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WE ARE COMMITTED TO REPORTING THE LATEST FORESTRY ACADEMIC ACHIEVEMENTS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四川省若尔盖保护区景观生态格局动态分析

冯佳 董鑫 赵姗姗

冯佳, 董鑫, 赵姗姗. 四川省若尔盖保护区景观生态格局动态分析[J]. 四川林业科技, 2021, 42(1): 52−59 doi: 10.12172/202007060002
引用本文: 冯佳, 董鑫, 赵姗姗. 四川省若尔盖保护区景观生态格局动态分析[J]. 四川林业科技, 2021, 42(1): 52−59 doi: 10.12172/202007060002
Feng J, Dong X, Zhao S S. Dynamic analysis of landscape ecological pattern in Zoige Nature Reserve, Sichuan Province[J]. Journal of Sichuan Fore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21, 42(1): 52−59 doi: 10.12172/202007060002
Citation: Feng J, Dong X, Zhao S S. Dynamic analysis of landscape ecological pattern in Zoige Nature Reserve, Sichuan Province[J]. Journal of Sichuan Fore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21, 42(1): 52−59 doi: 10.12172/202007060002

四川省若尔盖保护区景观生态格局动态分析


doi: 10.12172/202007060002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冯佳(1998—),女,在读硕士研究生,feng_jia1998@163.com

    通讯作者: gardenwdx@126.com
  • 基金项目:  西华师范大学青年教师科研资助项目(19D041)

Dynamic Analysis of Landscape Ecological Pattern in Zoige Nature Reserve, Sichuan Province

More Information
    Corresponding author: gardenwdx@126.com
  • 摘要: 四川省若尔盖保护区不仅是重要的水源涵养地且生物多样性丰富,对该地区进行景观生态格局动态分析有利于若尔盖高原湿地资源的科学保护和利用。选用2004、2009年Landsat5 TM影像和2014、2016年Landsat8 OLI遥感数据,在ENVI5.5软件平台中对其进行不同时相影像的配准、融合、裁剪等预处理后,采用监督分类方法,将研究区景观分为湖泊、沼泽、高覆盖度草甸、低覆盖草甸、沼泽化草甸和沙化地/裸地6种类型,并通过分类后比较法得到景观类型转移矩阵。最后,利用Fragstats4.2软件选取了8个主要景观指标,对若尔盖保护区的景观格局进行了斑块类型和景观水平的对比分析。结果表明:(1)2004—2016年间,沼泽、沼泽化草甸等景观向低、高覆盖度草甸转变的趋势尤为明显;(2)2004—2016年间,沼泽面积逐步减少;2009年后,沼泽面积趋于稳定,减少速率变小;(3)总体上,若尔盖保护区的基本景观生态格局变化不大,草甸是研究区优势度最高的景观类型。
  • 图  1  2004—2016年若尔盖保护区景观类型分类图

    Fig.  1  Classification map of landscape types in Zoige Nature Reserve from 2004 to 2016

    图  2  2004-2016年若尔盖保护区LSI、AI变化情况

    Fig.  2  LSI and AI changes in Zoige Nature Reserve from2004 to 2016

    图  3  2004-2016年若尔盖保护区SHDI、SHEI变化情况

    Fig.  3  LSI and AI changes in Zoige Nature Reservefrom 2004 to 2016

    图  4  2009-2016年若尔盖保护区沼泽景观动态变化图

    Fig.  4  Dynamic change map of swamp landscape in Zoige Nature Reserve from 2009 to 2016

    表  1  主要数据

    Tab.  1  General information of the main data

    日期传感器影像类型分辨率
    2004.9.16Landsat5TM30 m
    2009.7.28Landsat5TM30 m
    2014.7.26Landsat8OLI30 m
    2016.7.15Landsat8OLI30 m
    下载: 导出CSV

    表  2  数据处理操作

    Tab.  2  Operation steps and template selection requiredfor data processing

    数据预处理操作ENVI5.5模块选择
    图像配准Image registration Workflow
    图像拼接Seamless Mosaic
    研究区图像裁剪Subset Data from ROIs
    图像融合Gram-Schmidt
    下载: 导出CSV

    表  3  若尔盖保护区目视解译标志

    Tab.  3  Visual Interpretation Signs of Zoige Nature Reserve

    景观类型亮度色调结构
    沼泽较暗暗绿色目视粗糙,界限较明显
    湖泊较亮蓝色表面光滑,界限明显
    高覆盖度草甸偏暗暗红色目视粗糙,界限较明显
    低覆盖度草甸偏亮浅红色目视光滑,界限较明显
    沼泽化草甸偏亮绿色表面细腻,界限较明显
    沙化地/裸地偏亮亮蓝色色调均匀,界限清晰
    下载: 导出CSV

    表  4  各景观指数生态意义

    Tab.  4  Ecological significances of each landscape index

    景观格局指数缩写>单位生态含义
    斑块类型总面积CAhm2某一类型景观内斑块的总面积
    斑块数量NP某一斑块类型或景观区域中的斑块总数,其值与景观的破碎度呈正相关的关系,一般NP值小的景观破碎度低,反之则高
    斑块类型所占景观面积百分比PLAND%某一景观类型的面积与整个景观总面积的比值
    平均斑块面积AREA_MNhm2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景观类型的破碎程度
    最大斑块面积指数LPI%斑块类型中最大面积斑块占整体景观面积的比例,直接体现了景观的优势类型
    景观聚集度指数AI%景观区域内的斑块离散程度,AI值小时,表示景观中不同类型的斑块离散程度大
    香农多样性指数SHDI反映景观结构的复杂程度和景观异质程度,对于由一定景观类型组成的景观而言,SHDI大小取决于各景观类型间面积分配的均匀程度
    香农均匀度指数SHEI反映研究区域中各斑块类型在面积上分布的均匀情况,当SHEI趋于1时,整体没有明显的优势景观类型
    下载: 导出CSV

    表  5  2004—2016年若尔盖保护区景观类型面积指数变化转移矩阵

    Tab.  5  Transition Matrix of Landscape Type Area Index Change in Zoige Nature Reserve from 2004 to 2016 单位:hm2

    年限沼泽沼泽化草甸低覆盖度草甸高覆盖度草甸湖泊沙化地/裸地
    2004—2009 沼泽 640.14 194.65 9.07 949.73 6.43 18.56
    沼泽化草甸 443.85 1569.89 22.07 581.27 22.55 345.72
    低覆盖度草甸 1.78 98.27 2496.09 2003.93 0 1108.31
    高覆盖度草甸 11.86 290.14 21.04 1879.75 0 50.19
    湖泊 0.33 0 0 0 59.36 0
    沙化地/裸地 2.78 434.39 632.66 1136.03 0 1940.05
    2009—2014 沼泽 429.57 296.48 11.11 6.98 7.64 5.42
    沼泽化草甸 811.46 2452.30 500.05 474.13 0 1960.22
    低覆盖度草甸 66.46 24.29 4584.56 265.31 0 1383.69
    高覆盖度草甸 509.55 207.09 609.74 1506.06 0 630.20
    湖泊 0.58 0.32 0 0 52.06 0
    沙化地/裸地 1.06 4.18 3.89 0.36 0 163.96
    2014—2016 沼泽 139.53 37.57 0.19 6.01 0 0
    沼泽化草甸 566.80 3668.65 174.50 500.88 0 12.71
    低覆盖度草甸 5.89 1444.56 5224.74 144.73 0 19.56
    高覆盖度草甸 3.04 825.44 849.13 2801.73 0 1.22
    湖泊 37.28 0.33 0 0 52.96 0
    沙化地/裸地 4.84 220.19 78.48 9.56 0 139.84
    2004—2016 沼泽 138.09 24.30 0.009 19.49 0.12 1.29
    沼泽化草甸 936.82 1766.13 79.19 1464.83 3.23 673.78
    低覆盖度草甸 1.83 134.15 2906.04 1539.14 0 2255.54
    高覆盖度草甸 17.78 646.52 123.77 3492.93 0 199.77
    湖泊 5.50 0.18 0 0 84.69 0.20
    沙化地/裸地 0.73 16.27 71.64 35.07 0.30 329.56
    下载: 导出CSV

    表  6  若尔盖保护区斑块类型水平景观指数

    Tab.  6  Horizontal landscape index of patch types in Zoige Nature Reserve

    斑块类型年限/年CA/km2PLAND/%NP/个AREA_MN/km2
    沼泽200411007.546.4820653.43
    200918187.9210.7165527.77
    20147575.304.4632523.31
    20161832.941.0813513.58
    沼泽化草甸200425886.1615.2471836.05
    200929868.9317.5969942.73
    201462000.2836.52196631.54
    201649251.3329.01131237.54
    低覆盖度草甸200431852.6218.7677241.26
    200957140.1933.6484667.54
    201463302.5837.29105959.78
    201668421.5140.3071595.69
    高覆盖度草甸200465538.3638.5997966.94
    200922530.7813.27111420.23
    201434632.9920.40131826.28
    201644812.1726.40111140.34
    湖泊2004883.350.52998.15
    2009596.970.354149.24
    2014529.560.312264.78
    2016905.670.531182.33
    沙化地/裸地200434655.4020.41122228.36
    200941509.3524.44170724.31
    20141735.921.023105.60
    20164544.192.687755.86
    下载: 导出CSV
  • [1] 黄冬,王渡生. 拯救若尔盖[J]. 中国经济周刊,2007(17):34−35.
    [2] 马骅,王义飞,宁宇,等. 若尔盖县高原湿地景观格局动态分析研究[J]. 林业资源管理,2019(1):109−115.
    [3] 唐明坤,李明富,赵杰,等. 四川若尔盖县不同退化程度高寒草地群落比较研究[J]. 广西植物,2011,31(6):775−781+848. doi: 10.3969/j.issn.1000-3142.2011.06.013
    [4] 朱亚楠,蒲春玲. 乌鲁木齐市土地利用景观格局变化及生态安全分析[J]. 生态科学,2020,39(2):133−144.
    [5] 王斌飞,敖雪,翟晴飞,等. 利用Landsat 5 TM数据对南京土地覆盖分类的研究[J]. 安徽农业科学,2015,43(35):353−356+363. doi: 10.3969/j.issn.0517-6611.2015.35.127
    [6] 戎良. 杭州西溪湿地景观格局研究分析[D]. 浙江大学, 2007.
    [7] 崔耀辉. 开封市区公园休闲服务功能空间评价研究[D]. 河南大学, 2018.
    [8] 任治敏,易慧,阮明浩. 深圳市岸线资源遥感调查[J]. 城市勘测,2018(1):45−51. doi: 10.3969/j.issn.1672-8262.2018.01.011
    [9] 张丽琼,陈澍,吴英,等. 姑婆山国家森林公园景观格局变化分析[J]. 中国农学通报,2011,27(31):36−40.
    [10] 何鹏,张会儒. 常用景观指数的因子分析和筛选方法研究[J]. 林业科学研究,2009,22(4):470−474. doi: 10.3321/j.issn:1001-1498.2009.04.002
    [11] 雷金睿,陈宗铸,陈毅青,等. 1990—2018年海南岛湿地景观生态安全格局演变[J]. 生态环境学报,2020,29(02):293−302.
    [12] 朱春晓. 基于3S技术的区域景观格局变化及驱动力研究[D]. 华中师范大学, 2012.
    [13] Yuqiu Jia, Lina Tang, Min Xu, et al. Landscape pattern indices for evaluating urban spatial morphology – A case study of Chinese cities[J]. Ecological Indicators, 2019: 99.
    [14] 徐梦林,李冠衡,鞠鲤懋. 基于ENVI技术下的蒙山风景区景观格局动态评估与分析[J].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2019,41(10):107−120.
    [15] 张明明,张黎俊,粟海军,等. 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观格局变化与景观发展强度研究[J]. 生态与农村环境学报,2019,35(3):300−306.
    [16] T. Khmyleva, E. Sukhacheva. Linear homeomorphic classification of spaces of continuous functions defined on S A[J]. Topology and its Applications, 2020: 275.
    [17] 童威. 基于ENVI的遥感影像监督分类方法的研究[J]. 科技创新与应用,2019(23):6−9.
    [18] 张荞,王萍,陈慧,等. 长江上游地区土地利用格局时空演变——以四川省宜宾市为例[J]. 水土保持通报,2018,38(2):210−216+2.
    [19] 方金萌. 基于GIS和Fragstats的兰考县绿地景观格局分析与优化研究[D]. 郑州大学, 2018.
    [20] 胡艳,杨瑞. 宽阔水自然保护区景观格局特征分析[J]. 生态科学,2018,37(3):184−188.
    [21] 李吟,周新邵. 基于RS与GIS的区域景观格局动态演变研究[J]. 湖南城市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7,26(3):35−38.
    [22] 何锐,石一日约,赵昊天,等. 基于GIS和Fragstats的青神县城区绿地景观格局研究[J]. 四川林业科技,2020,41(3):90−94.
    [23] 罗艳,杨树华,徐淑升,等. 龙川江流域土地利用格局变化与趋势预测研究[J]. 云南地理环境研究,2007(6):29−33. doi: 10.3969/j.issn.1001-7852.2007.06.006
    [24] 李瑜,胡翔,董鑫. 白河自然保护区生态景观格局变化初步分析[J]. 四川林业科技,2020,41(1):11−18.
    [25] 徐珊,戴慧,刘莉,等. 基于RS与GIS的阳西县景观格局动态变化研究[J]. 科技经济导刊,2017(21):126−128.
    [26] 王蓉. 渝北区土地利用景观格局动态演变研究[D]. 西南大学, 2018.
    [27] 闭璐,付波霖,周静,等. 2005—2015年漓江流域景观格局动态变化定量研究[J]. 国土与自然资源研究,2019(2):28−34. doi: 10.3969/j.issn.1003-7853.2019.02.009
    [28] 王雪乔. 基于景观指数法的哈尔滨市景观格局分析[D]. 东北林业大学, 2019.
    [29] 邓茂林. 若尔盖高原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观格局变化及驱动力[D]. 西南林业大学, 2010.
    [30] 游宇驰,李志威,黄草,等. 1990—2016年若尔盖高原荒漠化时空变化分析[J]. 生态环境学报,2017,26(10):1671−1680.
    [31] 武高洁,林海晏,宁宇,等. 近12年若尔盖自然保护区各功能区景观格局动态分析[J]. 西部林业科学,2017,46(5):6−12.
  • [1] 刘宗君, 胡明锋, 谢勇, 周志平, 张家栋.  南岭保护区主要树种的空间分布格局 . 四川林业科技, 2023, 44(1): 98-103. doi: 10.12172/202203120001
    [2] 何柳燕, 李春容, 谭小昱, 罗言云.  大熊猫国家公园邛崃山-大相岭片区景观格局动态变化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23, 44(2): 21-30. doi: 10.12172/202206150001
    [3] 聂佩潇, 张彩彩, 龙晓斌, 李延鹏, 肖文.  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植物物种多样性海拔分布格局 . 四川林业科技, 2022, 43(2): 95-100. doi: 10.12172/202107160001
    [4] 李羽洁, 刘怡, 陈俊华, 刘一丁, 谢川, 谢天资, 何政伟, 慕长龙.  基于Fragstats的南充市主城区城市绿地景观格局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22, 43(2): 108-117. doi: 10.12172/202109180001
    [5] 张峻, 班英, 卓玛姐, 言迫, 索郎夺尔基, 杨志松.  四川若尔盖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鸟类多样性及区系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22, 43(5): 11-17. doi: 10.12172/202204240001
    [6] 黄琴, 何江林, 郭海铭, 余水, 孟常来, 王鑫.  成都市城市景观格局时空演变特征及生态效应驱动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22, 43(4): 31-37. doi: 10.12172/202204110003
    [7] 刘朔, 杨建勇, 蔡凡隆.  基于GIS的若尔盖县2009—2014年沙化土地动态变化定量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21, 42(6): 38-45. doi: 10.12172/202103220001
    [8] 唐明坤, 许戈, 冯涌, 刘亮, 周大松, 陈治兴, 杨静, 王恋, 王新.  四川岷山山系大熊猫栖息地景观格局特征及保护策略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21, 42(4): 5-11. doi: 10.12172/202012060003
    [9] 罗艳, 杨一川, 沈松平, 罗晓波, 张洪吉.  城市化对成都市植被景观格局影响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21, 42(5): 29-39. doi: 10.12172/202101280001
    [10] 唐明坤, 何志强, 段应波, 刘币, 吕帅, 彭丽蓉, 王新, 王疆评, 周大松, 许戈.  公园城市建设初期景观格局变化及保护对策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5): 1-6. doi: 10.12172/202004270005
    [11] 李瑜, 胡翔, 董鑫.  白河自然保护区生态景观格局变化初步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1): 11-18. doi: 10.12172/201909190001
    [12] 何锐, 石一日约, 赵昊天, 骆宗诗, 郑勇, 谢天资, 蒋雨轩, 陈俊华.  基于GIS和Fragstats的青神县城区绿地景观格局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3): 90-94. doi: 10.12172/202003260001
    [13] 毛维莉, 马永红, 甘小洪.  唐家河自然保护区连香树种群结构与数量动态 . 四川林业科技, 2019, 40(2): 69-74.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9.02.015
    [14] 周小平, 张明春, 黄山, 徐亚琳, 陈涛, 曾文, 刘桂英, 张和民.  卧龙自然保护区羚牛(Budorcas taxicolor)的分布格局 . 四川林业科技, 2019, 40(2): 75-79.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9.02.016
    [15] 李函洋.  成都温江区国际花园城市景观格局探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18, 39(5): 58-63.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8.05.014
    [16] 刘燕, 王延茹, 侯广维, 刘贤安, 陈翠, 肖喜元, 王海群.  八月林自然保护区珙桐天然种群动态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18, 39(1): 87-90.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8.01.018
    [17] 彭成.  旺苍县林地景观格局变化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18, 39(3): 66-69.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8.03.014
    [18] 李悦, 郭虎, 程武学.  基于景观生态学的荥经县土地利用类型动态及驱动力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17, 38(1): 32-36,50.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7.01.007
    [19] 黄茜, 蓝岚, 杨武年, 邓东周, 鄢武先.  若尔盖高寒湿地景观格局变化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14, 35(6): 60-63.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4.06.012
    [20] 李悦, 董川蓉, 周祖彦.  基于GIS的土地利用类型景观特征定量研究——以江油市为例 . 四川林业科技, 2013, 34(2): 54-56,73.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3.02.012
  • 加载中
  • 图(4) / 表(6)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487
    • HTML全文浏览量:  146
    • PDF下载量:  20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0-07-06
    • 网络出版日期:  2020-12-22
    • 刊出日期:  2021-02-04

    四川省若尔盖保护区景观生态格局动态分析

    doi: 10.12172/202007060002
      作者简介:

      冯佳(1998—),女,在读硕士研究生,feng_jia1998@163.com

      通讯作者: gardenwdx@126.com
    基金项目:  西华师范大学青年教师科研资助项目(19D041)

    摘要: 四川省若尔盖保护区不仅是重要的水源涵养地且生物多样性丰富,对该地区进行景观生态格局动态分析有利于若尔盖高原湿地资源的科学保护和利用。选用2004、2009年Landsat5 TM影像和2014、2016年Landsat8 OLI遥感数据,在ENVI5.5软件平台中对其进行不同时相影像的配准、融合、裁剪等预处理后,采用监督分类方法,将研究区景观分为湖泊、沼泽、高覆盖度草甸、低覆盖草甸、沼泽化草甸和沙化地/裸地6种类型,并通过分类后比较法得到景观类型转移矩阵。最后,利用Fragstats4.2软件选取了8个主要景观指标,对若尔盖保护区的景观格局进行了斑块类型和景观水平的对比分析。结果表明:(1)2004—2016年间,沼泽、沼泽化草甸等景观向低、高覆盖度草甸转变的趋势尤为明显;(2)2004—2016年间,沼泽面积逐步减少;2009年后,沼泽面积趋于稳定,减少速率变小;(3)总体上,若尔盖保护区的基本景观生态格局变化不大,草甸是研究区优势度最高的景观类型。

    English Abstract

    • 四川省若尔盖自然保护区(102 °29′—102 °59′ E,33 °25′—34 °80′ N)地处于四川省阿坝藏族自治州若尔盖县境内,湿地生态系统和黑颈鹤、梅花鹿等珍稀动物为该保护区的主要保护对象[1]。该保护区水资源和碳资源非常丰富,为黄河、长江提供充足的水分,是我国三大湿地之一。但因其所处生态环境脆弱,再加上自然环境的影响和人类活动的干扰,从而造成了一系列湿地生产力衰退、湿地资源丧失的现象[2]

      从生态保护方面,若尔盖保护区是典型的高寒湿地,物种繁多,资源丰富,同时分布有国家湿地、黑颈鹤、梅花鹿保护区。并且因其充足的水源,该保护区对黄河的水源补给和维持生态平衡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3]。因此,以若尔盖保护区为研究对象,分别选用2004年、2009年Landsat TM影像,2014年、2016年Landsat OLI遥感影像为主要数据源,运用ENVI5.5软件对数据进行预处理[5]、景观特征提取,通过转移矩阵和景观指数的计算,分析若尔盖保护区若干年景观格局的动态变化,对促进该地区湿地资源科学保护和利用,规划和管理有参考意义[4]

      • 为了明显地反应若尔盖保护区的景观生态格局动态变化情况,选取间隔3~5年,尽可能比较清晰、含云量在5%以下的遥感数据;同时考虑到遥感影像的特征、研究范围和内容,最终从USGS官网和地理空间数据云选取了2004—2016年夏季(6—9月份)Landsat系列数据(见表1),选用ENVI 5.5模块进行数据预处理(见表2)。

        表 1  主要数据

        Table 1.  General information of the main data

        日期传感器影像类型分辨率
        2004.9.16Landsat5TM30 m
        2009.7.28Landsat5TM30 m
        2014.7.26Landsat8OLI30 m
        2016.7.15Landsat8OLI30 m

        表 2  数据处理操作

        Table 2.  Operation steps and template selection requiredfor data processing

        数据预处理操作ENVI5.5模块选择
        图像配准Image registration Workflow
        图像拼接Seamless Mosaic
        研究区图像裁剪Subset Data from ROIs
        图像融合Gram-Schmidt
      • 经过阅读大量相关文献和研究[6-11],并结合本研究的数据分辨率,将若尔盖保护区覆被类型分为沼泽、湖泊、高覆盖度草甸、低覆盖草甸、沼泽化草甸和沙化地/裸地。

        在ENVI5.5中,使用标准假彩色合成四个时相的遥感数据,目视解译分析能够获得图像植被成红色,其突出表现了植被的特征。参考相关研究和资料[12-14],对研究区域景观进行目视解译(见表3)。

        表 3  若尔盖保护区目视解译标志

        Table 3.  Visual Interpretation Signs of Zoige Nature Reserve

        景观类型亮度色调结构
        沼泽较暗暗绿色目视粗糙,界限较明显
        湖泊较亮蓝色表面光滑,界限明显
        高覆盖度草甸偏暗暗红色目视粗糙,界限较明显
        低覆盖度草甸偏亮浅红色目视光滑,界限较明显
        沼泽化草甸偏亮绿色表面细腻,界限较明显
        沙化地/裸地偏亮亮蓝色色调均匀,界限清晰
      • 选择监督分类法进行景观类型的分类,参考相关文献和目视解译建立感兴趣区域、选择样本。完成之后进行评价,样本分离度结果均大于1.9,说明质量好可使用[15-17]。利用Classification Workflow工具执行分类,生成景观类型分类文件(见图1)。

        图  1  2004—2016年若尔盖保护区景观类型分类图

        Figure 1.  Classification map of landscape types in Zoige Nature Reserve from 2004 to 2016

      • 将进行分类之后的四期数据,通过Change Detection Statistics工具进行比较得到转移矩阵,选取面积指数变化矩阵分析景观类型动态[18]

      • 本研究在Fragstats4.2景观分析软件中,主要从斑块类型和景观水平两个方面进行分析。根据他人研究结果和参考相关文献后[19-21],本研究选取①从斑块类型指数:斑块的数目(NP)、斑块类型总面积(CA)、各斑块类型所占保护区景观面积百分比(PLAND)和平均各斑块类型面积(AREA_MN)。②从景观水平指数:最大斑块面积指数(LPI)、景观聚集度指数(AI)、香农多样性指数(SHDI)和香农均匀度指数(SHEI)进行分析[22-25]。各景观指数的生态意义如表4所示。

        表 4  各景观指数生态意义

        Table 4.  Ecological significances of each landscape index

        景观格局指数缩写>单位生态含义
        斑块类型总面积CAhm2某一类型景观内斑块的总面积
        斑块数量NP某一斑块类型或景观区域中的斑块总数,其值与景观的破碎度呈正相关的关系,一般NP值小的景观破碎度低,反之则高
        斑块类型所占景观面积百分比PLAND%某一景观类型的面积与整个景观总面积的比值
        平均斑块面积AREA_MNhm2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景观类型的破碎程度
        最大斑块面积指数LPI%斑块类型中最大面积斑块占整体景观面积的比例,直接体现了景观的优势类型
        景观聚集度指数AI%景观区域内的斑块离散程度,AI值小时,表示景观中不同类型的斑块离散程度大
        香农多样性指数SHDI反映景观结构的复杂程度和景观异质程度,对于由一定景观类型组成的景观而言,SHDI大小取决于各景观类型间面积分配的均匀程度
        香农均匀度指数SHEI反映研究区域中各斑块类型在面积上分布的均匀情况,当SHEI趋于1时,整体没有明显的优势景观类型
      • 经过表5数据分析对比,大致可以得到三个结论:(1)2004—2016年间,沼泽、沼泽化草甸等景观向低、高覆盖度草甸转变的趋势尤为明显;(2)2004—2016年间,沼泽面积逐步减少;2009年后,沼泽面积趋于稳定,减少速率变小;(3)总体上,若尔盖保护区的基本景观生态格局变化不大,草甸是研究区优势度最高的景观类型。

        表 5  2004—2016年若尔盖保护区景观类型面积指数变化转移矩阵

        Table 5.  Transition Matrix of Landscape Type Area Index Change in Zoige Nature Reserve from 2004 to 2016 单位:hm2

        年限沼泽沼泽化草甸低覆盖度草甸高覆盖度草甸湖泊沙化地/裸地
        2004—2009 沼泽 640.14 194.65 9.07 949.73 6.43 18.56
        沼泽化草甸 443.85 1569.89 22.07 581.27 22.55 345.72
        低覆盖度草甸 1.78 98.27 2496.09 2003.93 0 1108.31
        高覆盖度草甸 11.86 290.14 21.04 1879.75 0 50.19
        湖泊 0.33 0 0 0 59.36 0
        沙化地/裸地 2.78 434.39 632.66 1136.03 0 1940.05
        2009—2014 沼泽 429.57 296.48 11.11 6.98 7.64 5.42
        沼泽化草甸 811.46 2452.30 500.05 474.13 0 1960.22
        低覆盖度草甸 66.46 24.29 4584.56 265.31 0 1383.69
        高覆盖度草甸 509.55 207.09 609.74 1506.06 0 630.20
        湖泊 0.58 0.32 0 0 52.06 0
        沙化地/裸地 1.06 4.18 3.89 0.36 0 163.96
        2014—2016 沼泽 139.53 37.57 0.19 6.01 0 0
        沼泽化草甸 566.80 3668.65 174.50 500.88 0 12.71
        低覆盖度草甸 5.89 1444.56 5224.74 144.73 0 19.56
        高覆盖度草甸 3.04 825.44 849.13 2801.73 0 1.22
        湖泊 37.28 0.33 0 0 52.96 0
        沙化地/裸地 4.84 220.19 78.48 9.56 0 139.84
        2004—2016 沼泽 138.09 24.30 0.009 19.49 0.12 1.29
        沼泽化草甸 936.82 1766.13 79.19 1464.83 3.23 673.78
        低覆盖度草甸 1.83 134.15 2906.04 1539.14 0 2255.54
        高覆盖度草甸 17.78 646.52 123.77 3492.93 0 199.77
        湖泊 5.50 0.18 0 0 84.69 0.20
        沙化地/裸地 0.73 16.27 71.64 35.07 0.30 329.56

        2004—2009年,五年中有40%的沼泽、25%的湖泊转变为沼泽化草甸;32%的沙化地/裸地转变成低覆盖度草甸。可以看出,沼泽化草甸和高、低覆盖度草甸为整个保护区的主体,沼泽、湖泊面积减少,但部分沙化地/裸地开始被利用。

        2009—2014年,五年中有47%的沙化地/裸地、44%的沼泽、21%的高覆盖度草甸转变为沼泽化草甸;28%的沼泽转变为高覆盖度草甸,33%的沙化地/裸地转变为低覆盖度草甸。可以看出,沼泽化草甸、低覆盖草甸构成了若尔盖保护区的主体。这五年中,沼泽有很大变化,并且大部分沙化地/裸地开始向草甸转化。

        2014—2016年,两年中有74%的沼泽转变为沼泽化草甸;沼泽化草甸分别有23%和13%转变为低覆盖度草甸和高覆盖度草甸;11%的沙化地/裸地转变为低覆盖度草甸。整体来说,两年变化不大。同时发现,沼泽化草甸、低覆盖度草甸仍是若尔盖保护区的主要景观,沼泽变化仍很大。

        2004—2016年间,研究区域景观格局有明显变化,其中,85%的沼泽转变为沼泽化草甸;25%的沼泽化草甸转变为高覆盖度草甸;22%的高覆盖草甸转变为沼泽化草甸;20%、65%沙化地/裸地分别转变为沼泽化草甸、低覆盖度草甸。总的来说,沼泽和沙化地/裸地的改变最为明显,沼泽化草甸,高、低覆盖度草甸为该区域主要景观。

      • 将经过前述处理的2004—2016年若尔盖保护区数据导入Fragstats4.2景观分析软件,选择指数进行处理,得到四个时期的若尔盖保护区的景观指数。根据输出结果,对若尔盖保护区的景观格局进行分析(见表6)。

        表 6  若尔盖保护区斑块类型水平景观指数

        Table 6.  Horizontal landscape index of patch types in Zoige Nature Reserve

        斑块类型年限/年CA/km2PLAND/%NP/个AREA_MN/km2
        沼泽200411007.546.4820653.43
        200918187.9210.7165527.77
        20147575.304.4632523.31
        20161832.941.0813513.58
        沼泽化草甸200425886.1615.2471836.05
        200929868.9317.5969942.73
        201462000.2836.52196631.54
        201649251.3329.01131237.54
        低覆盖度草甸200431852.6218.7677241.26
        200957140.1933.6484667.54
        201463302.5837.29105959.78
        201668421.5140.3071595.69
        高覆盖度草甸200465538.3638.5997966.94
        200922530.7813.27111420.23
        201434632.9920.40131826.28
        201644812.1726.40111140.34
        湖泊2004883.350.52998.15
        2009596.970.354149.24
        2014529.560.312264.78
        2016905.670.531182.33
        沙化地/裸地200434655.4020.41122228.36
        200941509.3524.44170724.31
        20141735.921.023105.60
        20164544.192.687755.86
      • 本研究通过在Fragstats4.2软件中进行斑块类型指数计算,分析该保护区的斑块类型及动态变化。并且,斑块类型指数也是进行景观水平指数分析的基础[26-28]

        2004年若尔盖保护区各景观类型面积大小排序为高覆盖度草甸>沙化地/裸地>低覆盖度草甸>沼泽化草甸>沼泽>湖泊;斑块数量排序为沙化地/裸地>高覆盖度草甸>低覆盖度草甸>沼泽化草甸>沼泽>湖泊,平均斑块面积排序为湖泊>高覆盖度草甸>沼泽>低覆盖度草甸>沼泽化草甸>沙化地/裸地。其中,高覆盖度草甸和沙化地/裸地为保护区的主体,分别占总面积的38.59%和20.41%,且这两部分的斑块数量较高,说明其破碎化程度较严重。

        2009年若尔盖保护区各景观类型面积大小排序为低覆盖度草甸>沙化地/裸地>沼泽化草甸>高覆盖度草甸>沼泽>湖泊;斑块数量排序为沙化地/裸地>高覆盖度草甸>低覆盖度草甸>沼泽化草甸>沼泽>湖泊;平均斑块面积排序为湖泊>低覆盖度草甸>沼泽化草甸>沼泽>沙化地/裸地>高覆盖度草甸。可以看出,2009年低覆盖度草甸为保护区面积的33.64%,占比最大并且平均斑块面积相对较大,说明低覆盖度草甸在若尔盖保护区内成片分布,连接性好。

        2014年若尔盖保护区各景观类型面积大小的排序为低覆盖度草甸>沼泽化草甸>高覆盖度草甸>沼泽>沙化地/裸地>湖泊;斑块数量排序为沼泽化草甸>高覆盖度草甸>低覆盖度草甸>沼泽>沙化地/裸地>湖泊;平均斑块面积排序为湖泊>低覆盖度草甸>沼泽化草甸>高覆盖度草甸>沼泽>沙化地/裸地。可以得出,低覆盖度草甸、沼泽化草甸和高覆盖度草甸构成了若尔盖保护区的主体,分别占了保护区面积的37.29%、36.52%、20.40%,且低覆盖度草甸、沼泽化草甸和高覆盖度草甸的斑块数量较多。

        2016年若尔盖保护区各景观类型面积大小的排序为低覆盖度草甸>沼泽化草甸>高覆盖度草甸>沙化地/裸地>沼泽>湖泊;斑块数量排序为沼泽化草甸>高覆盖度草甸>沙化地/裸地>低覆盖度草甸>沼泽>湖泊;平均斑块面积排序为低覆盖度草甸>湖泊>高覆盖度草甸>沼泽化草甸>沼泽>沙化地/裸地。可以看出,2016年低覆盖度草甸、沼泽化草甸和高覆盖度草甸为若尔盖保护区的主体,分别占了40.30%、29.01%和26.40%。沼泽化草甸、高覆盖度草甸、沙化地/裸地斑块数量较高,说明其景观破碎化严重。

        从PLAND看:2004年至2016年,沼泽化草甸的波动幅度最大,且低覆盖度草甸所占比例最重,湖泊和沼泽的变化比例相对较小。沼泽化草甸、低覆盖度草甸整体呈上升趋势,沙化地/裸地呈下降趋势。在2009年沼泽面积达到一个高峰值,但在之后开始下降。

        从NP看:2004年至2016年,沼泽化草甸、沙化地/裸地有较大幅度波动。其中沼泽化草甸整体呈上升趋势,高、低覆盖度草甸和沼泽斑块数量变化不大。2014年,高、低覆盖度和沼泽化草甸达到斑块数量的峰值,沙化地/裸地大幅度下降,沼泽小幅度下降。

        从AREA_MN看:2004年至2016年期间,湖泊和沙化地/裸地的波动幅度最大,特别是在2014年出现突变。低覆盖度草甸整体呈上升趋势,沼泽呈下降趋势,沼泽化草甸波动不大。

      • 图2看出,2004年—2009年若尔盖保护区的景观形状指数呈现上升趋势,聚集度指数逐渐下降,这说明2004—2009年间保护区景观的整体情况开始趋于复杂化,景观聚集程度开始趋于下降。而2014—2016年景观形状指数呈现下降趋势,聚集度指数呈现上升趋势。2009年—2016年七年间,若尔盖保护区的景观形状指数下降,说明景观优势度在逐渐减少;景观聚集度指数在逐年升高,说明离散程度在变小。

        图  2  2004-2016年若尔盖保护区LSI、AI变化情况

        Figure 2.  LSI and AI changes in Zoige Nature Reserve from2004 to 2016

        图3中,从SHDI来看:2004—2009年间若尔盖保护区SHDI略有上升,说明景观结构的复杂程度和异质性程度都在提高,并且各景观类型间的均匀程度也在上升。2009年—2016年,若尔盖保护区SHDI逐渐下降,说明景观复杂度和异质性开始下降,各类型斑块面积逐渐呈现不均匀化。

        图  3  2004-2016年若尔盖保护区SHDI、SHEI变化情况

        Figure 3.  LSI and AI changes in Zoige Nature Reservefrom 2004 to 2016

        从SHEI来看:2004—2009年间若尔盖保护区SHEI也有一定幅度的提高,说明了各斑块面积均匀程度在上升,优势景观类型并不明显。2009年—2016年,若尔盖保护区SHEI也呈现出下降的趋势,表明其斑块在面积上分布不均,且说明这七年间有优势明显的景观类型。

      • 斑块类型方面,2004—2016年12年间,低覆盖度草甸的数量始终在若尔盖保护区占大多数,其次是沼泽化草甸和高覆盖度草甸。可以看出草甸是研究区优势度最高的景观类型。整体景观方面,根据上述景观指数结果说明,景观类型的斑块数目有所变化,景观破碎程度短期内呈上升趋势;景观优势度逐渐降低、均匀度指数呈下降趋势,说明在景观尺度下湿地仍在退化[29]

        动态变化方面,从图4可以看出2009—2016年间,沼泽转化为草甸的趋势尤为明显,且主要集中于若尔盖保护区的东北和西南方位,说明未来应重点加强这些区域的湿地保护和恢复工作,且进一步强化局部区域治理措施。

        图  4  2009-2016年若尔盖保护区沼泽景观动态变化图

        Figure 4.  Dynamic change map of swamp landscape in Zoige Nature Reserve from 2009 to 2016

        驱动因子方面,查阅相关资料可得,近几十年若尔盖气候变化呈暖干化趋势,其中降水量以17.19 mm∙10 a−1的变化速率下降,而气温变化以0.52 ℃∙10 a−1的速率呈上升趋势[30]。现今全球气温升高对湿地水文条件影响很大,这也是导致湿地干化的主要自然因素之一,除此之外,过度放牧、大规模挖渠排水等人为干扰在湿地退化中贡献率较大[29-30]

        总的来说,基于若尔盖保护区的相关研究表明:湿地景观趋于破碎,沼泽整体数量明显减少,景观集中连片分布,聚集度增加。这说明若尔盖保护区的管理仍应该加强,也为之后更好的发挥若尔盖保护区的生态服务功能提供理论依据[31]。由于湿地信息的复杂性和退化的过程性,本研究仍有不足之处如:本文选用Landsat数据的精度不高,且受客观原因限制,并未有机会进行实地采样核验精度,仅利用谷歌地球进行了比对。在后续研究中,应对若尔盖保护区的湿地现状进行全方位、多角度的综合评价。

    参考文献 (31)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