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WE ARE COMMITTED TO REPORTING THE LATEST FORESTRY ACADEMIC ACHIEVEMENTS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广元市松褐天牛危害情况调查

梁勤彪 麻文建 马甲强 李波 王建平 贺军花

梁勤彪, 麻文建, 马甲强, 等. 广元市松褐天牛危害情况调查[J].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3): 104−107 doi: 10.12172/201911180002
引用本文: 梁勤彪, 麻文建, 马甲强, 等. 广元市松褐天牛危害情况调查[J]. 四川林业科技, 2020, 41(3): 104−107 doi: 10.12172/201911180002
Liang Q B, Ma W J, Ma J Q, et al. Hazard investigation of Monochamus alternatus in Guangyuan city[J]. Journal of Sichuan Fore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20, 41(3): 104−107 doi: 10.12172/201911180002
Citation: Liang Q B, Ma W J, Ma J Q, et al. Hazard investigation of Monochamus alternatus in Guangyuan city[J]. Journal of Sichuan Fore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20, 41(3): 104−107 doi: 10.12172/201911180002

广元市松褐天牛危害情况调查


doi: 10.12172/201911180002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梁勤彪(1988—),男,硕士研究生,516524304@qq.com

    通讯作者: 梁勤彪(1988—),男,硕士研究生,516524304@qq.com

Hazard Investigation of Monochamus alternatus in Guangyuan City

More Information
    Corresponding author: 516524304@qq.com
  • 图(1) / 表(3)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652
    • HTML全文浏览量:  214
    • PDF下载量:  17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9-12-18
    • 网络出版日期:  2020-05-23
    • 刊出日期:  2020-06-23

    广元市松褐天牛危害情况调查

    doi: 10.12172/201911180002
      作者简介:

      梁勤彪(1988—),男,硕士研究生,516524304@qq.com

      通讯作者: 梁勤彪(1988—),男,硕士研究生,516524304@qq.com

    摘要: 松褐天牛分布十分广泛,采用标准地调查法和查迹法,开展了广元市松褐天牛危害情况、海拔高度、林分组成等全域指标调查和危害程度评价。结果表明:(1)该区域松褐天牛的危害与树种关系密切,其危害以马尾松、油松和华山松为主;(2)松材线虫分布与林分结构、海拔及林分因子密切相关,与人为因素也有一定关系;(3)松褐天牛危害程度在该区域为中度及以下,个别区域达到严重危害程度,应当采取相应措施予以防控。

    English Abstract

    • 松褐天牛(Monochamus alternatus)又名松墨天牛、松天牛,隶属于鞘翅目(Coleoptera)天牛科(Cerambycidae)沟胫天牛亚科墨天牛属(Monocha-mus)[1],是松树的一种蛀干害虫,是携带松材线虫(Bursaphelen-chus xylophilus)的主要媒介昆虫[2],分布十分广泛[3-6]。松褐天牛及其传播的松材线虫病,对我国松林资源造成巨大损失,严重破坏了地域生态平衡[7]。2018年,广元市剑阁县首次发现松材线虫病疫情,对广元林业造成了潜在威胁。通过对广元松褐天牛的危害情况和危害程度进行调查评价[8-10],为松褐天牛和松材线虫病的防治提供参考。

      • 广元市北与甘肃省、陕西省交界,南与南充市为邻,西与绵阳市相连,东与巴中市接壤,处于四川北部边缘,山地向盆地过渡地带。现有林地面积1 000 000 hm2,其中松属植物166 667 hm2,在全市三区四县均有分布。2014年,朝天区、昭化区、苍溪县松树因松赤枯病、松褐天牛等综合危害致死6 000余株。2015年,青川县华山松因拟松材线虫、松疱锈病、松褐天牛等综合危害致死上千株。2018年,剑阁县松材线虫病疫情发生面积73 hm2,松材线虫病死、枯死和濒死松树共160余株。

      • 2018年5月至10月,从广元三区四县林龄30年以上的松林中各随机选取5个林分作为调查点(见图1)。在调查点内,采用标准地调查法和查迹法进行松褐天牛危害情况、海拔高度、林分组成等指标调查。按照每3~6 hm2设1块标准地,标准地面积约0.2 hm2,抽查标准地对角线上的植株(30株以上),依据树皮上的产卵刻槽、蛀干排屑、羽化痕迹及树干解剖等判断是否有松褐天牛危害,根据受害株率判断松褐天牛危害程度,利用excel进行数据处理。

        图  1  广元市松褐天牛危害情况调查点分布

        Figure 1.  Distribution map of hazard investigation sites of Monochamus alternatus in Guangyuan city

      • 35个调查点共抽样调查2153株树,涉及8个树种,受害76株树均是松属植物(马尾松、油松、华山松),受害株率为3.53%,危害等级达到中度危害。受害树种松褐天牛危害程度由高到低依次为:马尾松,油松,华山松(见表1)。

        表 1  松褐天牛总体危害情况

        Table 1.  Overall damage situation of Monochamus alternatus

        树种调查株数受害株数受害株率/%危害等级
        马尾松1 541674.34
        油松16963.55
        华山松28531.05
        青冈16000
        柳杉19000
        桤木14000
        杉木30000
        柏木79000
          注:参照徐正会[8]等,将危害等级分为4级,0级表示受害株率为0;Ⅰ表示轻度危害,受害株率为在1%以下;Ⅱ表示中度危害,受害株率为在1%~5%;Ⅲ表示重度危害,受害株率为在5%以上。
      • 三区四县中松褐天牛危害株率由高到低依次为昭化区、苍溪县、利州区、朝天区、剑阁县、旺苍县和青川县,分别为5.53%、4.42%、3.54%、3.3%、3.24%、2.73%和2.17%,仅昭化区松褐天牛危害程度达到重度危害。剑阁县已发现松材线虫病情,但松褐天牛危害程度不是最高,在其他区县还未发现松材线虫病情,从一定程度印证松褐天牛自然扩散能力较弱,松褐天牛远距离扩散主要靠人为传播[11]

      • 从不同林分组成来看,纯林松褐天牛危害程度明显高于混交林(见表2),可见营造混交林有助于提高森林抗性。从不同海拔高度来看,虽松褐天牛危害都是中度危害,但海拔1 100 m以上危害程度有所减轻,可能松褐天牛活动频繁的海拔范围在1 100 m以下(见表3)。

        表 2  不同林分松褐天牛危害情况

        Table 2.  Damage situation of Monochamus alternatus in different forest stands

        不同林分调查株数受害株数受害株率/%危害等级
        纯林1 787673.75
        混交林36692.46

        表 3  不同海拔松褐天牛危害情况

        Table 3.  Damage situation of Monochamus alternatus at different elevations

        不同海拔/m调查株数受害株数受害株率/%危害等级
        300~700660284.24
        701~1 005743314.17
        1 006~1 532750172.27
      • 松褐天牛在广元广泛分布,其寄主以油松、华山松、马尾松为主,其中马尾松分布最广。广元纯林面积较大,同时纯林抗性相对较弱,应加强多树种的营造林措施。松褐天牛危害在广元已达中度危害,存在蔓延扩散的重大经济和环境风险。剑阁县已发现松材线虫病疫情,加强松褐天牛防治的同时,还应加强对枯死松树的监测和过往流通的苗木、原木及木材的检查力度,严厉打击未经检疫而非法调用、经营、加工使用苗木的行为,做到“堵源截流”[12]。昭化区松褐天牛已达重度危害,除执行常规监测排除松材线虫入侵外,还应采用噻虫啉、绿色威雷等进行化学防治[13,14],设置诱木、诱捕器等开展物理防治[15,16],利用花绒寄甲、肿腿蜂、白僵菌、绿僵菌等进行生物防治[17-24],尽快消除重度危害区。其他区县应加强枯死松树的抽查监测,排除松材线虫入侵的危险。

        此次调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广元松褐天牛的危害情况,为区域松褐天牛的防治提供了一定参考。但由于样地数量相对较少,加上影响松褐天牛活动的因素很多,因此在系统性调查方面有待完善。基于不同海拔、不同林分、不同月份的松褐天牛危害调查,以及研究适合本地松褐天牛的防治方法将是今后的重点。

    参考文献 (24)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