处理间存在差异(见图1)。除草布覆盖与人工除草、机械除草间均存在差异,除草布覆盖的土壤含水量分别比机械除草的和人工除草的高3.68%和4.65%;但是人工除草与机械除草之间差异不大。除草布覆盖可减少土壤水分的蒸发。机械除草和人工除草下有杂草,白天为椒园土壤表层蒸发起到一定的阻拦作用,夜晚可以吸收空气中的水分,形成露珠,滋润土壤。连续晴天后,除草布处理下0~5 cm处土壤表层较机械除草的干燥,不同土层的土壤温度不同,不同土层含水量亦不同,除草布覆盖下不同土层温度变化及其对椒树生长的影响也是后期重点研究关注的方向。

        表 2  不同控草方式对花椒园土壤养分含量的影响

        Table 2.  Effects of different grass control methods on soil nutrient content in Prickly ash orchard

        调查时间处理名称有机质/(g·kg–1)铵态氮/(mg·kg–1速效磷/(mg·kg–1速效钾/(mg·kg–1
        控草前除草布覆盖45.4915.9460.9237.80
        机械除草46.2713.6862.1437.18
        人工除草45.6813.8961.3738.41
        控草后除草布覆盖51.5423.1672.5853.54
        机械除草45.1618.2360.2842.51
        人工除草39.4817.2660.0237.08

        图  1  不同控草方式花椒园土壤含水量比较

        Figure 1.  Comparison of soil water content in Prickly ash orchard with different grass control methods

      • 统计不同控草方式每公顷花椒园的年投入成本、鲜椒产量和效益如表3,投入成本为:人工除草>机械除草>除草布覆盖,结果显示:除草布覆盖处理的和机械除草处理的投入成本只有人工除草的56.25%和64.25%。鲜椒产量为:除草布覆盖>机械除草>人工除草,除草布覆盖处理的和机械除草处理的鲜椒产量分别比人工除草的增产1 035.7 kg和392.8 kg,增产率为19.08%和7.24%。每公顷效益为:除草布覆盖>机械除草>人工除草,除草布覆盖处理的和机械除草处理的每公顷效益分别比人工除草的增收23 340元和10 002元,分别比人工除草的增收22.75%和9.75%,除草布覆盖的增收效益显著。

        表 3  不同控草方式每公顷花椒园的经济效益

        Table 3.  Economic benefit of Prickly ash orchard per hectare with different grass control methods

        处理名称材料费/(元·hm–2)工时费/(元·hm–2)总投入/(元·hm–2)鲜椒产量/(kg·hm–2效益/(元·hm–2)
        除草布覆盖2 625 7503 3756 464.3125911
        机械除草2 3551 5003 8555 821.4112573
        人工除草 06 0006 0005 428.6102571
          注:每个工按当地价格100元·d–1,鲜椒价格以20元·kg–1来计算。
      • 本试验结果表明:在抑草效果上,除草布覆盖处理的控草效果整体最佳,与陈清华[9]、韩昭侠[10]等研究结果相同,与范建芝[11]、樊彦兵[12]、岳德成[13]等采用除草地膜覆盖防除杂草结果相同。对土壤养分的影响上,除草布覆盖处理效果最佳,可以有效增加土壤养分,尤其是有机质指标,这与陈清华的研究结果不同,这可能是因为供试土的土质不同,如土壤微生物菌落不同、pH值和土壤理化特性不同等,覆盖除草布对土壤微生物菌落、土壤理化特性、土壤温度及花椒树势的影响将是以后研究的重点。对土壤水分的影响上,与吴佳[14]等研究结果一致。从控草成本和产出效益分析,除草布覆盖处理总投入最低,产出效益最高,其次是机械除草。综上,从绿色安全又经济的角度而言,除草布覆盖是花椒园最适应的控草方式。

    参考文献 (14)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