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WE ARE COMMITTED TO REPORTING THE LATEST FORESTRY ACADEMIC ACHIEVEMENTS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不同竹林下套种食用菌的产量与经济效益评估

王晓娟 陈洪 王光剑 马光良 李呈翔 杨东生 王准 宋华

王晓娟, 陈洪, 王光剑, 等. 不同竹林下套种食用菌的产量与经济效益评估[J].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5): 50−53 doi: 10.12172/202004270004
引用本文: 王晓娟, 陈洪, 王光剑, 等. 不同竹林下套种食用菌的产量与经济效益评估[J].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5): 50−53 doi: 10.12172/202004270004
Wang X J, Chen H, Wang G J, et al. Yield and economic benefit evaluation of interplanting edible fungi under different bamboo forests[J]. Journal of Sichuan Fore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20, 41(5): 50−53 doi: 10.12172/202004270004
Citation: Wang X J, Chen H, Wang G J, et al. Yield and economic benefit evaluation of interplanting edible fungi under different bamboo forests[J]. Journal of Sichuan Fore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20, 41(5): 50−53 doi: 10.12172/202004270004

不同竹林下套种食用菌的产量与经济效益评估


doi: 10.12172/202004270004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王晓娟(1990—),女,工程师,硕士,wangxiao199012@163.com

    通讯作者: 2213564939@qq.com
  • 基金项目:  泸州市重点研发科技计划项目《竹-食用菌复合模式构建与综合效益研究》

Yield and Economic Benefit Evaluation of Interplanting Edible Fungi under Different Bamboo Forests

More Information
    Corresponding author: 2213564939@qq.com
  • 摘要: 竹下套种食用菌是在江浙一带的毛竹林下开展的竹林高效经营模式,为探明川南竹产业发展集群区竹下套种食用菌的可行性及其效益,在叙永县邬高林下种植产业园内调查研究了不同竹林类型(散生、丛生和混生竹)和不同林分郁闭度对大球盖菇和竹荪产量的影响,并以毛竹林为例分析了竹-菌套种模式的经济效益。结果表明:不同类型竹林下大球盖菇和竹荪的产量无显著差异,但竹林郁闭度对其产量有显著影响,其中大球盖菇在郁闭度0.7~0.75产量最高,竹荪在郁闭度0.8~0.85产量最高;毛竹林下套种大球盖菇和竹荪的纯收益高达105779元·hm−2和16395元·hm−2,分别是单种毛竹的19.6倍和30.4倍,效益十分显著。竹-菌套种模式是一种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可行性强的循环经济模式。
  • 表  1  三种竹林下大球盖菇和竹荪的产量统计

    Tab.  1  Yield statistics of Stropharia rugosannulata and Dictyophora indusiata under three bamboo forests

    竹林类型单位占地面积产量/(kg·hm−2)实际种植面积产量/(kg·hm−2)
    大球盖菇竹荪大球盖菇竹荪
    毛竹(散生,大径竹)21018±2218a10670±1492a71228±5613a52257±5791a
    梁山慈竹(丛生,中径竹)12531±1026b10614±1105a64638±5030a42098±3790a
    苦竹(混生,小径竹)11313±987b9179±812a65077±4924a49512±5608a
      注:单位面积产量指1 hm2竹林地种植的大球盖菇和竹荪的产量;2.实际种植面积产量指大球盖菇和竹荪1 hm2种植行面积的产量;3.表中同一列不同小写字母表示在0.05水平上差异的显著性,下同。
    下载: 导出CSV

    表  2  不同林分郁闭度下大球盖菇和竹荪的产量

    Tab.  2  Yield of Stropharia rugosannulata and Dictyophora indusiata under different canopy densities

    郁闭度大球盖菇/(kg·hm−2竹荪/(kg·hm−2)
    ≥0.946905±1935a41646±1950a
    0.8~0.8554255±3792b64949±4725b
    0.7~0.7581784±3260c37273±2220a
    下载: 导出CSV

    表  3  每公顷毛竹林单作与套作食用菌的经济效益分析

    Tab.  3  Economic benefit analysis of phyllostachys heterocycla monoculture or interplanting edible fungi

    模式成本产出纯收益/元
    人工/元/物料/元菌种/元/合计/元竹材竹笋总产值/元
    出材/kg产值/元产笋/kg产值/元产量/kg产值/元
    毛竹75001500/900022800980415304590//143945394
    毛+球39000330006000013200040950176093330999021018210180237779105779
    毛+荪51000330007500015900035850154162925877510670298760322951163951
    下载: 导出CSV
  • [1] 张彤,刘笑冰. 国内林下经济发展现状问题及对策[J]. 中国林业经济,2018,153(6):32−34.
    [2] 林葳,朱芷贤,陈其兵. 竹林复合经营研究现状与发展建议[J]. 世界竹藤通讯,2018,16(1):21−25.
    [3] 闫静,周祖法,宋吉玲. 竹林套种大球盖菇优质高效栽培技术[J]. 中国食用菌,2017,36(3):76−77.
    [4] 张连刚,支玲,王见. 林下经济研究进展及趋势分析[J]. 林业经济问题,2013,33(6):562−567. doi: 10.3969/j.issn.1005-9709.2013.06.012
    [5] 孙鹏, 刘屈原, 李艳, 等. 四川竹业转型升级基础与潜力[J], 四川林业科技, 2017, 38(5): 13–17.
    [6] 邹全程, 闫平. 四川泸州竹产业发展潜力及其对策[J], 竹子学报, 2017, 36(1): 89–94.
    [7] 梁灝. 四川竹产业发展的问题与对策[J], 农村经济, 2012(11): 42-44.
    [8] 陈鹏. 林下经济产业现状及发展重点分析[J]. 中国林业经济,2017(2):77−78.
    [9] 牛潇宇,宋瑞生,刘志强,等. 竹林食用菌的经营模式研究[J]. 浙江林业科技,2016,36(3):61−64. doi: 10.3969/j.issn.1001-3776.2016.03.013
    [10] 臧良震,张彩虹,郝佼辰. 中国林下经济发展的空间分布特征研究[J]. 林业经济问题,2014,34(5):442−446. doi: 10.3969/j.issn.1005-9709.2014.05.011
    [11] 宋瑞生,桂仁意,刘志强,等. 毛竹食用菌复合经营模式研究[J]. 世界竹藤通讯,2014,12(2):1−4. doi: 10.3969/j.issn.1672-0431.2014.02.001
    [12] 牛潇宇. 毛竹林食用菌的生态复合经营模式研究[D]. 浙江农林大学, 2016.
    [13] 吴应齐,吴大瑜,王明月,等. 毛竹覆盖-套种竹荪轮作模式经济效益和生态修复评价[J]. 南方林业科学,2016,44(3):40−43.
    [14] 林葳,朱芷贤,陈其兵. 竹林复合经营研究现状与发展建议[J]. 世界竹藤通讯,2018,16(1):1−25.
    [15] 曹碧凤. 竹林套种竹荪生态栽培技术研究与效益评价[J]. 世界竹藤通讯,2017,15(3):37−41.
    [16] 高勇军. 寿竹林下套种竹荪生态栽培技术研究与效益评价[J]. 农家参谋,2018(21):84.
    [17] 郑子乔,罗星. 温度和湿度控制对食用菌生态高产栽培效果的影响分析[J]. 中国食用菌,2019,38(8):21−24.
    [18] 刘洋. 基于云计算的食用菌栽培环境参数自动监测系统[J]. 中国食用菌,2020,39(2):32−34.
    [19] 陈为,张良,路飞,等. 我国林药、林菌产业发展效益分析[J]. 林业建设,2014(5):26−28.
    [20] 朱桓,朱丽艳,王海亮,等. 新时期林下经济的内涵和发展模式思考[J]. 林业经济,2019(7):78−81.
    [21] 刘合光. 乡村振兴的战略关键点及其路径[J]. 中国国情国力,2017(12):35−37.
  • [1] 肖析蒙, 杨壮, 廖鸿, 龙文聪, 刘君艺, 杨瑶君.  竹菌共生体系在重度退化草地的作用效应 . 四川林业科技, 2024, 45(1): 105-110. doi: 10.12172/202304060002
    [2] 高樟贵, 叶根华, 阙建勇, 王志坚, 叶卫军, 杨叶盛.  榧树容器育苗菌糠复合基质的筛选 . 四川林业科技, 2021, 42(2): 94-98. doi: 10.12172/202009090001
    [3] 王光剑, 王晓娟, 先锐, 杨东生, 李呈翔, 马光良, 王燕, 杨斌.  短期竹-菌套作对竹林生态的影响 . 四川林业科技, 2021, 42(2): 87-93. doi: 10.12172/202008210001
    [4] 刘远志, 杨瑶君, 付春.  慈竹和麻竹林间动物群落组成的调查与动态分布 .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3): 122-131. doi: 10.12172/201912260005
    [5] 简睐明, 陶万金, 潘红丽.  密度对华山松林分生态及经济效益的影响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5): 72-75. doi: 10.12172/202004070003
    [6] 彭科, 陈旭, 张宣, 房超, 杨彪.  四川白水河自然保护区大熊猫主食竹种群特征及其影响因素 .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5): 94-104. doi: 10.12172/202005090001
    [7] 欧江, 地地木古, 张时林, 简毅, 王益志.  不同郁闭度华山松人工林林下灌木和草本多样性 .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6): 56-63. doi: 10.12172/202006240002
    [8] 刘雄, 谌立贞, 谭靖星, 李林, 戴晓康, 黄从德.  立竹密度对古蔺县方竹林笋产量的影响 . 四川林业科技, 2018, 39(6): 40-43.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8.06.008
    [9] 李诗娟, 宋祖文, 王丽, 黄仲华, 盛玉珍, 金开铭, 张玲, 徐磊.  核桃根际溶磷菌的筛选 . 四川林业科技, 2018, 39(4): 22-25,53.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8.04.005
    [10] 费涌, 费泽培, 林志芳, 辜云杰.  施肥措施对盆地西缘山地柳杉人工林生长影响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18, 39(2): 47-49.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8.02.012
    [11] 王晓琴, 吴雪仙, 刘明.  柳杉人工林近自然改造生态经济效益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17, 38(3): 75-76,110.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7.03.016
    [12] 王玲, 郑荣周, 王晓斌, 童龙, 谢锦忠, 杨文英, 吕玉奎.  利用麻竹废弃物在麻竹林下套种竹荪技术 . 四川林业科技, 2016, 37(4): 130-132,136.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6.04.031
    [13] 薛兰兰, 王轶浩, 徐卓, 徐郑, 龙小珉.  重庆市退耕还林工程社会经济效益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15, 36(6): 69-73.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5.06.012
    [14] 王勇, 高会彬, 贾廷彬, 练东明, 姜勇.  撑绿3号杂交竹高产培育技术研究 . 四川林业科技, 2015, 36(6): 95-99.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5.06.019
    [15] 李成焰, 朱琴, 林林, 周桂香.  四川盆地发展香椿芽蔬菜和香椿用材兼用林前景探讨 . 四川林业科技, 2014, 35(3): 70-75.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4.03.016
    [16] 郭志斌, 熊大国, 游昕, 商友剑.  广元市昭化区马尾松林下种植茯苓经济效益初探 . 四川林业科技, 2014, 35(6): 130-132,124.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4.06.033
    [17] 铁学江, 杨建荣, 李秀君, 刘世平, 王金昌, 刘永刚, 唐社云, 冯志伟, 赵黎明.  速生珍贵用材树种西南桦的培育技术及其人工林的经济效益分析 . 四川林业科技, 2014, 35(4): 48-51.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4.04.011
    [18] 商圆圆, 张恩奎, 孙晓琳, 霍存录, 冯望, 吴颖, 贺新生.  古柏树新病原菌—拟黄薄孔菌分析鉴定 . 四川林业科技, 2013, 34(2): 24-26,105.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3.02.005
    [19] 朱天辉, 李姝江, 韩珊, 谯天敏, 张丽娜, 邵宝林.  杂交竹白纹羽病生防菌的筛选与应用 . 四川林业科技, 2013, 34(6): 8-12.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3.06.002
    [20] 彭秀, 曾静, 李秀珍.  间作对油茶幼林生长及土壤养分的影响 . 四川林业科技, 2013, 34(4): 14-17. doi: 10.16779/j.cnki.1003-5508.2013.04.004
  • 加载中
  •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536
    • HTML全文浏览量:  184
    • PDF下载量:  29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0-04-27
    • 网络出版日期:  2020-08-12
    • 刊出日期:  2020-10-12

    不同竹林下套种食用菌的产量与经济效益评估

    doi: 10.12172/202004270004
      作者简介:

      王晓娟(1990—),女,工程师,硕士,wangxiao199012@163.com

      通讯作者: 2213564939@qq.com
    基金项目:  泸州市重点研发科技计划项目《竹-食用菌复合模式构建与综合效益研究》

    摘要: 竹下套种食用菌是在江浙一带的毛竹林下开展的竹林高效经营模式,为探明川南竹产业发展集群区竹下套种食用菌的可行性及其效益,在叙永县邬高林下种植产业园内调查研究了不同竹林类型(散生、丛生和混生竹)和不同林分郁闭度对大球盖菇和竹荪产量的影响,并以毛竹林为例分析了竹-菌套种模式的经济效益。结果表明:不同类型竹林下大球盖菇和竹荪的产量无显著差异,但竹林郁闭度对其产量有显著影响,其中大球盖菇在郁闭度0.7~0.75产量最高,竹荪在郁闭度0.8~0.85产量最高;毛竹林下套种大球盖菇和竹荪的纯收益高达105779元·hm−2和16395元·hm−2,分别是单种毛竹的19.6倍和30.4倍,效益十分显著。竹-菌套种模式是一种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可行性强的循环经济模式。

    English Abstract

    • 近年来,林下经济模式蓬勃发展[1],竹林套种食用菌的生态经营模式因易操作、成本低、品质高等优点,备受欢迎[2];该模式充分利用竹林资源和菌料养分,形成“以竹养菌,以菌促竹”的协同发展体系[3],是一种资源共享和优势互补的循环经济模式,对于广大竹农脱贫致富和竹产业提质增效具有重要意义[4],发展前景十分广阔。四川作为竹类资源大省,其竹产业发展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5]。泸州市是川南竹产业发展集群核心区[6],正逐步形成竹浆造纸、笋蔬加工和生态康养三足鼎立的产业格局;但现阶段竹林集约化经营程度不够且林地空间未得到充分利用,普遍存在低产低效林较多,竹林产值偏低,竹加工剩余物难以处理等问题[7, 8],在该地区发展竹菌生态套种模式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目前有关竹菌套种模式已有一些研究与实践,因地域差异,各地在竹种及菌种的选择、栽培管理方式、培养料的搭配等方面存在一定差异[9, 10]。在毛竹林下,以木屑为主料,玉米粉、谷糠、麸皮等为辅料种植平菇和榆黄蘑,产量分别可达134490 kg·hm−2和93030 kg·hm−2[11];将皇竹草、茶渣分别作为栽培主料,玉米粉和麸皮为辅料种植秀珍菇和姬菇,产量达12500 kg·hm−2、10400 kg·hm−2和37200 kg·hm−2、15600 kg·hm−2,投入产出比1∶1.34,仅食用菌的效益就达到85400元·hm−2,是单作毛竹的14倍[12];毛竹林下发展竹荪,可产鲜竹荪7500 kg·hm−2,收入390000元·hm−2[13];毛竹林下培育大球盖菇、竹荪、毛木耳、姬松茸、羊肚菌均有很大的投入产出比,经济效益十分可观[14]。综上,竹菌套种模式的食用菌品种选择较多,但竹种以散生竹毛竹为主。为探究不同类型竹林套种食用菌的产量差异及竹菌套种模式的经济效益,本研究以泸州市叙永县邬高林下菌产业园为依托,调查研究了大球盖菇和竹荪在毛竹(散生)、梁山慈竹(丛生)和苦竹(混生)3种竹林中套种的产量情况,并以毛竹为例分析了用竹加工剩余物替代木屑、秸秆和糠壳为培养料的生态套种模式的经济效益,以期为竹菌套种模式的评价及推广提供依据。

      • 试验区位于泸州市叙永县水尾镇水星村叙永县邬高林下菌产业园,地理坐标为东经105°30′12″,北纬28°19′58″,海拔500 m~630 m;年平均降雨量约1300 mm,年均气温17.9 ℃,年日照约1200 h,无霜期320 d左右,属中亚热带湿润季风气候;土壤属山地黄壤,微酸性。

      • 菌种:为叙永县邬高林下种植产业园自制的大球盖菇和竹荪品种,每袋菌种约0.5 kg,待菌丝布满培养袋即可用于种植。

        培养料:以竹叶、笋壳等竹林废弃物和竹浆厂加工剩余物竹屑替代常规培养料中的木屑、秸秆和糠壳,粉碎并按一定配方混合、堆沤发酵制成。

      • 大球盖菇种植期为2018年9—10月,采收期为翌年3—5月;竹荪种植期为2019年2—3月,采收期为2019年6—8月。采用林下播种覆土栽培的方法,根据地势及林分结构,将培养料顺着竹林里的空地铺设成行。厚度为15~20 cm,行宽约50 cm,行间距约3 m,可根据实际情况调整,用料约75000 kg·hm−2;将每袋菌种掰成16块,均匀点播在培养料上,用量为3750 kg·hm−2;随后挖取种植行两侧的表层土进行覆盖,覆土3 cm,呈垄状。

      • 于2018年1月至2019年12月,选取分别种植有大球盖菇和竹荪的毛竹、梁山慈竹和苦竹林样地各3个,共计18个。每个样地设置一个50 m2的样方,测定食用菌种植行规格、行距、产量。此外,在各毛竹林样地设置一个100 m2的样方,测定种植前竹子胸径和竹林发笋情况,以及种后的一年新竹的胸径和竹林发笋情况。

        采用Excel整理、计算数据后,然后采用SPSS统计软件对比分析不同竹林类型及林分郁闭度下食用菌产量的差异。根据毛竹林样地发笋、采笋量及竹笋收购价估算竹笋产值;根据测得的毛竹胸径,利用已拟合的当地毛竹胸径与材重关系函数(W=1.174×e0.280D,p<0.001,R2=0.934),根据择伐量及收购价估算竹材产值。通过了解获悉的人工、物料、菌种等成本,结合各类产品产值,测算毛竹林地种植食用菌的纯效益。

      • 实际种植过程中,可能因具体地块条件造成食用菌种植行宽度、行间距的差异较大,因此,分别计算了不同竹林类型下食用菌在单位占地面积和实际种植面积上的产量,结果见表1。可以看出,除大球盖菇在毛竹林下的单位占地面积产量显著较高外,其他竹林下大球盖菇和竹荪的产量均无显著差异,结合实地调查发现,这种差异是由种植行密度不同造成的,可见竹林类型对大球盖菇和竹荪的产量没有显著影响。竹林套种大球盖菇和竹荪,集中出菇期2个多月,单位占地面积的产量分别达到了14920 kg·hm−2和10276 kg·hm−2,产量可观,如想进一步提高竹林地中大球盖菇和竹荪的产量,可适当密植。

        表 1  三种竹林下大球盖菇和竹荪的产量统计

        Table 1.  Yield statistics of Stropharia rugosannulata and Dictyophora indusiata under three bamboo forests

        竹林类型单位占地面积产量/(kg·hm−2)实际种植面积产量/(kg·hm−2)
        大球盖菇竹荪大球盖菇竹荪
        毛竹(散生,大径竹)21018±2218a10670±1492a71228±5613a52257±5791a
        梁山慈竹(丛生,中径竹)12531±1026b10614±1105a64638±5030a42098±3790a
        苦竹(混生,小径竹)11313±987b9179±812a65077±4924a49512±5608a
          注:单位面积产量指1 hm2竹林地种植的大球盖菇和竹荪的产量;2.实际种植面积产量指大球盖菇和竹荪1 hm2种植行面积的产量;3.表中同一列不同小写字母表示在0.05水平上差异的显著性,下同。
      • 将食用菌产量按林分郁闭度的大小进行归类统计,由于不同样地种植行间距的差异会对单位占地面积产量造成较大影响,故以实际种植面积产量进行分析,结果见表2。可以看出,林分郁闭度对大球盖菇和竹荪的产量均有显著影响,并且二者郁闭度的适宜范围有所不同;其中大球盖菇在郁闭度为0.7~0.75的竹林下产量最高,达81784 kg hm−2,比郁闭度0.8~0.85和0.9以上的产量分别增加26.74%、49.84%;而竹荪则在郁闭度为0.8~0.85的竹林下产量最高,达64949 kg·hm−2,在郁闭度0.9以上和0.7~0.75竹林下产量无显著差异。

        表 2  不同林分郁闭度下大球盖菇和竹荪的产量

        Table 2.  Yield of Stropharia rugosannulata and Dictyophora indusiata under different canopy densities

        郁闭度大球盖菇/(kg·hm−2竹荪/(kg·hm−2)
        ≥0.946905±1935a41646±1950a
        0.8~0.8554255±3792b64949±4725b
        0.7~0.7581784±3260c37273±2220a
      • 三种毛竹林经营模式的投入产出情况见表3。可以看出,单作毛竹纯收益仅5390元·hm−2,而毛竹套种大球盖菇和竹荪模式纯收益高达105779元·hm−2和16395元·hm−2,两种套种模式收益分别是单作模式的19.6倍和30.4倍。对比可知,单作毛竹成本投入虽低,但产品单一,收益有限;而毛竹套种食用菌模式虽人工及物料成本较高,但产出多元且产量激增,竹材及竹笋产出也比单作模式高出一倍左右,收益十分可观。可见,毛竹套种食用菌是一种竹菌互促的资源高效循环利用模式。

        表 3  每公顷毛竹林单作与套作食用菌的经济效益分析

        Table 3.  Economic benefit analysis of phyllostachys heterocycla monoculture or interplanting edible fungi

        模式成本产出纯收益/元
        人工/元/物料/元菌种/元/合计/元竹材竹笋总产值/元
        出材/kg产值/元产笋/kg产值/元产量/kg产值/元
        毛竹75001500/900022800980415304590//143945394
        毛+球39000330006000013200040950176093330999021018210180237779105779
        毛+荪51000330007500015900035850154162925877510670298760322951163951
      • 研究表明,散生、丛生和混生竹林下均可套种大球盖菇和竹荪,不同竹林类型下大球盖菇和竹荪的产量无差异;但林分郁闭度对其产量产生了显著影响,其中大球盖菇在郁闭度0.7~0.75下产量最高,竹荪在郁闭度0.8~0.85下产量最高,这与曹碧凤[15]和高勇军[16]对竹荪最适种植郁闭度的研究结果有所不同,推测可能与地域及当年气候环境差异有关。食用菌的生长受诸多因素影响,水热、光照与营养条件是影响食用菌生长发育的关键因素[17, 18],郁闭度与林分的立竹度、坡向、坡位均有关系,涉及光照、湿度等生态因子。因此,在竹林下套种食用菌时要综合考虑林下环境条件,注意对林分结构进行调整,选择适宜的郁闭度,并根据实际生产需要,因势利导,充分利用林地空间,适当调节种植规格,使食用菌产量最大化。

        传统的竹林单作经营模式产出单一,其效益远不及竹-菌套种经营模式,毛竹套种大球盖菇和竹荪的纯收益达105779元·hm−2和16395元·hm−2,投入产出比为1∶1.80和1∶2.03,纯收益是单作毛竹的19.6倍和30.4倍,经济效益显著;同时废物利用、节能减排,使农村富余劳动力得以安置,增加了农民收入,给社会、生态环境带来了更大的效益[19]。我国竹林资源丰富,进行竹菌生态套种经营模式,培育优质绿色的竹笋、食用菌产品,符合社会发展需要[20],助力脱贫攻坚,为乡村振兴提供持续动力[21],可因地制宜进行推广。

    参考文献 (21)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